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请稍后...
分享

 

一个贫穷而美貌的男人,会遭遇什么?从《金粉世家》到《行走的力量》,陈坤把一手烂牌打得太惊艳!

初见陈坤,是在《像雾像雨又像风》。

 

1

初见陈坤,是在《像雾像雨又像风》。

他饰演一个叫“陈子坤”的少年,是个贫穷的修表店学徒,和周迅饰演的上海大佬的女儿,演绎了一段比雾更朦胧、比风更空灵的爱情。

那是2000年,陈坤24岁,还是北影表演系一名大四的学生,和赵薇、黄晓明是同班同学。

多年后,他们成了名扬江湖的“北影三剑客”。

2003年,一部《金粉世家》,让陈坤红透了大江南北。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个翩翩贵公子的春风一笑,不知成了多少少女的回忆杀。

在张恨水的原著小说里,金燕西是个堪称“渣男”的纨绔公子哥:他受西洋影响追求婚姻自由,将冷清秋追求到手后,却顿觉索然无味,后来连妻子生孩子、病重时都在外厮混……

但陈坤演出了另一个金燕西:深情款款中多了几分赤诚,负心薄幸中添了几丝无奈,简直让人又爱又恨欲罢不能。

这是对原著的颠覆,也是对原著的超越。

《金粉世家》之后,他转战大荧幕,一口气出演了好几部票房大卖的电影:《云水谣》《画皮》《花木兰》,都是妥妥的男一号。

因为《画皮》拿下百花影帝后,陈坤突然对自己陷入了深深的质疑:

我难道就是别人口中的花瓶男?

他决定息影一段时间。再复出时,他开始演配角。

他找到姜文,问他:我这样的偶像演员你敢用吗?

把姜文吓一跳:这么小的角色你来吗?

于是有了《让子弹飞》里的胡万。那是陈坤第一次演反派,最浓墨重彩的一场戏,就是指鹿为马逼得张默剖心自杀……

观众直呼看得过瘾,评价他的演技:惊艳到了!

接下来《龙门飞甲》才真的是惊艳到了!陈坤“厂花”的外号就来自于此,作为一个公公,这“盛世美颜”简直逆天了~

但作为反派大Boss,陈坤也将这个权倾朝野西厂督公的阴毒邪魅、狠戾冷酷演绎得淋漓尽致!

陈坤的确很特别,懂得通过演配角来找戏感。他说:

以前演戏,从头到尾都拍你,但是你不会珍惜。天天给你吃鱼翅,你还爱吃不吃的。现在只给你五场戏,你会认真想一想,不能浪费,因为一失手,就很可能全把你剪掉了。

有人为他打抱不平:你都这么红了,编剧也不给你加戏,不公平。反倒是陈坤说:

为什么不公平?我是在做一个修炼,公不公平不在这里体现,我只是想训练我哪怕只有一口饭吃,我能吃饱吗?我曾经不用跟编剧争取整部戏都是我的,我演好过吗?我演过很多烂角色。这个修炼的成效更大,因为我一直保持这个心态,我才不会浪费掉每一秒钟的胶片。

通过演配角,他打开了自己的戏路。之后的《寻龙诀》和《火锅英雄》,果然令观众惊喜满满!

虬髯大叔胡八一,和影帝黄渤飙戏。

《火锅英雄》拍毁容特写,最后一场雨中打戏,浸泡在冰水中拍了好几天,最后导演都于心不忍了,陈坤却说:再来一遍!

 

2

如今的陈坤,是几乎零差评的优质偶像。可是曾经,他在演艺圈有一个著名的标签:一个贫穷而美貌的男子。

陈坤的童年时代,非常不愉快。

很小的时候,他的父母离婚,在那个离婚还会被人指指点点的年代,陈坤成了“你爸都不要你”的小孩。他是在同龄人的嘲笑和欺负中长大的,极其孤独,极其自卑。

他的童年充斥着各种贫穷的记忆:妈妈去菜市场捡烂菜叶回来吃,妈妈不停掉头发,妈妈半夜在房间里哭……

陈坤的大弟和父亲、继母一起生活,家里有一部公共电话,有人来电话,大弟可以收一点钱。

有一年过年,10岁的大弟从爸爸家走了3站地来到妈妈家,他舍不得坐公交,却从兜里掏出一堆零零碎碎的钱,说:妈妈,这给哥哥和小弟买肉吃……

上高中时,陈坤就开始打工。他在夜总会里做服务生,看到别人唱歌,特别羡慕。自己也想学,可是没有钱。

19岁,陈坤考上了东方歌舞团,从重庆来到北京。

第二年,歌舞团一个朋友想去考北影,拉着陈坤一起去。他说不感兴趣,其实是因为报名费还要几十块,朋友一拍胸脯:报名费我帮你交了!

