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请稍后...
分享

 

撩大龄女,罪同纵火

讲真,能跟这样的男人谈个恋爱,或许是你生命中最闪耀的一段。

“渣男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不谈未来,他们的柔情都在当下。所谓和有情人做快乐事,甭管是劫是缘。”

和有情人做快乐事

看了上回,有人就问,遇到元稹那样的渣男,该怎么防?

姑娘,讲真,你可能一辈子也遇不上这样的渣男。

别怪我坦率。

就比如你的老公宋仲基,啊不行,人家刚大婚了,那就换胡歌王凯鹿晗杨洋,真的约你去酒店,不是骗子,是真的哦。你首先肯定不是想对方人面兽心,而是赶紧沐浴打扮买彩票。

而且这种机会有一次你就可以上天了,发朋友圈都没人信。

在那个年代,以元稹的颜值和才华,混演艺界就是张国荣梁朝伟张震,混文化界也是个微博大V微信大号,写首诗出来分分钟100W+阅读量。

所以,能跟元稹那样的男人谈个恋爱,或许是你生命中最闪耀夺目的一段。

渣男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不谈未来,他们的柔情都在当下。

你懂就行了,和有情人做快乐事,甭管是劫是缘。

但别陷进去。当然了,对妹子来说难了点。

如果已经深陷,我能给你的唯一忠告就是五个字:不!要!嫁!给!他!

相差11岁的姐弟恋

元稹31岁那年的春天,出使剑南东川(今四川省东部一带),结识了当地的交际花——薛涛。此后,便开始了半生的纠缠。

薛涛本也是官宦人家的女儿,生在京城长安,幼年就极为敏慧,能吟诗,精音律。

安史之乱时,京城动荡,父亲外放到四川做官,不久病死了。剩下孤儿寡母住在成都,艰难度日。

不得已,16岁的薛涛只好入了乐籍,也就是官妓,以声色娱人。

当时的剑南节度使是韦皋,这个人呢很有本事,镇守蜀地多年,乐山大佛就是在他手里建起来的。

韦皋慧眼识珠,非常欣赏薛涛的才情与美貌,经常召她侍酒赋诗。渐渐地就发展成贴身小蜜了。

因为薛涛的秘书工作做得很出色,韦皋就奏请朝廷授以她校书郎的官衔,可是没有女的当官的先例啊,就被否了。但薛涛这个“女校书”的盛名是传开了。

当时薛涛也就18岁左右,年轻人被捧就容易任性嘛。找韦皋办事的达官贵人都以见美人一面为幸事,什么奇珍异宝都往她手里塞。薛涛不顾嫌疑照单全收,虽然礼物都上交了,但还是惹怒了韦皋,觉得败坏风气,就把她发配到西南边陲松州当营妓去。

营妓就是服务士兵的,差不多就是慰安妇。

薛涛悔得不行,和着泪水写下《十离诗》。

大概意思就是我知道自己做错了,不敢再造次了,我只不过是你一个附属品,是你养的一个宠物,离开你我什么都不是,请你原谅我吧。

虽然谄媚得不像她的风格,但要想早离苦海,这也是薛涛唯一的办法。

诗送到韦皋手上,果然心疼不已,将其召回。

此后便不求名分,一直做他情妇,直到韦皋去世。

这时的薛涛已经37岁了,她终于有了一个自由身,脱离了乐籍。

之后,她就在成都浣花溪边闲居,紧邻杜甫曾经居住过的百花潭草堂。离了籍,没人管,薛涛的门庭那叫一个热闹,朋友圈里都是高官贵胄、文人墨客,甚至还有禅师道流。你知道的那个年代的著名诗人比如白居易、刘禹锡、杜牧等等,都是她的密友。

成都薛涛纪念馆

薛涛在那段时间还创制了流芳百世的薛涛笺,以芙蓉为原料,制出彩色笺纸。薛涛笺据传有十种颜色:深红、粉红、杏红、明黄、深青、浅青、深绿、浅绿、铜绿、浅云。其中,薛涛最爱深红,她也把自己写诗用的诗笺称为“红笺”。

▲薛涛笺

她写过很多诗浅吟低唱,喝过很多酒醉了又醒,见过很多人聚了又散,唯独遇到元稹,她才真正懂得什么叫爱情。

那年她42岁,元稹31岁。

老房子着火

都说上了年纪的人谈恋爱,就像老房子着火。尤其是薛涛这样的大龄文艺女青年。

几乎是一见钟情,然后便火速同居。

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

更忙将趋日,同心莲叶间。

这是薛涛对那段时光的回忆。

缠绵了三个月后,皇上召元稹回京。

临别时,薛涛深深望进情郎的眼睛,低声说:带我走。

元稹只在她额头上轻吻:等我。

只因这一句,薛涛便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回京后不久,元稹的妻子韦丛就死了,留下一个女儿保子。此后数年间,元稹的事业和生活都陷入低谷。

