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请稍后...
分享

 

50+女演员|在她们的身上看到灵魂成长的样子,这很迷人

岁月带来的深度和广度,她们塑造的角色和演绎反而比年轻女演员更有看头。

演艺圈是一个残酷的所在,男人们老了就会被称作“有男人味”,随着年龄增长他们会越来越吃香,而女人呢?大概应了那句话——“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国内大多数40岁以上的女演员的标配似乎就是演一些沉浸在家长里短的婆婆妈妈的角色。比如潘虹,就是一个严重被浪费的演员,拥有超强个人魅力和演技的她,只能在这样的家庭剧中消耗下半生。

就连我国的老戏骨重出江湖,大多也是在真人秀里火一把,人们关注的仿佛也是她们保养得好不好,容貌身材keep住就是女神,最好“岁月静好,现世安稳,风轻云淡”,至于折腾重新演电影?你是女神,怎么能轻易下凡?

不是说“岁月静好”不好,而是女性应该有更丰富的生活形态。所以西方影视圈近年来总涌现出一批上了年纪依然“生命不息,折腾不止”的阿姨级女演员,足以让“友邦惊诧”。她们年轻时就演了许多经典角色,现在仍然在演一些具有冲击性的角色。比如这次金球奖获奖的伊莎贝尔·于佩尔,获得终身成就奖的梅姨.....因为岁月带来的深度和广度,她们塑造的角色和演绎反而比年轻女演员更有看头。

伊莎贝尔·于佩尔  Isabelle Huppert

刚刚过去的2017年金球奖上,伊莎贝尔·于佩尔获得剧情类最佳女主角一奖,而她主演的《她》(ELLE)也获得金球奖最佳外语片奖,目测这部电影在即将到来的奥斯卡上仍然会是角逐奖项的大热门。

因为《她》这部影片实在是太震撼了,看完后被剧本和于佩尔的演技震的久久无法出戏。于佩尔演了一个事业上、心理上都极其强势的女boss,被性侵后决意自己查出真相复仇。ELLE是法语中的“她”,而电影里的“她”无疑最后完美舍弃了女人被社会塑造的第二性。这部电影和她之前非常著名的《钢琴教师》同样探讨了女性在权力与性方面的话题,或许你会感到厌恶反感,但你得承认她演出了现代人的灰色地带,它存在在你我没有勇气言说的内在。

于佩尔有种禁欲又挑逗的高级情欲感,而她冷漠又尖锐的表情就是现代都市女性心理纹路的外露。有点厌倦吗?那就是岁月和都市爬过的痕迹,你我无人幸免。

导演是曾经执导《本能》的保罗·范霍文,据说没有一个好莱坞女演员敢接这个角色,只有60岁的于佩尔阿姨欣然答应,导演说:“没有她不敢演的角色。”也像电影里女主说的:“我太知道疯狂是什么了。”

她是法国人心心念念的挚爱的女演员之一,被称作“欧洲毒瘤”,不是因为她演的戏会成为票房毒药,而是因为她“这个女人让人上瘾”。美丽的女演员太常见了,但如一个谜一样牵动人心的,无人能出她其右。于佩尔神秘感的来源就来自于内心深处的复杂与幽深。她说“作为一名法国人,意味着拥有一种能力去表现模棱两可。”

于佩尔年轻时候并不出众,反而是随着年龄增长越来越有高贵的美。1968年,她开始出演电影。1970年代初,不到20岁的她出演《圆舞曲女郎》,法国人开始着迷于这个古怪的雀斑女孩。

《维奥莱特·诺齐埃尔》让25岁的于佩尔收获首座戛纳影后,她在片中饰演一名魅惑的坏女孩,偷钱、撒谎、卖淫无恶不做,最后更因为觊觎遗产而对父母下毒。于佩尔的表演十分亮眼,她出演的坏女孩眼神里写满了欲望,年纪轻轻却能把富有层次感的角色饰演到位,可见其天赋异禀。

她饰演的包法利夫人,带着女人的原罪,在男人主宰的世界里,在天真与浪荡、纯洁与虚荣、美丽与邪恶之间挣扎,饱受欲望之苦折磨,然而一生的格局早已被男权社会定格。最后在背叛与绝望中,身穿一身黑裙奔赴地狱。

在电影《茶花女》中,在无从选择的茫然中,她跳进人间何从在意,在奢华与放荡中燃烧生命,然而在于佩尔的眼角眉梢,是死亡的冷艳和凄美。

而那部让她永远被人记住的《钢琴教师》,据说当年刚拿到剧本的哈内克,打电话问于佩尔,‘嘿,伊莎贝尔,我这里有个变态,你想不想演?”

