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请稍后...
分享

 

三月前郭川还在赞那度讨论拍片,好奇与探索精神让人类前行!【赞那度致敬】

美国当地时间10月18日,郭川驾驶“中国青岛号”,从旧金山起航,向单人不间断跨太平洋航行的世界纪录发起挑战。

美国当地时间10月18日,郭川驾驶“中国青岛号”,从旧金山起航,向单人不间断跨太平洋航行的世界纪录发起挑战。航行近一周之后,郭川在距离夏威夷以西大约1665公里处与外界失联,怀疑已落水。

目前得到的消息称,搜救人员发现了郭川的救生衣,美方已经暂停搜救工作。但郭川团队和家人并没有因此放弃搜救船长,他们依然在争取美国民间船队搜救。我们在此祈愿郭船长回到我们身边!

 

其实三个月前郭川还曾在赞那度的办公室,与赞那度视频团队讨论一起拍片。他自由、好奇、冒险的精神一直都是赞那度所钦佩的。永远在路上,永远热血。

这位过了而立之年放弃了安稳生活、奋不顾身挑战自己、实现梦想的航海骑士给了太多人启示,正如他所说的:

好奇与冒险本来就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品性,是人类进步的优良基因,我不过遵从了这种本性的召唤,回归真实的自我。

放弃国企高管“下海”:帆船让他自由的灵魂找到了皈依的地方

郭川1965年1月出生于青岛,从履历上来看,他之前的人生顺顺当当,扎实走着主流社会期待的路。大学进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习自动化控制,取得硕士学位,随后进入长城工业总公司,成为了一名国企工程师,负责国际商用卫星发射。

这十年,拼命是他的工作状态,到了1996年他觉得自己需要充电,又考取了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的MBA,有成为职业经理人的规划。之后的人生几乎是可以预测的,他会一路成为某某公司总经理、首席执行官之类的。

到了1999年,突然有一天,这样平坦的像美国中部大平原一望无际却也略显无趣的生活让他感到厌倦。他开始拼命拓展生命的外延,去学开滑翔机、学习潜水、学习滑雪……用一切可能的方式挑战自我的极限,用常人难以想象的意志力和“与年龄不符”的热情疯狂填充生命中的空白。

学MBA的同学们大多数为了下海,而郭川调侃自己——大家重新‘下海’,我其实也一样,不同的是,我是下到真的海里钓鱼去了。”

举国申奥期间,于是他追着帆船一路到香港,开始航行,也参加比赛。那时国内帆船竞技水平尚在起步阶段,新生的领域迎来新生的弄潮儿,一步一步,郭川不断尝试,开始只是因为兴趣——“我喜欢玩,喜欢户外运动。有这种爱好的人很多,但可能大多数就止步在体验一次。但我有了第一次就还想尝试第二次,慢慢把它变成了爱好,纳入了自己的生活。”

2004年,中国申奥成功后,青岛作为未来的帆船比赛场地,举办中国青岛至日本下关“奥运友好使者行”活动。郭川作为“青岛号”船长,驾驶“青岛号”将青岛市长亲笔信送至日本下关,以纪念青岛和下关两座城市25周年的和平友谊。之后,郭川从帆船爱好者进入半爱好半职业状态。

2006年,意识到我国硬件、软件都和国外有巨大差距,他决定出国训练。2007年郭川来到帆船的麦加——法国拉罗谢尔进行深造。小镇临着大西洋,风景如画,是夏日度假胜地。“但风景多美都好像跟我无关。每天就是两点一线的生活,训练,训练,不断的训练。以我的年龄,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事情,所以专注,其他可以一切从简。”四十不惑,这一年,42岁的郭川的确清晰地把握着自己人生的方向。

从兴趣开始,除了对新鲜事物的强烈好奇心,更有一种坚强意志在支撑他挑战不可能、实现梦想:

“人需要一种坚定的品质,你所想到的,一定要把它变成现实,一定要坚韧的心去做这个事。用更高更快更强的体育精神,不顾一切地去追求去实现。”

2009年,郭川参加帆船领域影响力最大、赛程最艰巨的专业帆船赛事——沃尔沃环球帆船赛,他成为首次参加并全程完成比赛的中国人。这次航行,他遭受过大的心理压力,医生甚至给他开了抗抑郁和安眠药。“上船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着回来。神奇的是,我的情绪开始平稳,就从再次出发那天开始,我一天天好了起来,走了一二十天,药也就慢慢不用吃了。”熬过了背井离乡、独自漂在海上的苦闷、彷徨、纠结,郭川终于迎来了涅槃重生的超脱和无畏。

以下是“航海骑士”这些年完成的一系列不可能,感受一下他的荣光!

