正在加载,请稍后...
分享

 

阳光之城马德里

马德里据说是最适合漫步的城市。你看太阳门广场上那些人,穿着整齐的Mariachi乐队、游走的人体艺术家、格式各样的流浪者,还有过往的游客。表演或休闲,站着、或坐在地上闲聊,有的干脆躺着,只为这懒洋洋的阳光。

阳光徜徉下漫步马德里

向着有太阳的地方步去

马德里据说是最适合漫步的城市。别的且不说,只因这独好的阳光,也要慢悠悠地走一段。你看太阳门广场上那些人,穿着整齐的Mariachi乐队、游走的人体艺术家、格式各样的流浪者,还有过往的游客。表演或休闲,站着、或坐在地上闲聊,有的干脆躺着,只为这懒洋洋的阳光。街道的形状也如太阳的光芒散射出去,迎着这明媚爽朗的光线。沿路走去,宛如是不同时期艺术风格的放映: “从自然主义到表现主义,从古典主义到浪漫主义,然后又回到现实主义。”这话形容的不只是毕加索的画风,也点出整个马德里艺术文化的演变。这时那蓝白分明的天空倒成了陪衬,跳跃的光线柔和了历史的沧桑,让古建筑群多了几分轻松。那尖尖或圆弧、形状各异的屋顶,顺着格兰维亚大街无限延展。Metropolis 大楼顶端的金色天使俏生生地站立,仿佛一扇动翅膀就会向着太阳飞去。

擦肩而过的,总是那些舍不得放下相机的游人。“咔嚓咔嚓”的拍照声是对马德里最动听的称赞。不知道若是下起小雨,这里又会是怎样的风景。只是那阳光是辉散不去的,早已烙印在心里,任天气变幻无常,这里的人们也都如那天使,心向着有太阳的地方。怪不得这里是唐吉可德的诞生地——如此的无畏与执着。不只是他一个人这样,Justo与他亲手建起的教堂也如是。有点像西班牙版的愚公,为了实现梦想,不只Justo 自己,他的后辈也参与到这间教堂的建造中。50多年来的锲而不舍,如今这教堂已有了主架。

走到西班牙广场时瞻仰一下唐主仆二人的塑像,怀着钦佩感慨一下马德里式的执着。心中的理想如阳光一样耀眼,牵引着他,也牵引着马德里人,执着地追寻。

不在博物馆里,就在去博物馆的路上

似乎很难为马德里找到一个具体的定义,当你觉得它温暖闲散的时候,那些历史与艺术就沉甸甸地呈现出来。只是想想那些数字就足以让人崇拜了——这可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城市,半径整整100公里!外有四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指定的文化遗产城市将其环绕,城内则是近2000座古建筑,宫殿、教堂、公园、剧院……这俨然就是一座巨大的博物城。在我想来,有如此深厚历史与艺术底蕴的城市,多少都是有些凝重的。然而马德里并非如此,它是活泼的,五彩斑斓的,明媚而愉快的。就像毕加索强烈的画风,或如戈雅作品中大胆的色块。所以即便是博物馆,也披上靓丽的外衣,是活生生的。

顺着马德里的中轴线,艺术大道普拉多一路走下去,是由普拉多美术馆、索菲亚王妃艺术中心和提森-波尼米萨博物馆组成的金三角博物馆区。这里几乎囊括了伊比利亚半岛上最富有才华的艺术家们的作品,可以说是全面展现和记载西班牙艺术的殿堂。甚至博物馆本身就是艺术品,无论是建筑风格选材,还是它们背后的故事——有些几乎从罗马时期就存在,有国王的个人收藏馆,有的也许曾经还是皇室的居所。正是这些个曾经,使得博物馆群成为马德里的地标。装点这些博物馆群的,还有马德里人对自己民族文化传承的自豪感。

如果细心去看,一个博物馆逛上一天也未必足够。琳琅满目的藏品,象征艺术的发展演变,也静静诉说着历史的风霜,残酷的战火,颠沛流离的过去。细碎的光线透过多普拉大堂中央的斜道缓缓散落,影影绰绰间把悲伤抚平。

自由在灵魂深处

总觉得马德里是上帝宠爱的一座城,心底有暖暖的阳光,艺术是它的骄傲,然而这些还不足够。马德里还有佛朗明哥的舞步,多元的爵士乐,让人唇齿留香的塔巴斯tapas,还有热血沸腾的足球……瞧瞧这阵势,随口一提就是一个世界知名。夜间的马德里似乎比白天更热闹,更欢乐。就着啤酒、葡萄酒或香艾酒,入乡随俗地一间间酒吧连着泡下去。脑海中不挺闪过这样的疑问:这到底是怎样一座城?如此多变,但每种变化都有鲜明的性格。

可不是么,你要它慵懒时,便在大太阳伞下喝一杯咖啡;你要激情,就跟着观看斗牛比赛的人群嘶声大喊;若想找点特别的——马德里的旧货市场怎么样?

不禁想起三毛,马德里的旧货市场与她总是剪不断的联系。认识荷西以前自己去逛,认识荷西以后两个人一起去逛。马德里、荷西,那一个个六年……三毛的爱情,缘起缘灭都是这里。于是马德里在我眼中又有了浪漫与哀伤的属性。

酒不醉人人自醉,迷蒙间似乎看到毕加索正用各种明亮的颜料,在马德里肆意涂抹。忽地恍然,“从具象到抽象,来来去去,他反对一切束缚,只有绝对自由才适合他。”这话不只是在说毕加索,也是在说马德里。它不要被束缚在一个固定的框架中,它是如此随性又充满创造力。

你眼中马德里是什么样子,它就是什么样子。因为它是自由的,如我们内心的渴望。

如此坚持。

文/verna 平冉

预订马德里酒店请点击下列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