于佩尔怎么能拒绝呢。那位深具古典音乐造诣,却内心饱受欲望煎熬的钢琴女老师,一方面内心极度渴望爱情,一方面对男性嗤之以鼻,最后她选择了复仇,但那是种自虐式的复仇,重新缩回自己的壳中。

她对人性的黑暗了解的如此透彻,这洞悉一切的神情在她年轻时候已经具备。对她饰演的角色,她说:“她们都有天真的一面,再可恨,也有天真的一面。”


现实生活中拥有美满家庭生活的她,称自己内心十分狂野,而演戏就是发泄自己内心的困惑。“电影——与其说是目的本身,不如说是手段。我利用它向前走。我常常对自己说,我始终是强有力的,因为,不是电影利用我,相反,是我利用了它。”

“我始终确信自己有谜一样的个性。任何人对我都不可能明确地认知,包括我自己。我希望这是对自己的极端否定。这就像一种无休无止的镜子游戏,它永远也不可能固定于或反射出一种确定的形象……”

关于女演员的年龄,她说“我们总是谈论女演员的悲剧命运。不是电影扼杀了她们,而是生活。电影不是比其他行业更危险的职业。愚昧是危险的,噩梦的制造者  ……我们遵循我们自己的标准。难道你认为,作为女演员就得开始于15岁,终止于20岁吗?”

所以如今已经63岁的她依然美丽,敏感,坚强,利落,有棱有角,她说:我还没到最老的时候呢。

梅丽尔·斯特里普 Meryl Streep

本届金球奖梅姨怒怼川普的视频已经刷爆朋友圈。发表感言时,梅姨失声了,但是句句掷地有声。她呼吁人们关注弱势群体,提倡言论自由——“不尊重会催生更多不尊重,暴力会引起更多暴力,当掌权者借职务之便欺凌他人,我们都是输家。”

同时,在本届金球奖上,梅姨也获得终身成就奖。塑造了无数个经典角色、获奖无数的梅姨名至实归。她有一种魔力,演什么像什么,每一部电影都仿佛是把自己的灵魂揉碎了和另一个人结合重生。我想这是来自于内心对人性真正的悲悯。正如她所说:“演员的唯一工作就是进入到那些异于自己的人的生活中,让你知道那些不同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多么伟大却又充满悲悯的工作啊。”

”心硬者得世界,温柔者得神。”用全部的灵魂去演戏,或许要经受一次次的心碎,一次次的死而复生。看过她电影的人,即使是最铁石心肠的人也会被打动,你会感到内心汹涌,她总能唤起你那么多压抑在心底的情绪和感悟。

那些年,梅姨演过的角色不完全统计......

梅丽尔第一次出演的影片《朱莉娅》就非常成功,让她名声大作。不过这一年梅丽尔已经26岁了,在好莱坞明星的出道年龄面前,梅丽尔算是“大器晚成”的。

在情色片《法国中尉的女人》中梅姨的表演达到出神入化,本以为梅姨缺乏那种艳丽的风情,看完电影我的刻板印象再次被颠覆。她一人分饰两角,一会是大胆随意的演员安娜,和男明星迈克相爱同居,又不能正视这种扑火般的婚外情;一会儿她又化身为维多利亚时代外表如冰山般保守冷漠的乡村女教师莎拉,对爱的热情和渴望却如同冬夜里的火焰,熊熊燃烧不能止息。她演出了身为女人内心的欲望和脆弱,和那种“不知来自何方的女人”的神秘感。


“演技女王”迎来了属于她的时代,在无数迥异的角色里如鱼得水往来穿梭。导演迈克·尼科尔斯评论她:“导演斯特里普的作品犹如陷入情网,那段时光在你的记忆中美好得如同梦幻一般,你感到的是神奇的欢愉。”我们也一次又一次的,和她陷入情网,共赴爱河。


进入90年代,梅丽尔已经四十几岁,正处在女演员青黄不接时候的斯特里普显得沉寂了许多,直到1995年,她出演了《廊桥遗梦》。梅丽尔·斯特里普的表演近乎完美,她把平凡主妇在面对突如其来的爱情时,内心激情爆发的感觉表现得细腻委婉,更把角色在爱情和责任两者间苦痛挣扎难以取舍的状态演绎得十分到位。这部作品成为电影史上最著名的爱情经典之一。

