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请稍后...
分享

 

伊桑·霍克 | 文艺青年最迷人的老去

文艺青年最迷人的老去,该是什么样子的?文艺男神伊桑·霍克用一部部电影给了我们绝佳的答案。

文艺青年最迷人的老去,该是什么样子的?文艺男神伊桑·霍克用一部部电影给了我们绝佳的答案。他在生命的每个阶段,都有幸出演了那个时刻最受好评的文艺片经典,《死亡诗社》,《爱在》三部曲,《少年时代》,每一部都是传世之作,伊桑也从一枚嫩到掐得出水的文艺小鲜肉一路变成了文艺大叔,他让我们珍爱的电影中没有英雄式的惊心动魄,却有着岁月流逝最动人的样子。他让我们看到自己的成长岁月。

 

伊桑长了一张聪明脸,有时候看会有点机灵过头了。他可以演蛮普通的男人,有点才华,带着点敏感和忧郁。但偶尔他的五官会有雕塑般的美感,神情也会有基努·里维斯一般的凌厉感觉。

 

 

他也演过一些好莱坞大片,但文艺经典让他立足于不败之地。他是曾经的小鲜肉,也有过与女神乌玛瑟曼的婚姻,有炒作的本钱却从不靠绯闻,自由自在地走着他独特的好莱坞之路。他告诉我们,在商业的好莱坞,也有另类文艺的生存之地,而伊桑霍克就是最好的说明。

 

 

随着年龄增长,伊桑的气质从奶油小生,越发的在摇滚歌手和游吟诗人间摆荡,有野性不羁,却也带着天生的温文尔雅。

 

在新片《生为蓝调》(Born to Be Blue)中,他就饰演传奇爵士乐手Chet Baker,在片中再一次展示了逆天演技和迷人的歌喉。

 

 

短短的预告片中你就能感受到伊桑深入骨髓的演绎:

 

 

他对人生和电影的看法,用他参与编剧的《爱在日落黄昏时》(Before Sunset)开头这段话就足以表达了吧:

 

“当我审视我的人生时,我必须得承认,我发现,我从来没有经历过枪林弹雨,或是暴力事件,没有什么政治阴谋,也没有直升机失事,但是我的人生,从我个人观点看来,仍然是富于戏剧性的。”

 

而他,也以一个文艺青年的视角,展现了生活每一刻的魅力。

 

 

男神的文艺少年时代
 

 

 

伊桑天生就是文艺小正太,这种独特气质是上天的赐予:

 

 

 

《冲向天外天》

 

1985年15岁的伊桑在《冲向天外天》中首次触电,那时候若隐若现的眉间竖纹就已经有啦:

 

 

《死亡诗社》

 

1989年,被选中出演了《死亡诗社》(Dead Poets Society),扮演一个开始生活在自己兄长的盛名之下,后来在老师的感化下逐渐找到自信的腼腆男孩。当时的伊桑,真是嫩得我一脸血:

 

 

最后一幕,他鼓起勇气,在老师要离开时首先踩上桌子,喊:“Oh captain ,my captain!”

 

 

接着,同学们纷纷站在桌子上,这是电影史上无法忘却的一幕。

 

 

教育的目的不是教出在长长的流水线上排着队接受庸常与消亡的人,而是真正在创造、斗争中感知自己本质存在的灵魂。这是《死亡诗社》教给我们的,改变世界的是异类,而不是庸众。“大多数人都生活在平静的绝望之中”,要有冲破的勇气让自己超凡脱俗。

 

 

“因为伟大的戏剧在继续,因为你可以奉献一首诗。”

 

——诗歌,美丽,浪漫,爱情,这才是我们活着的意义。

 

 

 

男神的文艺青年时代
 

 

 

《爱在黎明破晓前》

 

1995年,伊桑出演了《爱在黎明破晓前》(Before Sunrise),美到让人哽咽。我们都爱这部话痨片,因了它的唯美,浪漫,真实,自然,爱情原本就该这个样子,人与人原本就该如此,像永恒流淌的河流,最终都奔大海。

 

 

在我们不甚有戏剧性的一生中,经历过最刺激的事儿之一,就是真正和某人见面,让两个人心灵相通吧。

 

在维也纳,他们经历了人生最美的恋情。

 

 

 

 

“就像你在我梦里,我在你梦里。”

 

 

其中的小情话,你都可以收着,在一个阴霾的天气里拿出来看:

 

 

 

 

 

 

此外,这部电影还开了边编剧边演的先河。伊桑和朱莉德尔佩想着聊着编着演着,这两个人真是最理想的荧幕情侣:

 

 

 

 

 

男神的文艺中年时代
 

 

 

《爱在日落黄昏时》

 