先是被贬江陵(今湖北荆州),元稹因水土不服长期生病,胀腹如鼓,骨瘦如柴,幼女又无人照料,无奈之下,朋友李景俭替他张罗,将表妹安仙嫔嫁给他为妾。

过了两年,安仙嫔也病死了。留下一个儿子元荆。

元稹再被贬到荒僻之地通州(今四川达州),不久染瘴危重,大病百日,连后事都准备好了。为治病,元稹去了兴元(今陕西汉中),在那里,他又娶亲了。

这次娶的裴淑又是个名门闺秀,父亲是涪州(今重庆市涪陵区)刺史裴郧的女儿。

为什么元稹不娶薛涛呢,他知道只要他想,即使再苦薛涛也会愿意。

有人说是年龄差太多了,11岁啊,堪比如今的锋菲恋了。但人家不也在一起了吗,可见年龄不是最大的问题。

元稹是喜欢薛涛的,但这喜欢抵不过他的顾虑。毕竟薛涛久经风月场,给韦皋一人做情妇倒罢了,还有段营妓的不堪过往。当时元稹的仕途步步艰险,还跟有权有势的宦官结了仇,娶这样的女子进门,只会拖自己后腿。

你说元稹怂也罢,他内心还是极看重女子名节的。

不管在外头怎么眠花宿柳,他娶进门的三个,可都是黄花闺女,前后两个正室还都出身官宦名门。

十二年后,已过不惑之年的元稹官场得意,又想到了薛涛,将她名字翻出来,写了首诗,半夜按了发送键:

锦江滑腻蛾眉秀,化出文君及薛涛。

言语巧偷鹦鹉舌,文章分得凤凰毛。

纷纷词客皆停笔,个个君侯欲梦刀。

别后相思隔烟水,菖蒲花发五云高。

叮的一声,五十多岁的薛涛看到那个灰了很久很久的头像亮了,已经干涸的心,被这首诗又撩得不能自已。

她当即回了一首,《寄旧诗与元微之》:

诗篇调态人皆有,细腻风光我独知。

月下咏花怜暗淡,雨朝题柳为欹垂。

长教碧玉藏深处,总向红笺写自随。

老大不能收拾得,与君开似好男儿。

两人满心想着重温旧梦,于是元稹计划着去四川接薛涛。

看到这里,大家都想这苦命女人薛涛,也该有个美满的归宿了,元稹也能靠此洗洗白。

谁知道啊,就在去接薛涛的路上,元稹遇到了浙东名妓刘采春,腿就走不动道了。

刘采春不仅言辞雅措风流足,举止低回秀媚多,一副好嗓子红遍吴越,且还会作词作曲,这个全能美貌艺人抛一个媚眼,将中年大叔元稹迷得魂都掉了,天天刘采春去哪个场子,元稹就跟到哪儿,还拼命给她写诗。

在元稹和刘采春打得火热之时,多管闲事的白居易给薛涛寄了一首诗,写道:

蛾眉山势接云霓,欲逐刘郎北路迷。

若似剡中容易到,春风犹隔武陵溪。

意思就是你倒追我们元稹这路是走不通了,春风吹不到你那了,早点死心吧。

薛涛燃起的希望再次被碾压,对元稹最后一丝爱恋被消耗殆尽,从此将红裙换了道袍。

真爱是老白?

可以安慰薛涛一点的是,元稹妥妥的有克妻命,他娶进门的三个女的,都没活过三十岁。

比恋情长久的,是他跟白居易的基情。

两人初相识时,元稹22岁,白居易29岁。

合不合,聊几句就知道,两人情趣相投,政见相合,用白居易的话说就是:

心事一言知,既为同心友。

所合在方寸,心源无异端。

后来越处越亲密,白形容自己和元的交情是:然自古今来,几人号胶漆。

如胶似漆啊,有几个人能说自己和朋友是这么个关系?两人当时在江湖上还搞了个组合,号称“元白”。

此后的岁月里,宦海沉浮,聚少离多,但情谊却深厚得让历代学者都拍案称奇。

《唐才子传》就说:微之与白乐天最密,虽骨肉未至,爱慕之情,可欺金石,千里神交,若合符契,唱和之多,毋逾二公者。

注意了,这里说到的千里神交,是怎么一回事呢?