扮演意志刚强、作风果断的英国政坛“铁娘子”,是斯特里普从影以来面临的最具重量级的角色之一,也是一项巨大的挑战。为了完美演绎《铁娘子》中撒切尔夫人一角,梅丽尔·斯特里普很是下了一番苦工,她一到伦敦就把自己完全封闭起来,让工作人员把食物放在房间门口。一天24小时,除了很短的睡眠,她做了大量的阅读和分析。

她塑造的经典角色太多太多,比如《克莱默夫妇》面对家庭生活,仍然要追求独立和自我价值的乔安娜。

《走出非洲》翱翔于非洲大地上坚定热情自由奔放的卡伦。

《时时刻刻》里那个过着自由独立生活,却难掩内心伤痛的黛洛维夫人。三位女主的人生相互观照,汇成成弗吉尼亚·伍尔夫的那句——“亲爱的雷纳德,要直面人生,永远直面人生,了解它的真谛,永远的了解,爱它的本质,然后,放弃它。”

在去年热门影片《跑调天后》里,梅姨在其中完全卸下女神包袱,甩开了膀子演出“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的奇葩感,贡献了一系列行走的表情包。她甚至为了练“跑调”,先把原调唱好,再自动升降四分之一。再次证明了没有她搞不定的角色,连跑调都能演!

金球奖上,梅姨说:“Take your broken heart, make it into art.” 对每一个角色有同理心和慈悲心可能和她本人的伤痛不无关系。29岁,她约会两年的男友约翰·凯泽尔因癌症去世。这成了她一辈子的痛。“我放不下他,我也不想放下他。不论我做什么,那种痛苦就是会停在内心深处,它让一切都变了,它也让未来的一切都变了。”

后来,梅姨找到了现在这个相伴一生的丈夫。他们有4个孩子,结婚 37 年了还会手牵手出门。梅姨说:“生活很宝贵,当你失去很多人后,你就会意识到每一天都是上天给的礼物。”

Take your broken heart, make it into art.

夏洛特·兰普林  Charlotte Rampling

在2017年倍耐力年历上,70岁的夏洛特·兰普林素颜上镜。和她一直以来的风格一样,出其不意,不屑于掩饰,她直面镜头,不介意你觉得美不美,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松弛下来、眼袋嘴角下垂的真实的、疲惫的女人。

兰普林的演戏事业和个人生活都堪称传奇。她笑起来很优雅,不笑时候像是在空气里竖着的一把寒刀。她有种疏离和神秘的美,又富于剑拔弩张的性张力。同时她是一个智力与敏感度均超常的演员,从17岁第一次演电影到如今,这些特质并未随着岁月消逝,仍然环绕在她身边。


1946年出生的兰普林,母亲是一位制造业大亨的继承人,父亲曾在奥林匹克运动会上拿过金牌,而最开始的兰普林是作为模特出道的,优越的家庭出身,让年轻时候的兰普林具有一种生机勃勃的诱惑力。

《乔琪姑娘》中的兰普林,那时她20岁:


在著名Cult片《午夜守门人》的经典扮相:

和伍迪·艾伦在《星尘往事》中:


她身段极好,有一种罕见的美和帅气,无论是裙装还是YSL吸烟装,她是雌雄莫辩、颠倒众生的女神。


兰普林演过无数角色,她的生活也如剧本一般跌宕起伏。她在成年后承受了很多丧失之痛,其中最残忍的是姐姐的离世,1967,她的姐姐莎拉患上了产后抑郁症,在诞下儿子两个月后举枪自尽。她还失去了两任丈夫。

她也饱受抑郁症的折磨,精神一度全面崩溃。在经历这些苦难的同时,兰普林一直没有停止工作。2000年,年轻导演欧容请她出演自己的新片《沙之下》,饰演一位被死亡困扰的女性,这个角色助兰普林重归星途。此时的兰普林已经五十四岁,她带着成熟赋予她的全部力量,再次成为了镁光灯的焦点——依然美丽,依然强大。

而在安德鲁·海格的《45周年》里,这部讲述情感的杰作里,有网友评价,“每一寸肌肉细微的变动都是戏。”

2009年,63岁的兰普林在卢浮宫素颜摆拍裸体艺术。兰普林却说,这次拍摄让她感觉自然而惬意,仿佛自己“也成了馆内有数百年历史的艺术品中的一件。”

