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请稍后...
分享

 

出逃|去峡湾,极地与荒岛,与孤独酒店紧紧拥抱

没有雾霾侵蚀,没有人迹喧嚣,这些广袤的荒岛,冰原与峡湾,只为孤独的建筑而生


《蓝天》

2017年1月4日,摄于北京延庆

···

新年的第一个月,日子变得越来越冷了。

 

在被寒冷关住的日子里,人会变得更加冷静、更加理智。但同时,也会更加渴望一切有温度的东西,比如一杯热饮或是一个暖水袋;再比如,一个带有温度的拥抱。

 

冬天是个好季节。雾霾褪去后,你有机会停下来痛快伸个懒腰、好好晒个太阳。深吸一口能让全身紧缩的冷空气,享受纯净透明的冬季滋味。冬天是个好季节,让人不由的想和挚爱一起逃离到某座荒岛,在分不清界限的冰天雪地中,紧紧地拥抱。

 

 

既然凌冬已至,为何不顺势而为,启程到极北荒芜废弃的岛屿,或是奔向寒冷峡湾中的针叶林谷地。当你真正踏上这片生于寒冷的陆地时,才会意识到:原来逼人瑟瑟发抖的凌冬,才是令人无法置信,真正的柔软化石。

 

没有雾霾侵蚀,没有人迹喧嚣

广袤的荒岛,冰原与峡湾

只为孤独的建筑而生

——

Fabriken Furillen Hotel

Isfjord Radio Lodge

The Juvet Landscape Hotel 

 

 

· Fabriken Furillen Hotel

· 哥特兰岛,瑞典

 

Furillen,位于瑞典哥特兰东北偏北部,是一座即将挣脱陆地束缚的岛。中世纪时,这里曾遭遇过一场空前大火。在这场灾难中,整片哥特兰北部的森林近乎全被毁灭。这个与陆地联系并不怎么紧密的海中岛,也未曾幸免。

 

 

20 世纪 70 年代,一个石灰厂的进驻给这片土地重新带来了些生气。此后,这里也曾被用作封闭的军事演戏基地,却终究没能让 Furillen 逃出被废弃的命运。

 

 

一个名叫 Johan Hellström 的摄影师,在为自己的新片寻找取景地时,偶然听到了 Furillen 这个名字。推荐人给出的理由是:这是一座被成片的铁丝网围起来的荒岛,还未曾游客开放。

 

 

然而当他来到 Furillen 后,看到在风化地貌上残存着废弃建筑,充足的自然光线与灰冷的整体色调,带来一种难以言表的神秘感。

 

 

这些强烈的视觉冲击,激起了 Johan 的灵感与创作欲。他决定将 Furillen 作为背景,先后创作出 700 件摄影及影视作品,相继发表在时尚、音乐与广告等不同领域。

 

/ /

 

爱的深沉

便难以割舍

 

1999 年在完成所有的拍摄后,Johan 并没有离开,而是重金买下了岛上正在出售的所有土地。他保留了采石场中的大型机械和架在海上锈迹斑斑的铁桥,并将曾经废弃的军事大楼改造成为一座工业与后现代主义风格并存的酒店。

 

 

一个摄影师玩腻了摄影,便跨界成为了建筑设计师。

 

一间充斥着废弃、荒凉与焦灼,混杂着后工业萧条感与北欧性冷基因的荒岛酒店——Fabriken Furillen,便就此诞生了。

 

 

酒店地处沿波罗的海的一处碎石滩上。

 

单从外表来看,你绝不会把它同一间极富设计感的酒店所联系到一起。孤独的建筑轮廓,被以直愣线条勾勒出来,掰弯的铁管被牢固在楼顶以及两个房间的露台边缘。钢筋水泥的墙体裸露在外,那些被海风侵蚀后留下的种种痕迹,通通被印在了上面,不加任何修饰。

 

 

在 Fabriken Furillen 中,你不必担心被任何高明度的颜色所分散注意力。Johan 用极富层次与纹理质感的灰色,将 18 个房间打点的恰当好处。从大面积的墙壁涂层,到羊毛做的粗织毡毯,配上抛光金属色调的家具饰品,让整个房间看起来,并不过于乏味暗淡。

 


 

