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请稍后...
分享

 

在这5间欧洲美术馆中,我们该如何艺术、浪漫、体面的“吃”好?

如果说美术馆里陈列、充斥着的是物化的艺术,那么一间间藏匿其中的美术馆餐厅,便是艺术的(食)物化。

所谓艺术,如同肉眼不可见的技术食粮,虽然足以填饱精神、喂足审美,却难以抵挡一阵阵饥饿感的侵袭。走了几个钟头,欣赏了些其实看不太懂的艺术品,拍了些照片,感觉自己已经从内到外的被无形艺术彻头彻底的清洗了一番。但是,身体对于食物的“控诉声”,在空旷安静展厅的衬托下,显得越来越大了。

今天,对于人们来讲,食物早已不再只是用于果腹的工具,除色、香、味之外,是否能与空间、设计协调一致,也逐渐成为人们考核一道菜品优劣的要素之一。由此,美术馆餐厅就出现了,它们打破了常规的用餐模式,以更加艺术的方式重新定义了生活方式。

如果说美术馆里陈列、充斥着的是物化的艺术,那么一间间藏匿其中的美术馆餐厅,便是艺术的(食)物化。

 

蓬皮杜艺术中心 | 奥赛美术馆 | 毕尔巴鄂古根海姆美术馆

维多利亚和艾尔伯特博物馆 | 泰特现代美术馆

——

Le Georges | The Café Campana | Nerua

V&A CAFé | Tate Modern Restaurant

 

· Le Georges

· 蓬皮杜艺术中心

在巴黎右岸的艺术心脏地带,在人流攒动的 Les Halles,矗立着一座与周边极其不协调的庞然大物。在这里,钢筋、管道、通风口肆意的裸露着,巨型玻璃与透明电梯将建筑内部暴露无遗,这里如同顶级艺术的灵感聚集地,也是抽象的未来留给现世的启示卡。

 

@Centre national d'art et de culture Georges-Pompidou

在这座艺术建筑顶层,有着一间极具超现实主义风格的餐厅 Le Georges。透过餐厅四周的落地窗,巴黎最具艺术与生活气息的市景,便在你眼前蔓延展开。

 

 

这间于 2000 年开业的餐厅,由法籍设计师 Dominica Jacobs 和 Brendan McFarland 联合设计完成,借助几何拓扑学营造出多维空间的效果。步入其中,你会误以为自己是闯入了斯坦利·库布里克指导拍摄的 A Space Odyssey(2001太空漫游)中:退回到1968年,成为前卫艺术与抽象表达的目击证人。

 

 

入夜,暖色的灯光与沙发平衡了建筑自身散发出的冰冷感。餐厅内由金属墙体包裹、不规则形状设计而成的包间,极其符合前卫时尚的年轻人的口味。既然来到了巴黎寻找灵感,那么这间 Le Georges,是足以填饱你精神与胃口的绝佳艺术场所。

 

 

· The Café Campana

· 奥赛美术馆

塞纳河贯穿城市,将巴黎分为左右两岸。如果说右岸是潮流时尚、现代抽象的代名词,那么左岸则是文艺与浪漫的化身。

 

 

奥赛美术馆,坐落在塞纳河左岸,背靠拉丁区大学城,面朝杜乐丽花园与卢浮宫,这里以大量收藏的印象派画作而闻名,诸如梵高、毕加索、塞上、米勒等大师手作孤品,都曾在这里展出。

 

 

顺着美术馆顶楼的印象派画廊漫步向前,走到尽头便来到了 The Café Campana。这间将印象派灵感与现代建筑完美融合的咖啡厅由来自巴西的 Campana 兄弟设计完成,以 19 世纪 Art Nouveau 代表大师 Emile Gallé 的玻璃墙体以及艺术品为灵感,创造出一个梦幻般的“水”世界。

 

 

全透明的大钟使正午阳光洒满咖啡厅各个角落;设计为金属钟罩形状、充满着浓郁后现代主义风格的灯饰从天花板依次垂下;杂乱无序的砖色拉丝组成隔离“墙”,既保证了食客的隐私,又不会阻挡光线的照射。

 

 

