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请稍后...
分享

 

燃烧在理想国!

Burning in Utopia

 站在艺术车前的作者   摄影 浩川 

 

 赞那度联合创始人 & COO

王洋

如果说火人节是世界上最华丽的派对,

那在其背后一定有世界上最艰苦的筹备。

 

当奇装异服,赤裸肉体与艺术装置在黑石城游街的时候,我们不妨把视角切换到保证火人节营地正常运行的幕后工作人员身上,看赞那度联合创始人兼 COO 王洋,在给大家带来火人节极致体验的过程中,对旅行、创业和人生有哪些新的感悟。

 

8月27日,黄昏时刻,赞那度火人节团队后续部队的三辆房车驶离了公路,开向黑石城的属地。这个寸草不生的盐碱沙漠在远古时曾是个巨大的湖泊。夕阳下,白色的盐湖沙漠上漂浮着一层淡淡的薄粉。十几条车道上,各色房车、卡车和吉普车等以每小时不到10英里的速度有序前行。

 


黑石城沙漠 摄影 Cece Chuh

 

这里虽是美国内华达州的一角,但看上去却更像是外星球的某处。远方,已经可以看到灯火在闪烁,那里就是传说中的黑石城,一座每年只存在10多天的城市,火人节的所在地。在那里,赞那度 Alpha 团队的弟兄已经生活了一周的时间,搭建好了火人节30年历史上,第一个中国人的主题营地「东曦营地」。

 

搭建中的东曦大营   摄影 浩川

 

手握方向盘,我感受到极度的兴奋,震撼与焦虑。我们几个合伙人当初创立赞那度时的想法很简单,为更多的中国人带来极致的体验,让人生有更多故事可讲。而火人节正是这种极致体验的典范。所以我们才会联手经纬中国,要把中国几十个创业公司的创始人带到黑石城。

 

赞那度 Alpha 团队   摄影 浩川

 

事情的困难度和未知性超出了预估,但我们终究还是到了这里。营地已经准备就绪,未来8天会发生什么,我无法想象,而正是这些未知的部分,让期待与不安共存。

会 师

东 曦 大 营

 —

午夜,火人节正式打开大门。狂怒的沙尘暴早已把在集结区派对的人群打回了各自的车辆中。狂沙漫天中,车队以黑石城的标准车速每小时5英里驶向大门。

 

等候区与远处的黑石城   摄影 Alexander W

 

“这是你们第一个火人节?”一个负责检票的火人节管理员隔窗问道。她不知已经在沙尘暴中站立了多久,在车灯照耀下像个兵马俑。“对,我们来自中国。”“哇,太棒啦!”她探进车窗,给我了一个大大的熊抱“好好享受你的火人节吧。”就这样,我的火人节开始了。

 

火人节营地貌似一个表盘,以火人建筑为中心点,从2点到10点方向纵向排开,连绵几英里长。横向上则以字母为标。我们的营地,在 8:00 F/G 之间。第一次看到这个坐标,是2个半月以前收到来自火人节官方通知,我们申请的主题营地被批准了。记得当时,心中一块大石落地。

 

俯瞰黑石城 摄影 seer

 

当我们决定和经纬一起做火人节时,对这个节日的理解,还只存在于网络上的几篇文章,和遍布在 Instagram 和 Pinterest 的美图。怎么买票?如何申请建营?怎样搭建?需要什么样的物资,什么样的人?一切一切都没有头绪。

 

随着项目的发展,细节变得越来越丰富。营地每天需要多少水,水从哪里来?油呢?发电怎么实现?帐篷选择什么样的?房车几辆,哪里租?旧金山租便宜很多,但谁把它们开过来?艺术装置呢?主题是什么,谁来做,怎么运,怎么装?我们还有纪录片和 VR 影片的拍摄计划,听说还必须申请许可。

 

工作中的赞那度摄制组   摄影 Alexander W

 

没有经验是第一大挑战,而在中国远程操作,更让这个项目的难度大大提高。不像我们以前的旅行项目,有高质量的地接社可以合作,火人节是没有地接社知道怎么做的。为此,我们特意招聘了一个活动经理专注在这个项目上。就这样,黄又青,AKA Ian Supertramp 挑起了项目筹备执行的重担。

 

随着时间点的临近,更多团队成员加入了进来。他们是旅行产品经理、媒体主编、视频制片和市场经理,但在这个项目上,他们却变成了建筑工人、设计师、司机、采购员与搬运工。一个名为“火人节建筑工人”的微信群也就由此产生,这就是 Alpha team,火人节的前锋营。现在,弟兄就在 8:00/F的位置上等待着我们的到来。

 

