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请稍后...
分享

 

怀念见字如面的年代,写一封情书,等一封情书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情人节快到了,有情人的你也许在纠结选什么礼物,没有情人的你或许心慌意乱、黯然神伤。有时候会怀念那个流行书信的年代,没有这么多物质可选择,却有时间沉淀心情,写一封情书。而期盼回信的日子同样充满忐忑的甜蜜。岁月和感情就在一来一往间愈加坚固。

选了几位大咖写的情书,感受那些文字背后打动我们的爱情。看了这些情书,或许会觉得不会说话的礼物只是浮云,你会渴望有一位情人,对你讲说不完的情话:)

拿破仑与约瑟芬

若你抱怨生活压力大压榨了你的浪漫细胞,那么看看拿破仑。拿破仑在和妻子约瑟芬结婚后没几天就动身前往意大利不远处的前线指挥部队,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他几乎天天给妻子写信。爱情会让一个人拥有无穷力量,也成了他征战南北的最大动力——“你的爱情让我一往无前。一想到你,我就如醉如痴。”

 

“自从与你分别,我时常郁郁寡欢。我的幸福就是能与你相依。我不断在记忆里重温你的爱抚、你的泪水、你深情的挂念。世上没有人能同你相比,你的魅力总会在我心中燃起熊熊烈火。我何时才能摆脱所有挂虑、所有恼人的担忧,和你共度生命中的每分每秒,向你证明,我只需要爱你,只需要想着向你诉说爱意时的幸福之感。”

 

 

“唉,让我来看你的一些美中不足吧。 让你再少几分甜美、再少几分温柔、再少几分妩媚、再少几分姣好吧。 但决不要嫉妒,决不要流泪。 你的眼泪使我神魂颠倒,你的眼泪使我热血沸腾。相信我,我每分每刻都想着你,绵绵的思念全是因为你。所有的意愿都顺从你。 好好休息,早日康复。 回到我的身边,不管怎么说,在我们谢世之前,我们应当能说:“我们曾有多少个幸福的日子啊!”我给你千百万次的吻,还吻你的爱犬。”

 

奥斯卡·王尔德与阿尔弗莱德·道格拉斯

 

腐国“第一毒舌”奥斯卡·王尔德一生中有一位挚爱的同性恋人,他也因这段恋情蹲过监狱,并写出了感人至深的《自深深处》,王尔德被看做是同性恋运动的启蒙人物之一。

“人生有两大转折点:一是父亲送我进牛津,一是社会送我进监狱。

碰上你,对我是危险的,而在那个特定时候碰上你,对我则成了致命。

命运将我们两个互不相干的生命丝丝缕缕编成了一个血红的图案,你的确真心爱过我。即使你拒绝收我的信,我也会照写不误,这样你就会知道,不管怎样,总是有信在等着你。

 

 

“但爱不在市场上交易,也不用小贩的秤来称量。爱的欢乐,一如心智的欢乐,在于感受自身的存活。爱的目的是去爱,不多,也不少........我别无选择,唯有爱你。”

 

 

沈从文与张兆和

 

可以说,“乡下人”沈从文是靠情书攻势打动张兆和的。这位湘西大山里走出的男人,他把灵秀给了文字,他把善良融入骨髓,他把执着交付给爱情。

 

情书

 

一个白日带走了一点青春,

日子虽不能毁坏我印象里你所给我的光明,

却慢慢的使我不同了。

 

一个女子在诗人的诗中,

永远不会老去,

但诗人他自己却老去了。

 

我想到这些,

我十分犹豫了。

 

生命是太脆薄的一种东西,

并不比一株花更经得住年月风雨,

用对自然倾心的眼,

反观人生。

 

使我不能不觉得热情的可珍,

而看重人与人凑巧的藤葛。

在同一人事上,

第二次的凑巧是不会有的。

 

我生平只看过一回满月。

 

我也安慰自己过,

我说: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

看过许多次数的云,

喝过许多种类的酒,

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我就这样一面看水一面想你。我快乐,我想应同你一起快乐;我闷,就想你在我必可以不闷;我同船老板吃饭,我盼望你也在一角吃饭。我至少还得在船上过七个日子,还不把下行的日子计算在内。你说,这七个日子我怎么办?我不能写文章就写信。这只手既然离开了你,也只有这么来折磨它了。”

“三三,我今天离开你一个礼拜了。日子在旅行人看来真不快,因为这一礼拜来,我不为车子所苦,不为寒冷所苦,不为饮食马虎所苦,可是想你可太苦了。

“知道你会来,所以我等。”

 

 

朱生豪与宋清如

 

说起写情书,没有人比得过朱生豪。有人比较了民国大咖的情书,得出的结论:“ 现在看来,沈从文是深情无措的稚子,鲁迅是温情别扭的硬汉,朱湘是温柔委屈的弱书生,徐志摩就是个自以为是的小白脸,跟朱生豪比起来,他们都差了一个等级啊。”