旧时的老工厂食堂被改为酒店餐厅,打磨光滑的链条与吊钩被固定在天花板上。一字长条餐桌从房间一头延伸向另一侧。

 

 

 

· Isfjord Radio Lodge

· 斯瓦尔巴群岛,挪威

 

斯瓦尔巴群岛地处北极圈内,意为寒冷之地,是挪威的最北属地。岛上常驻人口约有 3000 人。由于维度极高,岛上每年仅在 6-8 月可通航。这里没有一年四季之分,只有夏至一连几天的白昼,以及冬季无尽的黑夜星空。

 

 

 

这里的人们似乎早已习惯与漫长的黑夜打交道,他们能够敏锐的察觉到每天日照延长的变化,以此期盼短暂夏季的到来。

 

 

Isfjord Radio,前身其实是岛上居民与挪威大陆通讯所设的一处卫星站。这座建立于 1933 年的建筑,曾分别经历了二战与美苏冷战的洗礼。

 

 

从外表来看,这里并无新奇之处。然而当你走进其中,才会发现室内早已被一分为二的改造:一部分用作通讯站的历史陈列室,另一部分则被改造成为如今的 Isfjord Radio Lodge,向专程前来的探险家与游客们开放。

 

 

黑白灰配原木的北欧色调,线条简明流畅的家具内饰,还有墙壁上挂着的一整幅北极熊皮毛,壁炉内传来木条被烧焦开裂时,发出的清脆响声......

 

 

 

细节各处,完美的营造出一种极圈内的在地感。

 

 

在这里,你也许会像一个世纪前的原住民一样,围坐在餐桌旁吃着专属于极地的独特味道。

 

 

或乘着犬拉雪撬,在无尽冰原上尽情奔跑一次。

 

 

 

锯齿般粗糙的海岸线,将酒店所处的陆地与海洋撕裂开,营造出两个全然不同的世界。身后是连绵无尽的雪山,头顶是偶然会有极光流经的无尽夜空。

 

 

 

· The Juvet Landscape Hotel 

· 翁达尔斯内斯,挪威

 

摘得第 88 届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和最佳视觉效果奖的《机械姬》,让《时代周报》拍手叫绝,称它是年度最性感的高智商剧情片,《华盛顿邮报》也紧跟着献上膝盖,称赞这是一次聪明前卫的头脑风暴。

 

 

然而就在公众把视野纷纷聚焦在人工智能与人类的问题上时,不知是否有人也像我一样,把目光转移到了这片作为故事背板的拍摄场地上:一处位于挪威西北部 Valldal 山谷中的,透露出纯粹乌托邦情怀的玻璃木屋。

 


 

据这部电影出品人 Mark 讲,剧组曾因拍摄地选址而困扰不已。

 

 

他们搜罗遍美洲与欧洲,最早计划是去美国科罗拉多州进行拍摄,而后又从瑞士的阿尔卑斯谷地几经辗转到了芬兰,最后在挪威意外发现的这间 Juvet,让全剧组一见钟情,随即敲定了开拍时间。

 

 

Juvet 全名为 The Juvet Landscape Hotel,由名为 Jensen & Skodvin Architects 的本土建筑公司设计完成。

 

 

这里最初只设有 7 个堪比别墅的独立房间,依据地形分布,起固定与支撑作用的几根直径 40mm 的钢筋,被深深的固定在岩石当中,最大程度的减少了人为活动对自然环境的破坏。

 

 

2013 年,在历经挪威政府一系列审查评估后,Juvet 终于将房间扩充了 2 间(在原生环境中扩充酒店面积,需尽可能的确保不改变当地生态环境)。

 

 

 

改造后的 Juvet 以全新的 9 个房间正式亮相,内部设计完全参考房间所处的环境:也许你所在这1间的墙壁就是由玻璃、钢板和1株参天古树构成,仿佛这里是从土壤中生长出的居所,毫无人为造成的突兀与违和感。

 

 

正如影片所示,Juvet 的 9 个房间无不对视,身处一室之中,甚至感受不到其余房间的存在。

 

 

每间面积大过别墅的客房都拥有至少 2 面的通体玻璃墙。居住者可以身在其中,尽情欣赏面前这一幅由自然创造的独一景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赞那度旅行人生】

授权转载,合作,投稿 wechat@zanadu.cn

 

文by赞那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