8:00方向右拐,I街,H街,G街,突然,在工作灯的照明下,一个巨大的白色穹顶出现在面前,穹顶前是白色的大帐的另一侧,隐隐约约是一排排貌似出自电影「火星救援」里的银色帐篷。最外侧一排的房车和卡车上面,贴着「东曦的标志。从设计图开始,到后来搭建过程中传来的照片,对我而言,这个营地显得既熟悉又陌生。

 


夜晚的东曦大营   
摄影 Alexander W

 

此时已经接近凌晨2点,很难看清营地的全貌。但是能看到的部分,已经完全超出了我的预期。Alpha team 的成员发现了我们的到来,从四处围了上来。拥抱,寒暄,开酒,赞那度火人节团队就这样胜利会师了。至此,这个团队已经超预期地完成了准备与建设营地的工作。

 

乘坐艺术车从临时机场到达的创业者团   摄影 Alexander W

 

明天早上,收到邀请的CEO们将随经纬团队乘坐专机到达。如何把他们从临时机场接过来?未来8天,我们将为他们提供一个什么样的体验,什么样的服务?还有,我们自己会有一个什么样的火人节?带着这些问题,我辗转到天明。

黑 石 城 的

日 与 夜

黑石城的天,亮得很早。走出帐篷,发现世界已经很热闹了。这里的世界就象是这里的沙尘暴,一下子向你席卷而来。

 

艺术装置   摄影 seer

 

东曦大营与他的邻居们有着明显的区别,这也是火人节精彩的一部分:风格极度的多元化。旁边一个巨大的同志营地彩旗飘飘,另一侧的台湾妈祖营地和她们的佛首艺术车,显得朴实而祥和。对面的营地,正在完成最后的搭建。从第一天起,每天下午这里的DJ和酒吧都会把大把的人群吸引过来舞动。

 

来自台湾的马祖营地   摄影 Alexander W

 

街上人来人往,各种奇装异服中穿插着许许多多赤裸的身体。正当我目不暇接之时,一辆高高白白的巨型绵羊状艺术车开了过来,而这一切只是在一分钟之内看到的景象。

 

艺术车   摄影 Alexander W

 

很快,我就意识到了两个问题:首先,黑石城与我之前的想象有着巨大的区别;其次,我将很难向没有来过这里的人解释,火人节是什么。

 

东曦大营最受欢迎互动项目-求签   摄影 Alexander W

 

对于初来乍到的人来说,最先冲击你的是这里的环境,准确地讲,是这里极端恶劣的环境。黑石城沙漠寸草不生,与其说是沙漠,不如说是覆盖着细尘的坚硬盐碱地。强烈的日光照耀下,一切都显得白花花的。也许是因为这个,拍出来的照片有种格外的味道,这是个不需要滤镜的地方。但墨镜是必需品,否则,你很快就会得上雪盲症。

 

艺术装置 摄影 曾剑

 

极度的干燥让人明白了水的重要性。水是黑石城生存第一要素,是可以上升到生死的高度的要素。从火人节的标准行头配置里,你可以看出在这里生存的基本条件:水壶,多功能头巾,墨镜,防沙镜和头灯。

 

赞那度联合创始人CCO Dirk 的火人节行头   摄影 Alexander W

 

沙在黑石城无所不在,细小的沙尘会入侵到你身体衣服中的每一部分。巨大的沙暴突然来袭的那一刻,你也许正在广阔的 Playa(中心广场)上探寻艺术品,在去派对或公共厕所的路上,或是正吃着早饭。但只要几分钟,能见度就降到了个位数。

 

 

沙暴中的神庙   摄影 Alexander W

 

赞那度和经纬为我们的客人创造了相对舒适的环境,从公共区域,居住空间到餐食酒饮都算得上豪华配置,但在这个环境下远说不上舒适。如果一个人在这里寻找外面世界里的安逸享受,那他可能只会懊恼与失望。在开始的三天中,我们营地里每天都会有人选择离开这里。不是他们不能吃这个苦,是他们选择了不要这个苦。

 

 大营 摄影 seer

 

然而,当你决定接受这里的干燥,这里的沙,这里的公共厕所与网络的匮乏,决定将对物质的依赖降到最低之后,火人节最迷人的一面,人性中被物质掩埋压制的美就会跃然重生。当7万人同时决定甩脱物质的束缚时,你会发现你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地方,有这么多人这么快乐。

 


Burner   摄影 曾剑

 

火人节是巨大的,这个大不只在于几十公顷的面积,还在于它的层次与多样性。在广阔的 Playa 上,各种艺术装置散布在各处。

 

▲ 艺术装置  摄影 曾剑

 

