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请稍后...
分享

 

江一燕在轮椅上的《七十七天》

江一燕最近上了个新片叫《七十七天》,号称是国内第一部极地探险类大片。

情况是这样的,江一燕最近上了个新片叫《七十七天》,号称是国内第一部极地探险类大片,拍摄地包括可可西里、阿尔金、昆仑山、藏北、柴达木等五大无人区,可以说是一部‘国家地理’级别的剧情片。大家先看几张剧照体会下。

影片我看了,全程多次想举手机偷拍,画面震撼程度不亚于《地球的脉动》,拍摄危险程度不亚于小李子的《荒野猎人》,真的,影片结尾出演职员字幕时,几百个人名一个黑框都没加,我都感觉很庆幸了。

影片主要人物就俩:一个是单枪匹马骑辆破山地车要横穿一千四百多公里羌塘无人区的疯子,另一个是因为登山拍星空被摔成高位截瘫还要力排众议自驾游的女摄影师。

两个人类在“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地方相遇了,本来都觉得‘这世上还有比我更难的人吗’,后来发现‘还真有一个比我还难的’,彼此惺惺相惜。

对白是这样的:

问:“你为什么一个人穿越?”

答:“我怕别人给我添麻烦。”

 

问:“你为什么一个人自驾?”

答:“我怕给别人添麻烦。”

 

人间精品的气节大抵如此,来,喝酒吧。

让人欣慰的是尽管两个人都蠢蠢欲动,但导演对情感的表现还算克制,没弄出残奥会的场面煽情。好感表达也仅限于交换信物,为这片充满神性的土地保留一份纯净。最后在岔道分手,各走各路,不忘初心。

影片的中心思想是“人这辈子得不顾一切地做一件想做的事,成为希望成为的那个人”,对于导演兼主演赵汉唐而言,拍这部片子的过程就是在还愿。由于环境恶劣,开始还找了一个武行演员做替身,但因为严寒和高反,替身都抑郁了,每次需要动员半小时才能工作,导演只能自己上,没少受伤。

拍摄前后历经三年,除了进驻无人区的季节性因素,还一个原因是拍着拍着就没钱了,再去找。据说摄影指导李屏宾大师在期间多次鼓励导演要坚持,大家都把酬劳放在一边,就是要凑在一起圆这个梦。

2015年初冬时,赵汉唐通过朋友联系上江一燕,问她有没兴趣参演这部戏。当时江一燕已经准备找个暖和的地方去过冬了,没打算在年底接戏。

作为一个缺钱的剧组,导演一直在想:‘拿什么才能打动她呢,也许刚收到那批羊腿可以抵一部分薪酬,算了,还是给她看看这两年在无人区拍摄的世间地貌精华吧’。

◎ 江一燕摄影作品

 

他知道江一燕喜欢摄影,没事就走趟非洲,作品还曾被国家地理收录,标准的斜杠文艺女青年,所以一定要从精神层面给予诱惑,他成功了。

◎ 江一燕被国家地理收录摄影作品

 

江一燕作为‘说走就走’界的代表人物,这些年一直在路上。她15岁读了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从此渴望远方,哪怕艰险,也要过体验性的人生。她外出随身带着小本子,有感而发就纪录下来,有可能是一句话,也有可能是一段旋律。

◎ 江一燕个人摄影作品,后被定为电影宣传照

 

她出过一本书叫《我是爬行者小江》,收录摄影作品和随感,为什么用爬这个字,不是说艰难,而是一种漫游的状态,不追景点,走到哪感觉好,就脱离大部队,也许在一棵树下睡一觉,醒来时在村子里走走,逛逛菜市场,她觉得这种慢节奏的信马游缰,用爬形容最贴切。

关于旅行的意义她有如下总结:

一次旅行也许改变不了什么具体问题,但是旅行可以改变你的内心,如果你的内心改变了,很多问题就可能不再是问题。千里险象,不断洗刷你的心灵,我对自己的认知和蜕变,很多时候就来自旅行。

为什么说她是“说走就走”界的代表人物。举个例子,有一年她过生日,911那天,对,处女座。一帮朋友聚众唱K,曲终人散,她一个人在街上遛达,突然想起那句话——孤独是一个人的狂欢。怎么狂欢,不如去海边转转,于是立马定了机票,搭末班机飞到青岛。

午夜,当她来到金沙滩海边时,虽然风雨交加,但她觉得今天很成功,成功就因为她尊重了自己那一刻的感受,有能力尊重自己,才在心灵深处体会到什么是自由。

她伴着波涛声写了一首歌,叫《雨中圆舞曲》,有兴趣可以去搜搜。

回到江一燕和赵汉唐见面那天,爽快答应参演后,导演小心翼翼地问她关于片酬的意思。

 

设计对白:

“咱这儿谈诗和远方呢,还提什么钱啊,俗不俗啊?摄影大师李屏宾都来了,音效大师杜笃之、配乐大师何国杰、剪辑大师廖庆松都来了,您还跟我提什么钱啊,你那点钱还是留着做后期吧。”

“那行就这么定了,我能保证你免费看到中国最难得一见的旷世奇景。”

◎ 摄影指导李屏宾

 

一时的爽快,带来的是两个月的艰苦拍摄,苦寒之地,高反不说,冻都冻傻了,最烦咬合肌不听使唤,还要脱去大衣说一些惬意的台词。

◎ 冻傻了

 

她扮演的这个摄影师蓝天也有原型人物,毕业于中央美院,当知道自己终生瘫痪后,只用一个星期就振作起来,开客栈,练习驾驶,一个人开川藏线。江一燕见到她时,她因为滑雪摔掉了门牙,但依然露着黑洞谈笑风生。

“我当时就反思,我们正常人什么都有,每天还苦恼这个没有、那个没有,没勇气解开束缚走出去,而她却活得那么带劲,当演员的幸运,就是能经历她这样的人生。”

◎ 蓝天本人

 

钱后来还是找着了,只是2016年初拍完的片子到昨天才公映。

切到影片首映会那天现场对江一燕的采访。

 

俗问题:“你当时为什么会答应导演零片酬拍摄?”

:“这已经CG影像时代了,很多画面都不用实景拍摄,做特效就行,演员可以很舒服,而有人就是要去鸟不拉屎的地方做这种傻事,没钱还任性,有人有勇气做这件事,为什么我们没勇气参与呢?”

 

套路问题:“拍摄过程中哪个时刻是让你最难忘的?”

:“就是在神湖那一场,远远的能看到岗仁波齐峰,脚下的冰雪松软得像一朵朵白云,而且它们的形状每时每刻都在变化,踩着过去,前面是湛蓝的湖水,完全把自己搞丢了,就想死在这儿算了。一停机我就自己拿出相机一通拍,不想走,最后是他们把我拖走的。”

◎ 神湖场景

 

实际问题:“跟赞那度的粉丝分享一下在冰天雪地里如何上厕所的经验。”

:“就是要少喝水,其实能融合在大自然中,也是件幸福的事。”

最后提一句,片尾曲《扎西德勒》是窦唯写的,江一燕演唱。她说虽然和窦唯没有太多交流,但在进棚前戴上耳机刚听一遍小样就泪流满面,窦仙儿的空灵说唱风格与羌塘无人区气氛完全合辙。所以影片结束时你不要急着上厕所,听完再走。

11月3日公映。

文by浩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