第一位完成沃尔沃环球帆船赛的亚洲人

沃尔沃环球帆船赛是目前全球影响力最大、赛程最艰巨的专业帆船赛事和团队运动赛事之一,郭川是2008-2009沃尔沃环球帆船赛唯一一名亚洲人,也是首次参加并全程完成比赛的中国人。

第一位单人帆船跨越英吉利海峡的中国人

2008年7月,绕行法国Re Island,及爱尔兰Conninbeg Light Vessel一圈,总航程(不间断航行)约1000海里(合1852公里)。

第一位参加6.5米极限帆船赛事的中国人

2008年至2010年,在欧洲参加多场6.5米极限帆船赛,并于2010年8月完成从法国西岸到葡萄牙亚速尔群岛的单人6.5米帆船赛。

参加环法帆船赛并首次夺冠的中国人之一

法国的环法帆船赛是仅次于环法自行车赛的法国夏季第二大体育赛事,从二战结束时开始,已经拥有33年的历史。6月24日,从法国东北部港口城市敦刻尔克扬帆起航。于7月25日在滨海拉塞纳收帆。

 

“第一位”参加跨大西洋mini transat极限帆船赛事的中国人

2011年9月至11月。该赛事使用最小的6.5米跨洋帆船,完成单人不停航航行,是航海领域的极限赛事之一,是对参赛者个人能力的极致考验。他是参加此项赛事的首位中国人。

第一个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过合恩角的中国人

2013年1月19日 “青岛号”帆船抵达南美洲最南端的合恩角,郭川成为第一个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过合恩角的中国人。

创造国际帆联认可的40英尺级帆船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世界纪录

2013年4月5日7时59分06秒 郭川驾驶“青岛号”回到了原点,完成环球航行。创造了国际帆联认可的40英尺级帆船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的世界纪录。

2015年度突破奖

摩纳哥当地时间12月21日晚,刚刚完成了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帆船航行的“中国·青岛”号超级三体大帆船船长郭川受邀参加摩纳哥游艇俱乐部年会。摩纳哥元首、摩纳哥游艇俱乐部主席阿尔贝二世亲王为其颁发年度突破奖,以表彰其率队完成北冰洋(东北航道)创纪录航行的壮举。

独立的思想,自由的精神,致敬每个敢冒险的灵魂

自地理大发现时代以来,中国在海洋探索上渐渐落后于西方强国,并最终成为国家和民族屈辱历史的直接原因。有人质疑说汉文化缺乏滋养冒险精神的土壤。所以热切盼望自己的航海英雄出现,成为中国人普遍的心理。

郭川曾在比赛完上岸后接受国内媒体采访,很多媒体问他的都是这样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个挑战?”郭川说,如果他是一个英国人或者法国人,可能人们不会问这个问题,而更多是对冒险的细节感兴趣。国内人们多受传统观念的束缚,有人甚至认为对他这样有家室的人来说,这样冒险是种自我到自私的表现。

正如郭船长所说,从你为什么要做这件事,到你如何做到这样事,问问题的角度不同,而观念之间的距离却是一个几十年的差距。过去二十年,中国人在物质经济上进步可谓神速,但在思想上貌似陷入了迷惘和困顿。而郭川长久在主流生活和追求心中那片海之间纠结,最终选择了忠于自我——“独立的思想,自由的精神,始终是我追求的一个境界。”

茫茫大海,漫无边际,在长达数月的航行中,我需要忍受着孤独、抑郁和恐惧的煎熬,我的冒险行为,在常人看来无异于“疯子”。而我和别人的不同就是多了一些执着。所谓执着,就是不怕吃苦,不怕前面是未知还要把它当做追求的目标。我认为我是一个幸福的人,因为执着,我成就了我的梦想。

感谢帆船,让我自由的灵魂得以释放,

而我放荡不羁的内心也找到了皈依的地方。

而对于这份用生命去热爱追逐的事业,郭川不是没有考虑到其危险性。他曾在自述中举过一个例子:

2013年5月10日,正在美国旧金山参加美洲杯帆船赛训练的瑞典船队阿特米斯号意外倾覆,船上北京奥运会帆船星级赛冠军英国人安德鲁-辛普森不幸身亡。36岁的辛普森是两枚奥运奖牌得主,除北京奥运金牌外,他还在2012年的伦敦奥运会上获得一枚银牌。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当年曾代表比利时参加过奥运会帆船比赛,他在一份声明中说:“辛普森是一位非常有成就的帆船运动员和奥运选手,他是在对帆船运动的激情的追求中离世的。”

对于自己相依为命的海洋,他或许早已把它当做一种归宿。

而他也希望自己身体力行地去鼓舞更多的冒险者追逐自己心里的梦:

希望不久的将来,中国人在精神上的进步会像物质上的增长速度一样快,也希望我的所作所能激励更多的中国人,走向海洋,勇于冒险,不要轻易被安逸的生活所困,让我们共同努力,重塑中国人的民族精神!