“创意表达来源于我们说不清的地方。在我刚开始拍电影的时候,人们说:天呐,你居然连这个都能演。我回答:是的,我能演。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就是能。我没法解释这具体是什么或者你怎么才能达到这种状态,但这跟智力没有任何关系。我想达到一个角色的生存状态。仅仅是观察一个人如何生存,生活。”

海伦·米伦Helen Mirren

有一种女演员年轻时候个人特质并不明显,年老了反而迸发出摄人的光彩。海伦·米伦就是这样的女演员。海伦·米伦(Dame Helen Mirren),女爵士,1945年7月26日出生于伦敦。出道以来,海伦·米伦经常出演具有杰出力量的女性,她有男人的力量,但浑身上下散发着女性的魅力,精致的着装与优雅的笑容,犹如女王般降临、征服全场。

她的祖父是白俄罗斯的移民,父亲在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成功后逃到英国伦敦,一家人在那里扎下根。当演员之前,为了应付父母要她从事高尚的职业的要求,海伦·米伦当过三年教师,直到22岁,海伦·米伦终于说服父母当上演员。

1965年,海伦-米伦开始在假日参加国立青年剧院的演出,主演舞台剧《埃及艳后》,因表现出色加入了皇家莎士比亚剧团,得以在影片《仲夏夜之梦》中出演角色。但她在很长时间里没有好角色,不是以一头金发和曼妙身段扮演“花瓶”尤物, 就是在肥皂剧中演出路人甲——街上遛狗的妇人或者超市排队付账的顾客。

年轻时候艳光四射,但是仿佛缺少辨识度

她无所畏惧,是cult片里的情色担当,她1999年主演的《厨师·窃贼·他的妻子和他的情人》结合了CULT片所有经典元素的电影,各种隐喻各种暗示,暴力恐怖与色情时刻挑战你。

随着年纪增长,她愈发有御姐范儿,变成了女王专业户。从丰腴性感的罗马皇后到干练稳重的现代王后,她越来越展示自己身上的独特魅力。

1979年,海伦·米伦在《罗马帝国艳情史》里饰演卡里古拉的皇后。整个人浑身上下都有戏。

1994年,在《乔治王的疯狂》中出演王后夏洛特,获得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女配提名。

真正让海伦-米伦名声大噪的,是2006年的电影《女王》。她在其中扮演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其精湛的演技为她赢得了2006年底到2007年初几乎所有颁奖典礼的最佳女主角,也问鼎了第79届奥斯卡金像奖影后。


她的每一个表情都意味深长

她的表演赢得了观众和评论界的一致认可,并被英国王室封为女爵士。英国历史上只有4位女演员被授予爵士勋位,她便是其中之一。


真女王看假女王的眼神亮了

这个狮子座的女人,她有着美杜莎般的双眸,她的性感是一种诱惑性与毁灭性的共存,宣告世界:若要爱她,必先臣服于她。

她同样在2017倍耐力年历里素颜出镜,神情依然凛冽。她说“每个年纪,你都会迎来一个全新的自己,我对70岁的自己很满意,我相信在80岁的时候还有一个全新的我在等着,我已经等不及要去见她了!”

玛吉·史密斯  Maggie Smith

玛吉·史密斯(Maggie Smith,1934年12月28日-),英国电影、舞台剧女演员,荣获2项奥斯卡金像奖,5项英国电影学院奖,3项金球奖,3项艾美奖。她戏路宽广,演技精湛,尤以演喜剧和正剧角色著称,被誉为“大不列颠最杰出的女演员”之一。

1966年,她饰演《奥赛罗》里的Desdemona,美得让人心醉,还获得了第38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女配角(提名)。

1970年她在《春风不化雨》中将女教师的个性塑造得极其细腻感人,获得了第23届英国电影学院最佳女演员奖和第42届奥斯卡影后的王冠。同年,玛吉·史密斯被英国皇室授予最高级巴思爵士。

她在片中饰演一名热心教学,充满理想主义的老处女老师,在三十年代的爱丁堡女子学校中,用无比热情启蒙青春少女对美术、音乐、政治的热情。

1979年,《加州套房》中她出色的表演荣获了第36届金球奖最佳女主角奖和第51届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奖。搞笑的是,在影片中她饰演与小金人失之交臂的影坛黑马黛安娜。