 

未认识你以前的事,我都愿意把它们编入古代史里去。你在古时候一定是很笨很不可爱的,这我很能相信,因为否则我将伤心不能和你早些认识。”

 

“我爱你也许并不为什么理由,虽然可以有理由,例如你聪明,你纯洁,你可爱,你是好人等,但主要的原因大概是你全然适合我的趣味。因此你仍知道我是自私的,故不用感激我。”

 

“我找到了你,便像是找到了我真的自己。如果没有你,即使我爱了一百个人,或有一百个人爱我,我的灵魂也仍将永远彷徨着。你是unique(独一无二)的。我将永远永远多么多么的欢喜你。”

 

“不要愁老之将至,你老了一定很可爱。而且,假如你老了十岁,我当然也同样老了十岁,世界也老了十岁,上帝也老了十岁,一切都是一样。

 

“如果我想要做一个梦,世界是一片大的草原,山在远处,青天在顶上,溪流在足下,鸟声在树上,如睡眠的静谧,没有一个人,只有你我,在一起跳着飞着躲着捉迷藏,你允不允许?

你允不允许,这样的话,进驻你的心间?反正我是无法拒绝。”

 

 

 

 

接到你的信,真快活,风和日暖,令人愿意永远活下去。世上一切算什么,只要有你。 我是,我是宋清如至上主义者。 
人去楼空,从此听不到'爱人呀,还不回来呀'的歌声。
愿你好。” 

 

“我想作诗,写雨,写夜的相思,写你,写不出。”

 

“我想要在茅亭里看雨、假山边看蚂蚁,看蝴蝶恋爱,看蜘蛛结网,看水,看船,看云,看瀑布,看宋清如甜甜地睡觉。”

 

“我们的性格并不完全一致,但尽有互相共鸣的地方。我们的认识虽是偶然,我们的交契却并非偶然。凭良心说,我不能不承认你在我心目中十分可爱,虽我对于你并不是盲目的赞美。我们需要的是对于彼此弱点的谅解,只有能互相谅解的人,弱点才能变得并不可靠,甚至于反是可爱也说不定。

 

我一天一天明白你的平凡,同时却一天一天愈更深切地爱你,你如同照镜子,你不会看的见你特别好的所在,但你如走进我的心里来时,你一定能知道自己是怎样好法。”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这两天我很快活,而且骄傲。你这人,有点太不可怕。尤其是,一点也不莫名其妙。”

 

 

鲁迅与许广平

 

写起情书来,冷硬如鲁迅先生也柔情满满,和许广平的异地恋中,鲁迅写下许多情书,在这些情书中,鲁迅唤她“小刺猬”,而她称她为“小白象”,让人想起了“真恋爱就是两人智商同时降低为零”啊。

 

“我寄你的信

总要送往邮局

不喜欢放在街边的绿色邮筒中

我总疑心那里会慢一点”

 

 

“此刻是十二点,却很静,和上海大不大不相同。我不知乖姑睡了没有?我觉得她一定还未睡着,以为我正在大谈三年来的经历了。其实并未大谈,我现在只望乖姑要乖,保养自己,我也当平心和气,度过预定的时光,不使小刺猬忧虑。”

 

 

弗里达与迭戈

墨西哥画家弗里达曾说“我的人生有两大沉痛的意外:一是被一辆有轨电车撞到……二就是遇见了迭戈。”尽管两人婚姻问题重重,但他们仍视对方为最理解彼此的人。迭戈在一封信中对朋友这样评价弗里达的画作:“她的画尖刻而温柔,硬如钢铁,却精致美好如蝶翼;可爱如甜美的微笑,却深刻和残酷的如同苦难的人生。”

弗里达画中的他们

 

我的迭戈哟:

深夜的明镜。

你绿色的眼睛,如剑一般,刺入我的身体,波动在你我双手之间。

你在满是声响的光与影之间。他们说你“助色(AUXOCHROME)”,我“生色(CHROMOPHORE)”,你捕捉色彩,我生出色彩。

你是我所有生命的组合啊。我渴望了解,线条是如何运动变作阴影。你教授着,我亦吸纳着。你的每一句话,穿越空间进入我星星般的细胞里;然后回到你的体内,我的迭戈啊,我的光。

弗里达

 

 

“这都无关爱,无关温柔,无关深情;它只是生命本身,是我在你的双手间,口中和胸膛上发现的我的生命啊。你的唇,在我嘴间,流露出杏仁的味道。我们的世界从来没有变。只有一座山,才能了解另外一座山。

你出现在我面前的一两秒间,便像将我整个生命包裹,让我焦急的等待着黎明。我注意到了,我们仍然在一起。刹那间,无数感觉将我充满,我的双手像是沉没在柑橘中,我的身体包裹在你双臂间。”

