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请稍后...
分享

 

为了住他家的酒店,明星名媛排着比爱马仕Birkin还长的候补名单

人们总是把名媛Olivia Palermo及其德国男模老公Johannes Huebl的街拍拿来大探颜值和穿衣经,我却曾花了3天3夜干了另一个事儿,把他俩Instagram上Po过的每间酒店都扒了个底朝天。


最后得出,他们去巴黎只住莱佛士;在洛杉矶钟爱Chateau Marmont;卡布里岛尝试精品酒店JK Place;东京则在康莱德、香格里拉和文华东方间轮换......
但到底最控哪个酒店品牌?答案不是安缦痴或文华粉,而是一个叫SOHO HOUSE的俱乐部酒店的金牌会员。此SOHO非彼SOHO,和潘石屹的SOHO没有半毛钱关系。
无论当他们旅行到英国乡间、柏林城中还是迈阿密海滩,他们都会入住SOHO HOUSE,下图显然是他们在迈阿密的SOHO BEACH HOUSE拍摄的,依据是条纹浴巾和方块Logo。
即便在他们长住的纽约,他们依然会经常光顾SOHO HOUSE会友、健身,在夏日,光顾SOHO的频率会几何倍上升,因为SOHO HOUSE的屋顶泳池露台是全纽约人最梦寐以求的避暑天堂。
尽管如今要抢到一个SOHO HOUSE会籍的难度系数尚难描述(GQ去年报道说有4万人排队审核),但《欲望都市》中的几个戏剧性片段或许说明了SOHO HOUSE泳池在夏日的梦幻指数。

剧中:持续不断的高温让四位女主角渴望在城中寻找一处清凉又有逼格的消暑之所,但神通广大的Samantha在傲娇的SOHO员工面前也只能接受排队等籍(夏日露台一直超负荷)的事实。转机源于一位叫Annabelle Bronstein英国会员丢失在洗手间的SOHO会员卡,喜出望外的Samantha在携带3位闺蜜数度“扎台型”后,终因Annabelle的一通挂失电话和Samatha的美式发音尴尬收场。

SOHO HOUSE是个诞生于1995年的英伦血统连锁俱乐部,目前在全球开设了15家“会所”,与我们固有概念中银发或大肚翩翩的“会员”在“会所”里抽雪茄、打桥牌、聊政务、品红酒的高雅沉闷画面不同。
SOHO的缔造初衷在于为创意产业者营造“家外之家”,其会员基本都是电影、时尚、广告、音乐、艺术和媒体领域人士,他们大多具备新颖的视角、超前的生活方式、独特的审美情趣。创意产业人士很容易在这里找到理想的氛围和志同道合的知音。


SOHO的会籍分为四档:Local House、Every House、Under 27 Local House和Under 27 Every House。2000美金年费的Local会籍只能获准进入当地会所,而2800美金年费的Every House会籍可畅通无阻地出入全球全部15家Soho House。
Under 27会籍针对27岁以下人士,会费对折。但为了保证会所内不乱入煤老板,Soho秉承着严格的会籍体系,人数和人群质量始终被严格控制,新会员必须在两位老会员的推荐方可提交会籍申请,加之待批会员数量超过4万。所以,得到一张SOHO HOUSE会员卡等候时长绝不输给一只爱马仕Birkin包。

推行如此严苛会员制度的俱乐部究竟有何过人之处?SOHO绝不会像安缦、GHM酒店那样,聘请顶级建筑师和设计天才在考究的选址上炮制一座弹眼落睛的新建筑,而尤其钟情挖掘城市和乡间弃置的百货公司、农舍、仓库或工厂,用大胆的改造方案、古董和潮物的巧妙混搭赋予全新使命和活力。即将落成的巴塞罗那分号改造自一座19世纪公寓楼、紧接着要出炉的阿姆斯特丹分号前身是大学礼堂。去年艳惊亮相的伊斯坦布尔SOHO HOUSE是在昔日美国领事馆的基础上加盖玻璃翼楼而成。
顺便提下,SOHO HOUSE在设计新分号时绝不会出任何一张电脑效果图,而坚持使用手绘草图。

这些“会所”不会有醒目的标牌(很可能只是在雨棚框架上简单喷涂)、不会有端庄华美的大堂、仪式感十足的布置或是着装和举止上的特别规定,里边充满了时光的留痕、田园与工业感交织的气息和俏皮的搭配。
对绿色的应用和发挥如有神助,不同的绿色在不同的部位上,有时叫人沉静、有时叫人亢奋、有时让人浮想联翩、思如泉涌。