8年后,在荣获奥斯卡奖8项提名的爱情喜剧片《看得见风景的房间》中她饰演表姐一角。一举荣获了第40届英国电影学院最佳女演员和第44届金球奖最佳女配角奖,并获第59届奥斯卡奖最佳女配角提名,来到了她演艺生涯的一个新高度。

演《修女也疯狂》的时候已经60了。

2001年,史密斯还参加了喜剧剧情片《高斯福庄园》,她演的性格乖僻的伯爵夫人再次令人眼前一亮,第6次获奥斯卡奖提名,这颗英国影坛常青树愈发显得活力四射。

再后来陪伴我们十年的《哈利·波特》系列、《成为简·奥斯汀》、《唐顿庄园》、《四重唱》……每一个角色都堪称经典。

2007年Maggie被查出身患乳腺癌症,忍受化疗痛苦、戴着头套坚持拍完《哈利·波特与凤凰社》,她始终勇敢而低调,不想别人对她的病大惊小怪。并最终康复。她的坚强不知感动了多少人。

蒂尔达·斯文顿 Tilda Swinton

在今年的大热片《奇异博士》中Tilda扮演一位光头法师,你完全看不出来她快60岁了。

Tilda出生于英国贵族家庭,家族历史久远,可追溯到中世纪,甚至比现在英国皇室“温莎”家的历史还早100多年。所以她一出生就被设定了“公主人设”。只是她显得和周围的贵族少女们八字不合,她说自己像个外星人,和“贵族星人”无法交流。

人们称她是最有气质的演员,而我觉得她是一个真正自由、有趣的人。看她的表演,不仅会为演技折服,你还能感受到她真正乐在其中的火花和激情。

唯爱永生《Only Lovers Left Alive》和抖森饰演一对穿越时空的吸血鬼恋人。

根据伍尔夫小说改编的《奥兰多》,从男性变成女性,最后由中性结束,在不同的性别身份中成长,表达了伍尔夫想要打破性别观念和固有印象的女性主义:

《布达佩斯大饭店》饰演Madame D,浑身是戏,充满忧伤的喜感。

《雪国列车》的直接戴上啤酒瓶、龅牙,饰演的女官不是一般的残忍、变态、猥琐。

有人曾说Tilda是特立独行的标杆,但Tilda却反问道:

“特立独行是指和别人不一样?那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我居住在另一个星球上,在那里我们做着完全不同的事情。”

大概无惧世人的议论,只关注自己内心的体验,这就是永葆外星人般年轻的秘诀。

朱迪·丹奇 Judi Dench

大多数观众对朱迪最深的印象是她演的M夫人。她历时17年足足演了7部“007”里的这一角色,这位老太太严肃凶狠,目光犀利有神,搞得喜欢卖萌的邦德无从发挥,十分尴尬。

老戏骨朱迪·丹奇一生获奖无数。1次奥斯卡金像奖(提名7次)、10次英国电影学院奖、8次劳伦斯·奥利弗戏剧奖、2次美国演员工会奖、2次金球奖与托尼奖。

朱迪·丹奇自小因父母均在剧院工作的关系便醉心于喜剧,在英国戏剧的鼎盛时期演过诸多莎士比亚的戏剧,积累了许多表演经验。1964年,朱迪·丹奇步入电影行业,在《第三个秘密》中扮演一个配角,并赢得了第一个英国电影学院奖,一夜之间成为了最有希望的新星。从此她在电影这条路上一走,就是一生。

从万人之上的维多利亚女王、伊丽莎白一世,到间谍机构执掌生杀的女魔头M,朱迪·丹奇惯以享有无尚特权的形象示人,呼风唤雨间透出撒切尔的余韵,风情万种中散出威严和妖娆。

去年2月的时候,朱迪承认日渐失明,视力变得越来越差,严重得已经连脚下阶梯都看不到,令众多影迷感到担心不已,但是她仍然不愿意因此放弃热爱的演艺事业,尽管必须依赖旁人读台词给她听,还是坚持要继续演戏,敬业度也是相当的让人佩服。 

张爱玲曾说:“你还年轻吗?没关系,过几年就老了。”用年龄去衡量生命宽度是很可笑的。这些女演员演戏没有固定的套路,他们仍在探索现代女性生活的多面性和多样性。她们不仅仅是偶像或者明星,她们是艺术家。艺术不仅仅是写实,艺术和永恒的女性一样,引领我们上升。在她们身上看到女性灵魂的成长,这很迷人。

“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赞那度旅行人生】

授权转载,合作,投稿 wechat@zanadu.cn

文by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