如此跨越时代限制的经典设计,正如米兰昆德拉所说:美存在于废除时序与对时间的反动中。

 

 

· Nerua Guggenheim Bilbao

· 毕尔巴鄂古根海姆美术馆

与世界上的同类美术馆想比,古根海姆还算是很年轻的。这个坐落于Nerua河畔、历经16年设计建造(直至1959年10月21日)才落成面世的艺术巨人,以泛着金属光辉、自地面卷起的巨型钢筋水泥为臂膀,与拼接而成的弧形玻璃墙一道组成了 Guggenheim 的庞大身躯。

 

 

抽象扭曲的造型、灰冷的色调,让初来乍到的参观者,在感叹建筑本身所散发的超前艺术感的同时,也禁不住的皱眉挤眼。

 

 

与其他美术馆相似,古根海姆也有着自己艺术餐厅——Nerua。餐厅位于理查·塞拉的巨型艺术品“The Matter of Time”一侧,拥有独立出入口,由纽约建筑师 Frank Gehry 设计打造。

 

 

餐厅内部可以用“现代抽象、金属艺术”来表述。

 

 

虽然毗邻法国,但这里却不以鲜花、蜡烛为装饰,仅依靠纯度极高的白色墙壁,开敞无遮挡的制作间,以及米其林一星的好评,吊足了前来食客的胃口。

 

 

餐厅专门提供制作精细的地中海菜肴。主厨 Josean Alija 坚持使用熟悉的食材(例如凤尾鱼、鳕鱼、鸭等),搭配新鲜时蔬,为登门造访的客人们献上一道道可供欣赏与品尝的食物艺术品。

 

 

透过金属桌椅营造的理性冷静氛围,触碰器皿的纹理、捕捉弥漫在空气中的食物香气,就此展开一段不同寻常的美食之旅。

 

 

· V & A CAFé

· 维多利亚和艾尔伯特博物馆

V&A CAFé 作为世界上第一间博物馆餐厅,坐标位于英国伦敦拥有165年历史的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简称 V&A ) 的一层庭院内。

 

 

餐厅以三间装点成金碧辉煌的展厅改建而成,分别由19世纪建筑、艺术以及绘画大师 James Gamble, William Morris, Edward Poynter 设计完成,将维多利亚时期光辉灿烂的贵族与奢华,毫无遮掩的刻画、彰显。步入其中,你的目光便会被这些金碧辉煌的内厅装饰、细致入微的壁画、饱含宗教韵味的彩色玻璃窗等,牢牢的吸引住。

 

 

在与历史学家 Natasha Marks 的合作下,V&A CAFé 将维多利亚女王偏爱的下午茶点复刻而出,加以改进、创新,曾被《Time Out》杂志评选为在伦敦品尝下午茶的最佳地点之一。

 

 

新鲜的食材全部取自当天,只在夏天开放的 Garden Café 是女孩子们拍照的最棒取景地。在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逛累了,不如来这里歇一歇,在伯爵茶、司康饼与蜂蜜蛋糕的淡淡香气中,度过一个充满阳光与温暖的惬意午后。

 

 

· Tate Modern Restaurant

· 泰特现代美术馆

位于泰晤士河畔 Tate Modern 前身为一间废旧发电站,后经 Jacques Herzog 和 Pierre de Meuron 设计改造完成。在这间被誉为集中展现出伦敦现代艺术的博物馆中,收藏了包括毕加索、亨利·马蒂斯、安迪沃尔等上世纪现代主义大师们的珍贵作品。

 

 

Tate Modern Restaurant 位于美术馆顶层,从1927年正式待客至今,始终以英式传统菜肴为主,餐厅以拥有伦敦最佳酒窖为傲。来到这里用餐,建议提前预定好一个靠窗的位置,一边品着经由餐厅首席侍酒师兼葡萄酒评论家 Hamish Anderson 严格挑选的酒品,一边沉浸在泰晤士河畔的风光景色中。

 

 

漫步在美术馆的长廊中,欣赏着一幅幅饱含深情的艺术作品,如此,安静的行走在美与时光中。在众多的美术馆、博物馆餐厅中,究竟哪间曾让你留念?你又是否愿意同我们分享这一心动经历呢?

...

 

 

文by芙踢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