50度灰的男主角Jamie Dornan深爱SOHO的原因或许就是迷上了这里的50度绿。

在楼顶拥有一处露台泳池、满铺彩条浴巾的躺椅、引入全系COWSHED产品的Spa、豪华版私人影院、古董家具映衬斑驳的墙壁、身穿紧身牛仔裤和匡威板鞋的帅气员工都是SOHO HOUSE的特有符号。

剧作家和撰稿人钟情在躺椅或吧台上抱着笔记本写作、精英们在这里约见自己的客户或投资人轻松高效又显品位、顶层泳池在周末总是一周工作压力的最佳排解地。无论是寻找灵感、商机还是治愈方式,SOHO HOUSE总是无懈可击的据点,而且全球每处据点都兼具原创性和整体感,让那些世界公民和旅行狂人加深了对SOHO HOUSE的迷恋。


SOHO HOUSE除了为会员提供完美的工作、会晤和治愈据点外,还有很多独家彩蛋:率先知道瑞希威瑟斯彭的最新约会对象、参加由珍妮佛康纳利和保罗贝特尼助阵的派对、在泳池畔预览Olivia Palermo的最新款墨镜、欣赏雷哈纳的比基尼和Jamie Dornan的腹肌。


每家SOHO HOUSE用以留宿宿醉、旅途或寻求浪漫的客房通常只有区区30间,而且不会出现空间齐大的总套或顶层套房,房型仅靠简约的“小号”、“中号”、“大号”、“超大号”命名并区分,而且每间客房的装修风格绝不重样。


SOHO HOUSE不仅以精雕细琢的颓废和陈旧营造感官盛宴,也通过细节处的高明幽默与会员互动,例如前台上访的摘录、例如洗手间里的警示语。更有趣的是他们的Logo,整个集团的Logo是个九宫格,而到了各家分号,会根据当地特质,用简单的直线、弧线和圈点描绘当地的地势、海浪、农舍栅门,这样的区分方式简约而美妙。顺着这些奇妙的Logo,我们顺带探访各地的SOHO HOUSE。

纽约

《欲望都市》中Samantha心心念念的消暑天堂就在这座不起眼的仓库屋顶。别看其外观毫不讨巧,某间客房还发生过很出名的情杀案,但这间肉铺区老仓库就是有吸引全纽约人潮人的魔力。

一到夏日,其屋顶泳池更是全纽约最令人魂牵梦萦的所在,别看其水面略显袖珍,一道炎炎夏日,人人都渴望在泳池畔争得一张日光浴椅、到池子里享用清凉的同时大秀泳衣和身材、抱着冰饮纵身夏夜的狂欢派对。

名媛Olivia Palermo和男模老公Johannes Huebl夏日只要一得闲,都会不厌其烦地去这处泳池签到,而且次次必发Instagram,甚至还自告奋勇争当泳池救生员,顺便说下,这里救生员的制服是Vilebrequin家的泳裤。
房间绝不宽敞,也无关惊艳,只是用原木板和年代感十足的物件在喧嚣纽约打造一间小木屋或是绿房子。即便最顶级的房间无非是在卧室床头多配置了一个贵妃浴缸和各式各样的座椅而已。以此显示SOHO无意和纽约的一杆顶级酒店比拼,而更期许让住客在喧嚣纽约返璞归真。

伊斯坦布尔

SOHO HOUSE在伊斯坦布尔一开幕,抢占了《WALLPAPER》、《MONOCLE》在内的几乎所有媒体“新开酒店榜”的榜首位置。
用以缔造伊斯坦布尔SOHO HOUSE的原材料是一座19世纪豪门华邸。如今,SOHO将这座华邸作为酒店华丽开场,里边尽情展示着SOHO对这座古董建筑的翻修成果。

对壁画、楼梯的精心修复和当代家居元素的轻快融入,让人联想起威尼斯大运河安缦。
但和威尼斯安缦终于原“筑”的营造手法相比,SOHO HOUSE的改造功力显然更胜一筹。
SOHO通过征用原美国领事馆、新建前卫的玻璃楼扩充酒店体量,并用一座花园将三座楼连成一片。这样,酒店有了足够空间安置SOHO招牌的游乐室、俱乐部、影院和COWSHED SPA。