 

 

温斯顿·丘吉尔与妻子克莱芒蒂娜

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是个典型的“妻控”,和妻子携手走过了56年,两人只要是分别,就会给对方写信。

 

“我亲爱的克莱米,你从马德拉斯寄来的信中写道让你的人生更为丰富,这些话对我来说太珍贵了。我无法表达出你给我带来了多少的快乐,因为我在想,如果爱也能够计算,那么我欠你的实在太多……这些年来,你对我的爱始终没有停歇,陪伴在我身边,我实在难以用言语表达这些事对我的意义。

 

 

理查德·伯顿与伊丽莎白·泰勒

这对好莱坞最传奇的情侣之一,他们深爱,他们争吵,他们是彼此印记在一生中最深的烙印。正如伊丽莎白所说:“我们之间充满了按捺不住,让人窒息的气氛。”恋爱中的理查德写给伊丽莎白的很多情书,字里行间足见爱的火热。

 

我目不见物,只愿再看到你。当然,你无法感受得到,伊丽莎白,你是多么地有魅力,你的可爱是多么地危险。”

 

我是多么地爱慕你,没有你也就没有了生命……我渴望你的出现,以燃亮我的双眼…你从不曾意识到自己有多么美丽,你的美丽中又散发着几分特别的、危险的可爱……从半睡的柔美躯体缓缓突出的双乳,迷惑的双眼,还有那丰满的双唇……”

 

 

王小波与李银河

充满炙热、有闪烁着趣味,读来甜蜜又好笑,王小波的情书绝对算稀有品种。王小波对李银河一见钟情,上来就问人家“有没有男朋友”“你看我怎么样?”据说刚开始不久李银河就要跟他分手,因为实在长得太难看了。王小波气坏了,在信中说:“你从这信纸上一定能闻到二锅头、五粮液、竹叶青的味道,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你应该去动物园的爬虫馆里看看,是不是我比它们还难看。”大约是这种本真和幽默打动了李银河,才有了后来动人的“爱你就像爱生命”。

 

“做梦也想不到我把信写到五线谱上吧?

五线谱是偶然来的,

你也是偶然来的。

不过我给你的信值得写在五线谱里呢。

但愿我和你,

是一支唱不完的歌。

爱你就像爱生命。

 

 

“我是爱你的,看见就爱上了。我爱你爱到不自私的地步。就像一个人手里一只鸽子飞走了,他从心里祝福那鸽子的飞翔。你也飞吧。我会难过,也会高兴,到底会怎么样我也不知道。”

 

不管我本人多么平庸,总觉得对你的爱很美。”

 

 

“你说我这个人还有可原谅的地方吗?我对你做了这样的坏事你还能原谅我吗?我要给你唱一支好听的歌,就是我这一次猜忌是最后的一次。我不敢怨恨你,就是你作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不怨恨。我把我整个的灵魂都给你,连同它的怪癖,耍小脾气,忽明忽暗,一千八百种坏毛病。它真讨厌,只有一点好,爱你。 

 

你把它放在哪儿呢?放在心口温暖它呢,还是放在鞋垫里?我最希望你开放灵魂的大门把它这孤魂野鬼收容了,可是它不配。要是你我的灵魂能合成一体就好了。我最爱听你思想的脉搏,你心灵的一举一动我全喜欢。我的你一定不喜欢。所以,就要你给我一点温存,我要!(你别以为说的是那件事啊!不是。) ”

 

告诉你,一想到你,我这张丑脸上就泛起微笑。

 

 

巴赫曼与保罗·策兰

 

八月中旬我要来巴黎,就呆几天。不要问我为什么,来了做什么。但你要等着我,给我一个夜晚或者两个,三个夜晚……带我去塞纳河边,我们要长久地凝视河水,直至我们变成两条小鱼,重新认出对方。 

 

 

朱自清与陈竹隐

 

一见你的眼睛,我便清醒起来。我更喜欢看你那晕红的双腮,黄昏时的霞彩似的。谢谢你给我的力量。你什么也不用做,我看着你就充满向前的力量。

 

 

林语堂与廖翠凤

 

结婚证书只有在离婚时才有用,我们烧掉它吧,今后用不着它的。

 

 

茅盾与孔德沚

 

我们当时说笑话:可惜我们都老了,不然,一定要在这个石缝里坐下,说半天情话。

 

 

 

人们为何会如此渴望爱情?这真是无法全然被解答的命题。大概是爱情让每个人变成诗人,最纯粹最温柔最天真最任性的一面,都会因为爱情而被激发。情人节,无论你有没有情人,这一天都可以写一封情书,给情人,给未来的情人,或者自己.......那句话说的很好,爱情,不在乎你此刻有没有情人,而在于你是否是一个有情人。情人节快乐,晚安:)

 

 

文by荃 整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