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请稍后...
分享

 

骨灰级影迷和摄影师才不看戛纳红毯,他们只盯这三座楼的阳台

如果你始终觉得戛纳除了电影节是座无聊的小城,以下文字一定会击碎你的固有印象。

第69届戛纳电影节终于又闭上大幕。对于每年的戛纳,我们总把太多的精力关注中国影人止步金棕榈、哪个明星能蹭红毯、谁谁谁又凭花棉被抢足镜头......对于真正来惯了戛纳的明星而言,红毯根本不是他们展现完美自我的据点,而对于戛纳而言,它绝不是我们思维中那个电影节一闭幕就无聊透顶的去处。
希望通过如下内容,与您分享一个美妙绝伦、与众不同的戛纳。

 

三巨头

其实戛纳的竞争不仅在明星红毯装扮和影人的金棕榈战绩、也在戛纳的豪华酒店。尽管戛纳房价的昂贵度在法国仅次于巴黎和高雪维尔,是富人竞相追捧的度假地,每年欣然来到戛纳的重量级影星数不输给好莱坞,但整个小城的豪华酒店竞争只属于3家酒店——Majestic、卡尔顿和马丁内斯。
戛纳酒店圈里的“三巨头”顺着海滩和克罗瓦塞特大道一字排开(参见上图,自左向右分别是Majestic、卡尔顿和马丁内斯)。

 

沙滩、浮台和阳台

戛纳豪华酒店的标配和魅力是什么?沙滩、浮台和阳台。“三巨头”都在一街之隔的海滩上圈领属于自己的一段沙滩,并从沙滩向海中架起浮台。他们通常会在沙滩上设立应季运营的餐厅,在阳光明媚的周日早上供应Brunch。每家酒店的浮台都在端头悬上刻着自家大名的牌匾、插上专属大旗。浮台上摆满日光浴躺椅的,好一派剧院座席的架势。住客们在这里尽情展露傲人身材,用蔚蓝海岸的明丽阳光赐予小麦色肌肤和好心情。
而在电影节期间,浮台又会变身明星拍摄大片的影棚和狂欢晚宴的舞池。


戛纳的酒店阳台是另一个让人着迷的舞台,摄影师通常会把拍摄器材扛进明星在“三巨头”中的套房,让她们手扶栏杆,以阳台外的碧海蓝天为背景。阳台不仅是“戛纳天然摄影棚”的王牌道具。

曾在《巴别塔》和《返老还童》中持续合作的布兰切特和布拉德皮特就分别在酒店客房的阳台前摆出了拍片范本。
如果不是我备注,你们是否还误以为是这两张图某时尚大牌的一组春夏新系列广告片?

莫妮卡贝鲁奇诠释的画风则和女王有很大不同。同样在阳台上忙过拍摄的还有格雷斯凯莉,不过她当时忙着拍摄的不是一张大片,而是一部希区柯克电影。

阳台还是影迷们目睹明星风采的捷径,影迷们完全不用里三层外三层的观星大军阻碍视野,他们所需做的只是抬头。阳台上的明星为每位影迷提供的真人秀试看福利是人人均等的。他们可能身着华服、也可能披着浴袍,可能凑到阳台前可能只是为了接个电话,也可能

是特地准备好Pose接受人群欢呼。范爷和Kate Moss的阳台PK正如上图。


快速浏览完这些完全不同于红毯的碎片镜头,我们将视线切回呈现这些美妙瞬间的幕后的戛纳酒店“三巨头”中最具看点的两家——Majestic和Carlton。深挖这两间戛纳豪华酒店背后的奇妙故事。如果你始终觉得戛纳除了电影节是座无聊的小城,以下文字一定会击碎你的固有印象。

 

Majestic Barriere

法国人向来对国际品牌的进入有着很高的门槛,但在“三巨头”中,卡尔顿一直是洲际酒店集团的全球旗舰,马丁内斯酒店也在几年前转入凯越门下,成为一家君悦酒店。Majestic Barriere是唯一一间依然由法国本土品牌运作的奢华酒店。


Majestic酒店背后的Barriere家族本身就是一部传奇。该家族早期就用豪华酒店和高级赌场将多维尔提升为Coco Chanel、安德鲁雪铁龙、罗斯切尔德家族所趋之若鹜的娱乐胜地和避世天堂。
上世纪20年代,他们先是在戛纳买下了豪华酒店Beau Rivage,拆除后又耗时18个月打造了一座满铺克拉拉大理石、拥有250间高级客房的豪华酒店。由于当时盛行带着随从去旅行,建筑中还安排了上百间跟班房。不过,当年Majestic酒店的建筑形态和如今尚有很大区别(下文会讲这个故事)。Majestic酒店在运作70年后,终因当时的家族脊梁Lucien Barriere先生的突然离世而传到了其女儿Diane Barriere手中。


Diane在90年代接过父亲的产业后,迅速以其独特且优雅的处事之道为这个家族酒店帝国注入了全新的活力。她极具前瞻地聘请了设计大师Jacques Garcia,为旗下古董酒店打造全新“妆容”,正当这些New Look让Barriere酒店为世人所惊艳时,Diane却遭遇一场突如其来的空难。