阴差阳错就这么发生了:朋友没考上,他却考上了。

可是看到北影8000元的学费单,陈坤又犯愁了。他找朋友介绍去夜总会唱歌,拼命唱,临开学了,学费还是没凑齐。最后是朋友无意得知了,主动借了他3000块钱……

上了北影,陈坤的学费生活费依然要靠自己挣。他每天都去夜总会唱歌挣钱,总是缺觉,看起来总是病蔫蔫的。

一次,一个东北同学回了一趟老家,回来后假装不经意扔给陈坤一个袋子,说:“坤,我爸说这个好,我带回来给你的。”陈坤打开一看,是一根人参。

那根人参,他一直没吃,保存到现在……

还有一次,一个同学请大家吃铜锅涮肉。那是陈坤第一次吃涮肉,他明明觉得涮肉好吃,却不怎么动筷子,假装不停和同学说话。请客的同学几杯酒下肚,把桌子一拍:“陈坤!今天你必须把这盘肉给我全吃了!你要敢想其他的,我饶不了你!

陈坤后来上《开讲啦》,说自己:

大学的时候,我有一种奇特的“自卑的骄傲”。

有一回,班里组织郊游,老师分配他骑自行车去几公里外的超市买郊游用品。陈坤不会骑,却不说,推着车走去买,买完又推着车走回来。

他太要强了。

再后来,赵宝刚来电影学院,为《像雾像雨又像风》选角,挑中了陈坤,让他演穷小子陈子坤。

那时赵宝刚说了一句话,特别刺激他:“你啊,只能演这种小修表匠什么的,少爷演不了!

还有一场戏,陈坤穿了一件西装戏服,赵宝刚又调侃他:“你看你哪儿像少爷,你看陆毅,多有贵气!

年少气盛的陈坤咬紧牙齿说:你等着!

后来他演《金粉世家》,把富贵公子金燕西的风流倜傥演绎得近乎完美,随意的一个坐姿都意外合乎人物角色。

他是卯着一口气去演的,暗地里不知道下了多少工夫去揣摩角色。

拍完《像雾像雨又像风》之后,陈坤挣到了9万块钱,他开心坏了!第二天就跑去邮局给妈妈寄了4万块钱,那时家里还欠着1万多的债。

剩下的5万,他打算用来实现自己的设计师梦想。

陈坤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做设计师,也是因为家里穷没有读成。那5万元,他拿出2万做出国押金,跑去了法兰克福一家梦寐以求的设计学院。可是他去到那里的第一刻,就意识到:自己根本不属于那里。生活费很贵,而且学校不允许学生打工。

转了一圈,陈坤又回国了。所有人都以为他只是去欧洲旅游了一趟,没有人知道他心中的难过……

 

3

童年和少年时代,陈坤总是孤独一人,他喜欢探索自己的精神世界。

正因如此,一夜成名带给了他巨大的精神危机。

19岁,陈坤刚到北京时,最爱做的事,就在一个人在长安街上轧马路。他看着北京城的万家灯火,心中暗暗发誓:总有一天,有一扇窗是属于我的。

那时陈坤的梦想,和无数北漂一样:分期付款买一套房,努力工作还贷款,有条件的话就出去旅游,吃好吃的,吃涮羊肉。

突如其来的财富和名声打乱了他记事以来对人生的计划,并且足以消灭一个普通人自我进取的希望和快乐。陈坤说:

我的职业是突如其来的暴发户。

那之后他开始害怕好事,对老天赐予的幸运一直保持着高度的警惕。他没法自欺欺人告诉自己:我很努力,这一切是我应得的。

他越来越火,也越来越恐慌。

有一段时间,他开车在路上,会突然想如果突然发生意外怎么办?他甚至一度患上抑郁症,有几次靠近窗户,差点跳下去。他总觉得内心缺点什么,又不知道是什么。

有一次,在国外的电影节上,陈坤遇到一个知名女演员。他很礼貌地上前自我介绍,竟被对方“哼”的一声不屑一顾。

陈坤自嘲地想:我忧郁了十年,很荣幸当上了花瓶男偶像。

还有一次,陈坤在外面和人谈事情,一个陌生人认出他,跑来求合影。陈坤礼貌地表示不方便婉拒了,对方临走嘟囔了一句:“哼,不就是个戏子嘛,牛什么牛!”

他一下子炸了!戏子,这两个字,对他是史无前例的羞辱。

为了摆脱“花瓶男”,他开始演配角,磨演技。为了摆脱“戏子”,他开始拼命看书、学习,丰富自己的学识。

有趣的是,看了许多书之后,他反倒不生气了。

从前为什么那么容易被激怒?是因为自己不够强大。如果一个人足够强大,就不怕任何人对自己的侮辱和诋毁。

他开始禅定,有一天终于豁然开朗了:

我知道我的财富积累虽然有我一定的努力,但是大部分是大家赏我口饭吃。我小时候没吃的,特别希望别人分享给我,没有人分享给我,我很生气。长大了我就觉得:我有的吃的时候我跟你们一起吃,你愿意吃就来吃吧。

 

既然你们把我托高了,难道我在上面不能把你们拉上来吗?