2004年,伊桑出演《爱在黄昏日落时》(Before Sunset),为《爱在黎明破晓前》九年之后的续集。《爱在》三部曲中,这部是我最唏嘘不已的。比起第一部的初恋,最后一部的归于平淡,这一部更暗涌不断,比较像大部分时候的人生,遗憾与希望交错。

 

 

有了家庭的杰西,生活已经在眼前呈现广袤而平稳的前景,那些骑着摩托穿越南美的幻想只在午夜梦回时候是自由的;而席琳,经过了一段又一段”那几年你们两个没有缘“的失意恋情,对爱的幻想褪去,缺乏契合的恋人只让自己更孤独。这是两个都被生活困住的人。

 

 

恋人絮语:

 

 

 

 


 

最后一幕,席琳扭着屁股慢摇,提醒杰西 “You gonna miss your plane, baby",而杰西脸上梦幻的爱慕,我就知道了,不用等九年后揭秘,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爱在午夜降临前》

 

2013年,《爱在》三部曲最后一部《爱在午夜降临前》(Before Midnight)上映,又隔了九年,我们看到了变胖的朱莉德佩尔和又沧桑了许多的伊桑。

 

 

对于世界,我们只是“经过”而已,而爱侣,也就是那个“经过”你生命的人而已。对于这份经过,虽然相爱相杀,也请好好珍惜吧。

 

 

 

“夕阳平常事,然而每天眼见的,永远不相似。”从18年前第一次火车上相遇,到如今一切归于平淡,但永恒的未来如同夕阳在他们眼前铺开,彼此已成生命的一部分。你经过了我,那就留下来吧。唯美、甜蜜、真实,《爱在》三部曲打动我的,就因为它代表了生活的本质,流动和不变交迭。

 

 

《少年时代》

 

2014年,在电影《少年时代》(Boyhood)里,伊桑演了少年的爸爸。感谢这部拍了12年的电影,像打开了时光胶囊一样,让我们看到12年前尚年轻的伊桑,和如今沧桑模样的比照。

 

 

少年的少年时代一直在母亲不停的改嫁、搬家、换学校度过。这和本身成长于离异家庭的伊桑何曾相似,他的少年时代也是轮流在父亲和母亲节度过的,这对他敏感的个性塑造不无影响。

 

 

在片中,伊桑演一个作曲家,不太靠谱,但是他给了孩子最真实和平等的爱。和母亲为了儿女不停忍受不停担负重担,却在儿子去读大学时候崩溃——“我总以为人生会比这个多”,伊桑演的父亲却奉行人生最重要的是旅程,是体验当下。他编辑了一张披头士的黑色专辑,作为给儿子梅森的15岁生日礼物:

 

 

 

伊桑在电影里自己创作了歌曲,每一首深邃又优美。点开感受男神的创作才华和磁性嗓音:

 

 

经过了兴奋压抑混乱交替的少年时代,少年也终于长大,去远方寻找自我。何尝不是伊桑演的父亲的昨日重现?虽然父亲最后安定下来,结婚、也不再专职玩音乐,就像大多数的文艺青年,文艺是一种生命状态,它不肩负为我们抵抗外部世界的使命,只是在“那种状态”中,生命会更有趣而丰富。

 

 

生命是一个循环,困顿、痴狂、平静,每一个少年少女都要来一遍。

 

 

这一幕和多年前《爱在日落黄昏时》的场景何其相似:

 

 

 

 
 
 

 

 

除了演电影之外,伊桑在戏外也足够文艺青年。他会讲流利的法语和德语,身兼音乐家、导演、剧作家,曾经退出荧幕两年专心写小说,他根据自己的小说导演了同名电影《最炎热的州》,另一部小说《圣灰星期三》还登上了《纽约时报》硬科幻类的畅销榜单。

 

 

真实生活中,他也经历了与乌玛瑟曼的分分合合,然而两人生活中都喜欢保持低调,没有给八卦小报过多的谈资。

 

萨特曾说,人的存在是偶然的,没有什么理由。人生毫无目的的存在于不断变幻中,没有任何稳定性。对于世界,我们只是经过而已。意识到这一点,人生虽不免荒谬,但生活的每一刻却可以是美丽的。而伊桑,为我们演绎了,“经过”也可以很美好。如果可以,像他一样变老吧。


本文由微信公众号【赞那度旅行人生】原创发布
授权转载,合作,投稿请联系 wechat@zanadu.cn

相关阅读,点击标题

“我希望可以吻遍她所有的疼痛” | 德普与薇诺娜的纯真岁月

很快你就八十二岁了。一如既往的美丽、幽雅、令我心动。”

挑战第一夫人的娜塔莉·波特曼,女人最性感的地方应该是头脑

 

 

点击“阅读原文”,走进越南会安沧海遗珠之旅

文by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