当时,正打算前往家族别墅的Diane租用了一架小型双引擎飞机,但起飞后仅两小时,就因燃油不足而突然坠毁,机长和副驾驶当场身亡。她是唯一的幸存者,尽管身受重伤但依旧奇迹般地活了下来。她一边接受治疗,一边同丈夫操持着自家的酒店帝国,并梦想在巴黎香街开出一家奢华酒店。

Diane最终还是在空难发生后的第六年去世。她丈夫随后买下了香街传奇的富凯餐厅,并将餐厅以上楼层改造成酒店,替她实现了把奢华酒店开进香街的心愿。酒店的隔壁邻居就是LV的全球旗舰店,在客房的阳台上就能欣赏凯旋门和香街的流动景致。
这间巴黎分号打破了巴黎奢华酒店惯用的思路,将时髦、俏皮和经典风格融合得游刃有余。

尽管巴黎Barriere酒店成为较早获得“宫殿酒店”认证牌匾的极少数酒店之一,但最终因不满宫殿酒店的评定标准而任性“退群”,退还了“宫殿酒店”牌匾。要知道,鼎鼎大名的巴黎丽兹和克里雍都因不受“宫殿酒店”牌匾待见而闭店数年搞大翻修。至于Barriere的下一站,将是顶尖酒店必争的高雪维尔和纽约。

再回到戛纳的Majestic酒店,自戛纳电影节迁至如今的电影宫举行之日起,Majestic就成了电影节的最大受益者,走出酒店大门,只要过个马路,明星就能走上红地毯了。
玛丽昂歌迪亚在内的很多明星都热衷下榻这里,他们会在房间直接换好礼服,无论多长的拖摆或多高的鞋跟,都能轻松自如地从酒店漫步到红毯上,因堵车而走不上红毯的风险完全不存在。

戛纳Majestic酒店在2007年买下了与之相邻的法兰西银行大楼,将大楼拆除后开始了新翼的打造,2010年竣工之时,酒店成为了一座美轮美奂的对称建筑,与老楼无缝衔接的新建部分全然没有破绽。新翼的落成为酒店扩充Spa设施和主题套房提供了发挥的空间。


顶层是全戛纳面积最大的套房,以豪华游艇为创作灵感,室内空间充满了乳白色的立柱和柔美的白色帘幕,穿行其间恍若在梦境中游走。客房里的玻璃窗不仅防弹,而且外部无法看到室内景象,隐私滴水不漏。
客房拥有自己的Spa、美容室和健身房。顶层露台上还有一条11米长的私人无边泳池。萨科齐和中东皇室都非常热衷下榻这间套房。


阁楼下方是另一间主题套房的所在,女士们请安静,这是一间迪奥套房,尽管地球另一头的纽约瑞吉也有一间迪奥套房,但Majestic版迪奥套房的面积是后者的好几倍。
套房的调色盘处处运用“迪奥灰”、无论窗帘还是沙发套都出自迪奥时装面料、墙上的画作都围绕迪奥的设计手稿和谬斯女神、迪奥菱格纹出现在凳子和玻璃上......套房内的一切都出自迪奥高定屋,房间要做任何调整或发布照片都要事先经过迪奥审核。


酒店的第三间主题套房——旋律套房则在老楼顶部,那是阿兰德龙作品《大小通吃》的取景地。


这间酒店还有娇韵诗的Spa、地中海式泳池和富凯餐厅。茱莉皮特、巩俐、Catherine Deneuve在内的明星热衷在这里下榻、出席活动、接受专访。休格兰特和伊丽莎白赫丽曾在这里大秀恩爱、女王曾在此冒雨出席活动、表姐和锤弟曾在此踩着床单为《饥饿游戏》造势......
但并非所有明星都在Majestic这般优雅从容,旺季满房时不分明星群众人人平等,满房就是满房。保罗纽曼就曾因酒店满房而把行李箱扔在大堂,为一间房拼了。最终,酒店主人还是为他开了后门,把自己的房间让给了纽曼......

 

 

卡尔顿

这间酒店无异于旅游景点,门口有照相师等着为你照相、纪念品店满是这间酒店为主题的明信片和冰箱贴。由于时间有限,我只挑选这间酒店最有趣的故事与你分享。


卡尔顿酒店从1909年开始兴建,为了让酒店在戛纳格外醒目,建筑师Charles Dalmas为酒店“正脸”两端盖上了两个圆顶,圆顶的灵感源于一位著名女演员的双峰(为了说清来龙去脉,卡尔顿自己出了一本连环画)。
资助酒店兴建的有一位被放逐的俄罗斯贵族,他曾与普希金的孙女相恋,后常住卡尔顿,为了保证这位常客每天能喝到新鲜牛奶,酒店员工一天两次为其去奶牛棚挤牛奶。

我们在很多电影中见过卡尔顿,早期的有希区柯克的《捉贼记》,新一点的则有苏菲玛索的《逃之夭夭》。
卡尔顿也以出产主题套房而得名,专供主题套房发挥的7楼一共有9间主题套房,创作命题分别是——格雷斯凯莉、肖恩康纳利、苏菲玛索、索菲亚罗兰等。看到这些西方名字别自卑,因为这9位神仙组成的名单中发现了“LIU YE SUITE”,刘烨套房?
我一谷歌,发现这是真的,墙上真的还悬有刘烨的画像!争抢中国客源的新对策?抑或法兰西招中国女婿的神招?

文by樊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