是说元稹出差途中,夜宿汉川驿,梦见白居易与他人同游慈恩寺,于是醒后写下一首诗:

梦君同绕曲江头,也向慈恩院里游。

亭吏呼人排去马,忽惊身在古梁州。

而白居易在长安,当时真的与友人去曲江,慈恩寺游玩,玩的时候还思念元稹,也写了一首《同李十一醉忆元九》(元稹因排行第九所以别号元九):

花时同醉破春愁,醉折花枝作酒筹。

忽忆故人天际去,计程今日到梁州。

这两人真是秀的一手好恩爱,啊不,好基情。

元稹再走至嘉陵驿,望见浩浩嘉陵江水,有感而发。

嘉陵江岸驿楼中,江在楼前月在空。

月色满床兼满地,江声如鼓复如风。

诚知远近皆三五,但恐阴晴有异同。

万一帝乡还洁白,几人潜傍杏园东。

白居易回诗道:

嘉陵江曲曲江池,明月虽同人别离。

一宵光景潜相忆,两地阴晴远不知。

谁料江边怀我夜,正当池畔望君时。

今朝共语方同悔,不解多情先寄诗

意思就是谁能想到你在江边想我的那个夜,我也正在被思念煎熬。早知道你如此多情,我就先寄诗给你了。

元稹因思念结发妻子韦丛,作《望驿台》一诗:

可怜三月三旬足,怅望江边望驿台。

料得孟光今日语,不曾春尽不归来。

白居易竟然以韦丛的口吻回了一首:

靖安宅里当窗柳,望驿台前扑地花。

两处春光同日尽,居人思客客思家。

这时候韦丛还没死呢,白居易你也太作妖了!

元稹有首《酬乐天劝醉》:

美人醉灯下,左右流横波。

王孙醉床上,颠倒眠绮罗。

君今劝我醉,劝醉意如何?

要说元稹可能真的是长得俊美至极,喝醉了估计也是勾人心魄,这首诗读来实在让人喷血。意思是乐天啊你好坏,想劝我喝醉,喝醉了你想干什么啊?

像元白这样的公然调情的一唱一和,举不胜举,诗作拎出来都可以绕长安几圈了。

不管同性异性,人生在世能和一个人心灵感应到这个程度,死亦无憾。

元稹53岁时病死了,白居易伤心欲绝,写了一首《哭微之》:

今在岂有相逢日,未死应无暂忘时。

从此三篇收泪后,终身无复更吟诗。

并作《祭微之文》:

既有今别,宁无后期?

公虽不归,我应继往。

安有形去而影在,皮亡而毛存者乎?

元稹离世十年,白居易再次写诗怀念道:

早闻元九咏君诗,恨与卢君相识迟。

今日逢君开旧卷,卷中多道赠微之。

相看掩泪情难说,别有伤心事岂知。

闻道咸阳坟上树,已抽三丈白杨枝!

不管你在别人眼里多渣,你永远是我心中的最亮的星。

真爱原来在此。

偏摘梨花与白人

元稹活了53岁,不长,我给他写这上下回两篇其实也不短。

明明是要骂这个渣男的,写完了,却觉得怅然若失。

只怪这人写的诗,真的是太撩人了啊,我都想穿越过去做他一日跟班。

所以姑娘们啊,以后千万不要相信男人写的什么,说的什么,要看他做了什么。

这么多诗里,唯独有一句,让我多年难忘,至今念起仍动容。

寻常百种花齐发,偏摘梨花与白人。

是他写给亡妻韦丛的。

忆起那个春天,携手看花,那么多颜色,千万种娇艳,他偏偏摘了朵素白的梨花送她,现在想起真是傻。

她生得那么白,又喜欢着白衣,再别朵白花,遥看不似人间人啊。

真是傻。

近 期 赞 那 度 海 外 热 门 行 程

2018春节印度10天8晚情迷天竺之旅  | 2018春节新西兰11天9晚极致双岛之旅 | 2018春节澳大利亚12天9晚奢享惊喜之旅 南极半岛&阿根廷21天17晚顶级奢华之旅 | 南极轻奢小团2.0 |  苏格兰&英格兰11天9晚纯正英伦印象之旅 东非safari | 坦桑尼亚 南非私人保护区 | 非洲美食 | 马来西亚小众游 | 柬埔寨顶级度假村 |  柬埔寨奥巴马行宫 新加坡自由行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赞那度旅行人生】

授权转载,合作,投稿 wechat@zanadu.cn

文bySukey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