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请稍后...
分享

 

坐牢10余年,他带领狱友远离黑社会,开的餐厅让总统、总理都赞叹不已

大光头,一脸横肉, 外形凶悍再加交叉的双手, 这样的餐厅老板杵在门口, 你还敢不敢进店就餐?

“我不要卖我的故事,

我要卖好吃的食物。···

好人好食

Good People,Great Food

大光头,一脸横肉,

外形凶悍再加交叉的双手,

这样的餐厅老板杵在门口,

你还敢不敢进店就餐?

不仅如此,

餐厅中近四成的员工,

都曾因作奸犯科蹲过牢囚。

然而令人出乎意料的是,下午的2:45分,当其他餐厅内坐着三三两两的食客,司徒保华的“18厨”餐厅却食客爆满,甚至等待就餐的人们在店外排起了长龙。

要知道,在新加坡经营餐饮并不容易,每年新开600家,却也倒闭600家,8成新开的餐厅熬不过6个月。

而司徒的餐厅却已走过了9年,开了10家分店,餐厅月盈利高达500万之巨。

这一切,不单单是因为店里好吃到爆的“心脏病炒饭”、乳酪焗饭,以及那只64度煮了一个小时的嫩蛋。


也不是因为他分别在2012、2014年,获得新加坡总统陈庆炎、总理李显龙的两度称赞,夸赞他不屈的激情与信念。

与李显龙的合照

而仅仅是因为他想实现当初的诺言:

有朝一日当了老板,

要雇用有前科的囚犯,

用自己的力量帮他们回归社会,

实现自身的价值。

说起这一切的源头与信念,就要回到23年前,小时候司徒的父亲贩售鸦片,受父亲的熏染,9岁时他就已经协助父亲处理鸦片。

虽然父亲一再告诫,贩毒的人万万不能碰鸦片,但17岁那年他还是忍不住好奇吸了一口白粉。

这一口下去,他的人生发生了彻底的逆转,越吸越上瘾,意识的抗拒却抵不住身体的渴求,为了毒资他辍学入了黑帮,打架、收保护费成了家常便饭。

22岁那年,他第一次被捕入狱,此后十多年光阴,他四次出入监狱,每一次都是出狱、复吸、被捕,生命好像陷入了一种无解的恶性循环。

这一切不觉间似乎也成了习惯,最后一次入狱前他还吃着母亲做的煲仔饭,等着警察上门,结果还没吃几口,就被带走了。

长期的吸毒让他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就在他快出狱的时候,患上了严重肠道溃疡,狱中无人照看的他生不如死。

冥冥中还浮现出老母亲带着慈怀的爱意,做的那碗煲仔饭,顿时泪流满面,这么多年他太对不起母亲了。

1993年,

花了一年时间戒除毒瘾,

从狱中活着归来已然33岁的他,

决定为了自己,为了母亲,

找一份正常的工作,开始新生活。

可当满怀新希望的他,

六次面试新工作,

都被礼貌性地委婉拒绝。

在新加坡大家都知道这句话:

没人欠你一口饭吃

(No one owes you a living),

就算你刚出狱,也没人亏欠你什么,

你得自己想办法生活。

也正是那一刻,

心灰意冷的他开始自主创业,

并暗暗发誓:

有朝一日当了老板,

他一定要雇用有前科的人,

因为他太懂得被拒绝的滋味。

他首先做起了快递小哥,每天风里来雨里去,几年下来还成立了快递公司,但没能逃过破产的命运。

其间他还遇上了1999年的土耳其大地震,怀着赎罪心理的他跑到了土耳其做志愿者,为救援队当起了临时厨师,虽然他仅能凭对母亲记忆做出一道炒饭,但救援队的每个人吃了都大呼过瘾。

