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请稍后...
分享

 

影人笔下的洛杉矶

电影中的阿甘梦想要开的虾店如今就在我的右手侧,炸鱼套餐就在售,此刻你能说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在造梦者之城,必须相信梦想可以成真。

让我们去看看洛杉矶吧

我跟美国的缘分到的比较迟,一个人,一个尚且跟电影有关系的人,居然到了这个年龄,还第一次去美国大使馆签证,签证官一边翻我的材料一边说:你还是第一次去美国?我特别不好意思:真的,太迟了。他笑:你会得奥斯卡奖吗?我说:让我先去看看洛杉矶吧。

开车从拉斯韦加斯去洛杉矶的那段路,你可以感受到当年穿过那样一片沙地,森林山丘湖泊突然出现在眼前时的狂喜,于是,每辆车都以超过限速30%以上的速度在大量起伏的弯道与山路上飞驰着,那是此次自驾3600英里中最惊险的一段路,飚向梦中之地。

洛杉矶的蒙太奇贝弗里山庄,常年接待各种电影明星,酒店自己就是热门美剧的外景地,于是所有的接待都有着独到的好莱坞腔调。那是一种和电影、明星密切相关的既张扬又收敛的作派,对于他们来说,低调的奢华,如同戴着墨镜开老爷车出门一样,你得收着点自己的好看,才真是个大牌。这个你以后去住了,特别是坐在屋顶泳池,喝斐济水为中国客人特备的洞顶乌龙时就明了了。

此行我必须要去看的自然是卢燕老师,在我心里,她始终是旧上海与好莱坞气质的大一统代言。卢老师那日小恙,怕我开错道,反复说我来侯你,幸亏我不笨,顺利摸到了她贝弗里山上的居所。她早早准备好了杯子,说身体不好,将就喝茶包了,又没气力做晚饭给我,总之各种不好意思。我们聊天,看她微抿的笑,她说还要去台湾演话剧,总是在舞台上才最开心。走的时候,夕阳西下,她依旧站在路口,我不上车,她不进屋,我车没开,她不进屋,为了让她早点进屋,我狠心不回头,她那始终缓缓挥别的手在逆光下被晒的透明,是我对贝弗里难忘的瞬间。人们爱好莱坞,自然有那性感迷人的一面,但更多还是爱那些可爱的人传递给我们的关于真、善、美的信念。这便是这山上的少数一些人用生命造的美丽梦世界,他 们自然该是最富有的人。

说到富有,现在富有的中国人真应该去洛杉矶圣塔莫尼卡山顶的盖提中心,见证真正的富豪可以做到怎样。吉恩•保罗•盖提是美国的石油富豪,去世时被誉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富有不稀奇,但最终将富可敌国的收藏,在最美的山头贡献给公众共享,除了停车费,免门票免缆车费,珍宝都是国之留存,这则是个人行为,伟大的企业家同样也是造梦大师,他告诉你,可以这么富,可以这么高贵,可以这么永垂青史。

后来我在66号公路的尽头,太平洋的这端,我对同行的伙伴说,这么多年,要我说最喜欢的一部电影,还是《阿甘正传》,别人问:因为励志吗?我摇头,因为他有禅意。所谓得之不求,求之不得。张扬与克制,奢华与朴素,获取和放弃,我们哭着从黑暗来到这个世界,据说都是笑着朝着光亮走的,电影中的阿甘梦想要开的虾店如今就在我的右手侧,炸鱼套餐就在售,此刻你能说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在造梦者之城,必须相信梦想可以成真。

文/金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