从前我们的航海骑士曾在离岸扬帆之前说:“走不到的地方是远方,回得到的地方是故乡。”我们在这里翘首期盼,期待郭船长回到我们的身边,我们都在等你。

作为一个与大海为伴的男人,郭川最爱的一首诗是这首《海,和海》

 

海,和海

作者:安德拉德[葡萄牙]

为你读诗:郭川|中国职业航海人

 

你问我,但我不知道

我同样不知道什么是海。

深夜里我反复阅读着一封来信

那夺眶而出的一滴泪珠也许便是海。

你的牙齿,也许你的牙齿

那细微洁白的牙齿便是海,

一小片海,

温柔亲切,

恰似远方的音乐。

当一个又一个的波涛

在我的身上撞碎

那显然是母亲在把我呼唤。

此时海便是抚爱,

在湿润的光芒之中,

我年轻的心儿被唤醒。

有时海是个白色的形象,

在岩石中间闪闪放光。

我不知海水是在张望,

还是在透明的贝壳上,

把某种亲吻觅寻。

不,海不是晚香玉,不是百合花。

它是一位死去的少男

张开着嘴唇要与浪花接吻。

它是血,

一束光躲藏其间

为了与沙滩上的另一束光相恋。

一弯月牙不愿隐没,

冉冉升起把夜幕拖来。

母亲的头发松开了,

在水中漂摆,

正是来自我心中的微风

把它抚平。

海再次变小且归我所有,

银莲花在我的手指间绽开。

我同样不知道什么是海,

赤脚站在沙滩上,

急切地等待着黎明的到来。

 

译者:姚京明、孙成敖

(出自《葡萄牙现代诗选》)

而我也想起了那首《帆》,对于自由不羁的灵魂来说,或许只有在风暴中才能得到真正的安详。

 

——米哈依尔·莱蒙托夫

 

在那大海上淡蓝色的云雾里

有一片孤帆在闪耀着白光

它寻求什么,在遥远的异地?

它抛下什么,在可爱的故乡?

波涛在汹涌——海风在呼啸,

桅杆在弓起了腰轧轧作响......

唉!它不是在寻求什么幸福

也不是逃避幸福而奔向他方!

下面是比蓝天还清澈的碧波

上面是金黄而灿烂的阳光......

而它,不安地,在祈求风暴

仿佛是在风暴中才有安详!

是这些造梦人的大胆,让深处井底的人们懂得抬头看星星

除了郭川之外,中国还有很多大胆造梦的探险家,比如侣行夫妇梁红和张昕宇。2014年2月,张昕宇、梁红在南极举行婚礼时,德国总统默克尔专门发去邮件,摘引了《小王子》中的这段话,“爱不是终日彼此对视,而是共同瞭望远方、相伴旅行。”

在结伴旅行之前,他们是从在北京崇文门卖豆腐做起来的生意人,为了挣钱奔忙,而2008年汶川大地震两人前往四川救灾,回来感慨“生命实在太脆弱了。你永远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一个先来,所以我们决定告别过去,用旅行来找到更适合我们的生活方式。”


2012年,在世界“寒极”奥伊米亚康,张昕宇向梁红求婚。

对于这两人,爱就是舍命陪伴。为了陪爱人冒险,梁红做着一次次的突破——在奥伊米亚康,她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在零下53摄氏度露营成功的女性。在摩加迪沙,她陪着张昕宇穿越枪林弹雨,甚至被几十支上了膛的枪顶住脑袋。在马鲁姆火山,他们遭遇台风、酸雨、毒雾,张昕宇一个人下到距离火山口275米的地方拍摄岩浆冲击波,一度和上面通讯中断。


2012年,梁红在马鲁姆火山口,背后就是滚滚熔岩。

2013年,他们驾驶自己设计改装的帆船,从上海出发,横跨白令海,穿越西风带,开启了一段2万海里的环球之旅,创造了多项帆船航海新纪录和国人探险新纪录。

2013年两人在航海途中

人为什么要去冒险?用英国探险家马洛里的话说:“因为山在那里。”人类第一次攀登,人类第一次航海,人类第一次登月.......是这些疯狂的人,一次次拓宽我们对世界的想象。而为了一个幻想,他们像孩子一样无所畏惧、义无反顾。生命的意义或许并不在于长度,而在于其广度。是这些造梦人的大胆,让身处井底的人们懂得抬头看星星。

就让我们致敬每一个自由,不安,好奇,无畏,冒险的灵魂,让闪光热血的永不灭。

文by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