2011年,陈坤发起了“行走的力量”。这是一个关注“心灵建设”的徒步类公益活动,鼓励人们在纯粹的行走中,安静下来,与自己的心灵对话。

陈坤这样解释自己的初衷:

中国社会的物质化进程太快了,现在的节奏让你来不及思考。现在慈善和公益关注更多的是“物质”,在一些发达国家,当物质发展到极限,他们更愿意自发性地去关注人的内心。

陈坤说:我就是凭着内心的力量才撑到今天的。

2011年,陈坤和12名大学生志愿者,完成了11天2000公里的“世界屋脊”西藏徒步。行走平均海拔4500m以上,最高海拔5210m。

也是这一年,陈坤写下了《突然就走到了西藏》。第一次,他用文笔和思想证明了自己不是花瓶,不是戏子。

2012年,陈坤和20名志愿者,完成了10天9夜180公里的青海阿尼玛卿山转山徒步,途经砂石、山地 、渡河、泥泞、塌方区、冰崩区、风雪冰雹区等,最高海拔4750m。

这一年行走结束后,队伍中的16人留在青海完成了为期半年的支教活动。

2013年,陈坤和20名志愿者,完成了7天126公里的喜马拉雅徒步,平均海拔4500m,最高海拔5300m。

这一次参与他队伍的,还有胡歌和董洁。

2014年,陈坤和20名志愿者,完成了6天150公里的敦煌沙漠行走,温度达到43℃,地表温度达70℃。

这一次的行走强度,成为中国沙漠行走之“最”。

2015年,陈坤和22名志愿者,完成了8天110公里的香格里拉行走。在云南雨季,从2500m到4500m,直线攀爬高度2000m。

2016年,陈坤和20名志愿者,完成了8天7夜一路徒步一路捡垃圾的川藏行走。

每一次行走后,陈坤都会发起公益影像展或公益音乐会的方式,为大爱清尘、瓷娃娃、西部助学、关爱老兵等慈善机构募集善款。

长时间挑战极限的行走,让他和志愿者们开始重新审视拥有的一切:路餐时啃过冷馒头,才知晓吃一碗热面条的幸福;走过酷热的沙漠,才能体会到西瓜的清甜……

在灯红酒绿的娱乐圈里,很多人会教陈坤如何“享受”:抽什么牌子的雪茄,喝什么牌子的香槟红酒……他总是想:疯了吗?一千元一支雪茄?一万元一瓶红酒?

生活中,他保留着许多“节约”的习惯:洗澡的时候把水关关停停,从一个房间到另一个房间随手关灯,吃剩的东西会打包回家……

在某些“贵族”看来,他真是“穷酸”惯了,甚至一开始陈坤也这么想自己。通过行走,他渐渐体会到:这种“节约”,其实是一种自我约束的意识,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贵族美德”。

在行走中,陈坤也变得越来越温和、柔软。

童年挨饿受苦的记忆,曾经是他心中很深的一个结。他尤其记得9岁那年,他和小弟饿着肚子去爸爸家要学费,满以为可以去爸爸家吃一顿热饭,结果爸爸把钱给了他们,就把他们打发走了。

他坦言:我恨过我父亲。

多年后,陈坤在重庆拍《火锅英雄》时,父亲每天都会送鸡汤去片场。如果剧组在忙就站在一旁看,逮着间隙就招呼陈坤和导演们一起喝。陈坤大多数时候并不和父亲交谈,但每次父亲临走时,他都会问一句:“爸,明天什么时候来?”

父子之间的和解,这一句话足矣。

 

4

演员、歌手、作家、公益人之外,陈坤还有一个惊艳的身份:室内设计师。

这是他从小到大的梦想。

8岁和母亲、继父挤在13平的小屋子时,他就老琢磨着要给家里挂一幅小画。他从小学工笔,对色彩和线条都很敏锐,但因为家庭条件的原因,他没能成为专业的设计师。

前两年,陈坤成立了一个小设计团队:东申空间。专门吸纳一些在传统建筑事务所里不得志、或海外留学归来的设计新人,构筑自己的“设计乌托邦”。

他们的第一件作品就是自己的工作室,是爆改了一间旧厂房而成。陈坤既当甲方又当乙方,忙得超带劲,最后的改造成果也超惊艳。

先种上一大片草坪,再用落地窗把阳光和风景引进来。

工作室充满了他喜欢的东方韵味和禅意,江南园林式的圆窗嵌着一抹绿,一墙之隔就是大树。窗内窗外,都是风景。

室内宽敞通透,原木色的家具令人不知不觉间放松。

而陈坤最爱做的,就是在这个开放式的茶室外煮水烹茶。晒晒太阳发发呆,简直不能更惬意。

经历了时间和内心的历练,如今的陈坤终于可以卸下全身的铠甲,安然追随自己的内心了。

很多人羡慕他的高颜值和好运气,但这条路,陈坤走得并不容易。他曾经跑去三里屯找一个精通紫微斗数的高人,为自己算命,高人赠他四个字:破屋重筑。

按照我们的理解就是:即使上帝给你了一手烂牌,也要努力打得超漂亮!

 

文by蔷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