三栋建筑也赋予了客房足够发挥的空间。酒店有三成客房位于古老的别馆中,借助别馆超高的层高,SOHO HOUSE把其中的客房做成了开敞的LOFT。但这些新潮的玩法都敌不过其顶配房型PLAYROOM,这件足够当宴会厅的房间中央被塞进了一座方形镜子屋(里边是浴室),镜子屋将这个大空间巧妙分隔成彼此分离的卧室和起居空间。充满古典雕饰的华美空间生出这样一个前卫的房中房,瞬间冲淡了居室本身的严肃姿态,其“电梯门”仿佛俏皮的玩笑:进去洗个澡出来就到另一个时代了。
至于SOHO HOUSE最招牌的屋顶泳池,则变身欣赏“金角湾”胜景的最佳观礼台。

牛津郡

这处位于英国牛津郡的分号俨然成为新派英式乡间居所的教科书式演绎,并重新定义了乡村俱乐部。
40公顷的庄园里经历着各种神奇的“改装”,自由的交通和完备的设施让俱乐部本身媲美一座小镇。
昔日的农舍被改造成酒吧、餐馆、俱乐部和客舍。

船屋被改造成贯穿室内外的泳池,只要船屋口新安的玻璃门一提,就能无阻地在室内外穿梭了,泳池的户外部分直接以无边泳池形式架在小湖之上,泳池的边框恰好就是小船的停靠处。冬日,湖上还会架起天然滑冰场。
谷仓摇身一变,成了超豪华版影院。

除了在先前乡间大宅里的少量客房,多数居所都成了散居庄园各处的独立小屋,它们大多标配架于湖面之上的木质露台或直通停靠小船的码头。
融合着餐饮和娱乐据点的建筑群俨然小镇中心,“小广场”上顶起了雨棚、摆满了各种游艺桌和沙发,赋予无穷的社交使命。庄园开幕当晚,莉芙泰勒、小雀斑、50度灰的男主就是在这里参加落成庆功会的。

柏林

明星名流在柏林住宿大多走两个极端,要么扎进丽思卡尔顿尽享雍容,要么隐居在SOHO HOUSE,私密感和好品位兼得,Jeremy Renner就将其视作柏林行宫。柏林的SOHO HOUSE征用了城中一座讲求对称之美的地标建筑。
Johannes Huebl每次回德国老家都会一次又一次地在Instagram上高呼自己对柏林SOHO HOUSE的钟爱,“想延住”、“我最亲爱的家”等称呼此起彼伏。

但这个以“温情”、“甜蜜”为夸赞点的柏林分号或许是SOHO HOUSE系列中最粗糙的:毛坯的柱子、水泥地、铁楼梯、涂鸦指示......
但大厅用华丽的吊灯、艳丽的地毯和有致排布的家具做了诙谐的回应。谁说温情华丽就非得丝绸壁面和精雕细刻,SOHO HOUSE在德国证明了“粗糙亦美德”。

尽管顶部嵌入的空中泳池和直面绿洲的日光浴平台一直被视作酒店的门脸场景。但体量巨大、货品多样的概念店才是柏林分号身藏的一大秘招。

迈阿密

迈阿密海滩近期新开了无数好酒店,COMO、EDITION、SIXTY相继在这里盘点或征用传奇老酒店,为这处迷人海滩奉上了无数鲜活俏丽的潮牌酒店。
SOHO HOUSE在此征用的是上世纪40年代的Soveregin酒店(上右图),在保留其原本Art Deco精髓并新注SOHO风后,又用一座新建塔楼衔接老楼和海滩。
剩余的狭长地带用一条30米长的T台泳池直扑海岸(这方T台泳池也成了阿汤哥教女儿游泳的教练池)。这家俱乐部酒店的开幕成了广大明星和皇室在阳光迈阿密的一大福音。
哈利王子、爱德华诺顿等纷至沓来。他们要么沉醉酒吧的音乐和冰饮、要么迷恋身裹专属海滩上的条纹浴巾、当然,泳池上定期举行的各种奇妙主题派对也为迈阿密带来了各种新玩法。

尽管SOHO HOUSE也适时接受非会员的体验询价和入住需求,但获得SOHO HOUSE的正牌会籍,畅通无阻出入各地的SOHO HOUSE,尽情享用其中迷人的工作、居住和娱乐氛围依然是很多人所梦寐以求的。SOHO HOUSE将很快进驻巴塞罗那和阿姆斯特丹。而香港、东京在内的亚洲分号也早已提上日程,相信不久的将来,SOHO HOUSE会成为我们生活工作的一部分。

总之,如果你没打算把自己培养成安缦痴,又觉得W太过喧嚣,那可以把自己培养成EVERY HOUSE MEMBER。

-The end-

 

 

文by樊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