正是这次的机缘巧合,

以及做饭的天赋被认可,

回国他就在牧师的协助下,

开了一家中餐馆。

店中80%的员工都是刑满释放的人员,没有任何管理经验,也没经过任何的过渡、疏导,很快店面失控,店员偷盗、打架、吸毒的屡见不鲜。

仅仅一年时间,

苦心打造起来的中餐馆,

亏本倒闭,

49岁的年纪他再次一败涂地。

痛定思痛,这昂贵的代价让司徒意识到:店员的管理是重中之重,释囚人员的比例一定要严格把控,其次做社企不一定要做得很悲惨,博取人家的同情。

一定要把美食做好,“若只是因为同情更生人才来吃饭,那第一次很可能就是最后一次,以品质取代同情,餐厅才能走得稳,走得远。”

想通了的司徒在论坛上说服了一位行政总裁,赞助他去伦敦的机票,到全球知名的Jamie Oliver大厨创办的社企餐厅“Fifteen”那里拜师学艺。

谁知“Fifteen”餐厅只招收边缘青年,而且还限于本国人,司徒根本不符合,但有了坚定想法的他不怕被拒绝,三顾茅庐终于打动了餐厅总厨Andrew Parkinson。

允许他自费食宿,破例实习一个月。

获得准许的司徒,

低调地像个孩子,

每天脏活累活全都包了,

就为了多学一点美食知识,

多了解一些关于如何经营社企餐厅,

如何管理有释囚背景的员工。

2007年学成归来的他,

因为受到媒体的报道,

而引起了投资人的注意,

愿意为他的新餐厅“18厨”投资。

店面的标语好人好食

(Good People,Good Food)高高挂起

为何取名18厨?因为18曾是新加坡最大的私会党,我可不是要学徒进黑社会,而是黑社会的人可以来我这学手艺。

在面试时,

司徒从来不问对方的过去,

只要想学一技之长,

就一块来打拼。

不过吸取过去的经验,

他发现当店中的释囚

在35%到38%之间更容易管理,

既不会因比重太大而失控,

也会让其他员工

对前囚犯起到良好的示范作用。

但这并不意味着刑释人员从此就走上了正轨,一次一名店员因为情绪失控砸烂了店里所有器具,还有的偷钱,手不老实。

“不管是开餐厅,还是做别的行业,你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事,如果你因为这点事就此气馁,那你很可能什么也做不成。”

前行的路上,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但56岁的司徒心中还是坚定那个梦:把一个个前囚徒培养成专才,甚至是成功的企业家。

他的梦也奇迹似地一个个变成了现实“4年前,我认识一个月入600元的窗帘工,他因醉酒驾车坐牢刚出狱,靠微薄的收入勉强养活妻儿。”

“我邀请他来当服务生,薪水1200,过后又升他为餐饮总监,一路加薪到2500元,如今他当上了区域的餐饮总经理,月入6000元。”

任何人来到这里,

我都不能保证你变成天使,

但最起码我能毫无保留地

教给你专业的餐饮知识···

每一样食材都要保证最新鲜,由不得半点妥协

“潜移默化影响你的为人处世”

司徒自信地这么说,

实际上他也是这样做的。

每天来到餐厅的第一件事,就是跟每个店员打招呼,感谢他们为工作所做的付出。

在跟顾客的互动上,

他更是把顾客当成了自家人。

跟顾客一起玩自拍

甚至一大把年纪的他,

得知有客人今天过生日,

还站在一旁腼腆地唱起了生日歌。

9年餐厅经营下来,他的人生故事和经营餐厅的传奇,写进了书籍《One More Chance》(让爱重生),给无数陷入泥潭、迷失自我的问题青年以真实的启示,激励他们回归社会,找到生命的价值。

这个外表看似坚硬彪悍,

内心却柔软无比的大叔,

就这样改变了整个新加坡

对待释囚的态度。

而他本人似乎也越活越幸运,不仅在2012年获得总统勋章,2014年总理点名褒扬。

他还在54岁那年为弱势居民送食物的志愿活动中,邂逅了同为志愿者的妻子。

两人一见钟情,步入婚姻,彼此之间特别珍视,每天出门前都会送对方一个暖暖的Kiss。

不少人总觉得

“别人亏欠你什么,

或者这个世界欠你一条出路,

但仔细想想哪是亏欠的问题,

而是你还没有真心付出。”

- The End -

文by赞那度旅行人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