有来自官方的火人,神庙与金字塔,但更多是来自民间的,如钢铁搭建的巨型野猪,马赛克鲸鱼,一排高耸的茶壶……在风沙中行走时,不分东西,却突然发现自己站在一个画廊前面。也许画廊里的画无法与大都会博物馆与罗浮宫相比,但此景带来的震撼是来自另一个空间的。

 

艺术车   摄影 Alexander W

 

各种变种车(也叫艺术车)穿插其中,喷着火焰的机械章鱼,五彩的齐柏林飞艇,「星际迷航里的摆渡飞船,一只高邦球鞋,深海怪鱼。创造力犹如狂沙,无所不在,相遇突然而又毫不意外。加上无数形形色色,令人目不暇接的或奇装异服,或赤赤条条的各色人等,你会不停感叹「这不真实

 


艺术车里的最爱,喷火章鱼   
摄影 Alexander W

 

当夜晚来临的时候,这个本已经很梦幻的地方,又多了一层神秘与奇妙。记得火人节第三天的晚上,我和在厨房干活儿的几个美国人徒步向远在2点钟方向的另一个营地进发。当我们走入 Playa 时,整个广场已经沸腾了。向四处望去,星罗密布的灯光遍地闪耀。每个人身上和自行车上都是五颜六色的发光物,所有的营地和艺术车似乎都有 DJ 在打碟放曲。

 

无处不在的舞动   摄影 Alexander W

 

整个广场给人一种既辽阔又丰满的感觉,各种音乐汇合成了一组仿佛来自宇宙深处的交响乐,在荒野上回荡起伏。此刻,我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 High,一种酒精和药物无法带来的自然的 High,我,在燃烧!

 

魔幻的夜晚与魔幻的艺术车   摄影 Alexander W

Earned My Burn

 

黑石城在沸腾,每个参与者在经历着属于自己的火人节。然而对于来自赞那度与经纬,有工作在身的人来说,享受火人节与完成工作任务这两个诉求一直在相互撞击。于我而言,火人节的神奇还无法抵消责任带来的担忧。

 

▲ 俯瞰营地 摄影 seer

 

当大家纷纷爬上房车欣赏落日时,我脑海里想到的,却是会不会有人把房车的天窗踩破(这个担忧后来的确变成了事实);当大家去 Playa 看日出,烧金字塔时我却逼着自己睡一会儿。因为我知道营地的水箱已经空了,我必须要在上午的时候去拦截送水的车辆,而不是在补觉;当大家四散到其他营地去探访时,我却要守在营地确保每日的补给到位。我甚至开始抱怨,这些工作无法让我好好地享受火人节。

 

车顶上的落日   摄影 Alexander W

 

这种抱怨乃至焦灼一直延续到第四天的晚上,我才突然间意识到(是在凌晨的公厕中意识到):为什么要去抱怨呢?看看周围那些Burner们,他们有多少人不是为了争取自己来火人节的权利而在不停地做事呢。

大多数营地的参与者都要为营地的准备和运行付出许多的劳动,以至于有了一个专门的词来形容这种状态Earn Your Burn」(去挣你的那份燃烧)。这本是火人节体验的一部分嘛,不要那么唧唧歪歪,貌似受了多大的委屈。

 


东曦营地“苦力”之一,赞那度 VR 部经理,摄影师 seer 正在为房车加水   摄影 浩川

 

看看我们团队的人,哪个不是在不停地工作,又在不停地享受那份燃烧的感觉呢。创业,不也是这样吗。想通了这一点,我的火人节进入到一种更加自由,更加投入的状态。

 

理解了work hard, play hard的意义   摄影 Alexander W

 

最后一晚,我第一次造访了隔壁来自台湾的妈祖营地。那晚很冷,几个人盖着一个睡袋坐在一个烧着火焰的大铁皮桶旁,桶里烧的是来自我们营地的吧台。

 

在火人节,每个人有着自己燃烧的方式   摄影 Alexander W

 

我的水壶里灌满了酒。最后一天,水壶和酒壶之间曾经一直保持地很好的界限也被打破了。微醺中,火光旁,望着天上的繁星,我说「Yeah,I earned my burn, and it was great!」我很庆幸自己来到了火人节。

 

成为真正的Burner 摄影 Dirk

 

我知道,有一天,我还会回到黑石城里,回到这个理想国,再次燃烧。

 

等待从黑石城撤离的车队。7万多人同时离开所造成的大堵车是传奇性的,被称为火人节的《出埃及记》   摄影 seer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赞那度旅行人生】
授权转载,合作,投稿 wechat@zanadu.cn

 

文byAlexanderW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