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请稍后...
分享

 

从丽江到香格里拉,哪里是真正的世外桃源?

最近北京雾霾很重,我工作压力也很大,就找了个周末即兴出发,去滇西小住。去的时候我对景点根本没抱希望,觉得可有可无,选好酒店安静过两天就好。

 

赛赛说

最近北京雾霾很重,我工作压力也很大,就找了个周末即兴出发,去滇西小住。去的时候我对景点根本没抱希望,觉得可有可无,选好酒店安静过两天就好。但回来的飞机上,在迪庆到昆明的一路上俯瞰峰回路转,云舒云展,内心却多了很多感谢和不舍,突然望到远处的雪山高峰,也想到了洛桑的真诚和我们来年开春的约定……我也在心中一次又一次地问:我们为什么旅行?

 

丽江

我一直对丽江这样的知名景点抱有怀疑,我不想只跟游客摩肩接踵,不想成为别人自拍时的背景,也不想被各种景点或餐厅欺骗。但我相信好酒店,安缦、四季、悦榕庄……我想即使景点本身让人失望,我还可以安静地在酒店里看两天书,休息一下。

丽江悦榕庄亭子和水中倒影的图看了快10年,第一次真正见到有种故人相见的亲切,我到的当天天很好,白云蓝天倒映在一方平静的池水中,池两侧柳树摇曳,池中锦鲤不时游动,这动静之中,充满禅意,让人一下就安静下来。而背后高耸的玉龙雪山则让整个环境显得有些神圣。

我的住处是个独门独院的Villa,房间四周种了不同颜色的树,这样无论你在客厅抑或浴室看出去都是自然。

看酒店好坏,看Amenity一眼便知,悦榕庄特殊地附送男女洗漱包,包内侧还是防水布料的,我知道还有洗漱包送的大中华区就只有香港的Upper House了

一个好酒店懂得自己的客人,他们有相似的阅历、秉性与喜好。如果你跟着悦榕庄旅行,会发现他们避开了游人如织的大研,而会带你去相对保存得更好的束河、白沙古镇。即使是在这些古镇,你也能看到四处招租,走三两步就有新开的客栈或餐厅在大兴土木,只有走到小镇深处,你才能体会片刻古镇的宁静。

即使不在喧嚣的大研古城,小镇也只有拍细节才是美的,比如石子路两旁清澈的溪水,还有餐厅聪明自然地把啤酒放一箱冰在水里

玉湖村可能是丽江最后的秘密了,图中洛克故居藏于此村,且鲜有游人来此。1922年,《国家地理杂志》的探险家洛克到玉龙雪山住了27年。他采集数万的植物标本和大量种子,并翻译了上百本东巴经书

威廉同学特别善良,我上到洛克故居二层,居然发现房顶两块木条掉了下来,他就帮着一起钉上去了。于是跟他排排坐照相留念

酒店向导威廉是个憨厚的山东男人,他在丽江生活十几年了,见证了古城的发展。因为跟着他,我也得以拜会几个有意思的当地人。纳西族的杨先生潜心研究本族文化十几年,现在边开小饭馆,边写纳西语书法。杨先生说纳西的“纳”在纳西语里是黑的意思,而“西”则是人,表示黑色的人,因为纳西人生活在高原,日照赋予了他们黝黑的皮肤。而这,只是字面意思,“纳”也表示“大”的意思,纳西则是大的,伟大的民族。

从杨先生处走不多远,就是本地神医,神医老先生八十多岁,听说我是记者,就拉着我们一直不停地说他有过哪些报导,不一会儿儿子来了带我们去了他的“百草园”,热情更甚,几乎上蹿下跳地用英文、德文、日文大声地念着那些全球媒体对他家的报道。是的,他把这些文字全部写满了房屋周围……


在回酒店的路上,望向大研方向,看到一层淡淡的雾霾笼罩在城市上方,而回到悦榕庄后就觉得仿佛是天堂。

晚上,皓月当空,我在院子中的热水池中安静地看书。不时,看看墙外的树,觉得真是好,这种营造出来的氛围反而更显得像真正的世外桃源。不知香格里拉怎样?

这张拍虚了的精油灯,每间客房都有,每天的精油还会换,烛光摇曳间将榕树投影放大到墙上,树随光晃动着,挺生动的

香格里拉

从丽江到香格里拉开车大概4个小时,我一上车就昏睡过去,也不知是否错过了什么景色。中途特地在虎跳峡停了一下。虎跳峡还算比较壮观,山峦层叠间看大河奔涌而去。

半路被虎跳峡叫醒,不能免俗地合照之

之后接着昏睡过去,直到睁眼看到了真正的、蓝色的天,而景色也变得更舒缓,你能看到随意放养的羊群、牦牛,而深秋草原和背后山峦的颜色也在绿、黄、红、紫间变换。高大的两三人高的用来晒青稞的木架子就好像超现实的雕塑一样点缀着大地。我有点被眼前的景色打动,很少在国内看到保持得这么好的自然环境,当然也总有巨大的不和谐的广告牌提醒我这里似乎也要被侵占了。(巨大的黑色广告牌居然还写着“Natural”)。

车慢慢开进村,前面没有一辆车,我们就这样,在秋色渐浓的山地草原道上开进一个岔路。路牌画着,前面村庄,右转悦榕庄,两个仿佛真的相安无事地自然生长在一起。这条道路让我兴奋,小黑猪就跑在车前两侧,一会儿还看到一脸洋溢着真诚,冲你笑着的藏族奶奶。


哈达是甫一进酒店藏民献的,一进门就能望到对面的河岸

仁安悦榕庄(也是中国首家悦榕庄,今年正好10岁。)应该是整个悦榕庄品牌内最特别的了,它是用当地藏民的民宅改建而成(有些房中被逐块逐板分拆、一一标记、再重新按原貌组装恢复),Spa的房子原来就是酒店导游洛桑的家。

我的房间205号,格局也是当地民居的特点,一层卫浴(当地藏民的一层是厕所,也会养牲口),二层则是卧室和客厅,晚上开夜床服务后,一个黑布帘简单自然地分隔开客厅和卧室,而床也是暖的,一旁藏起来的加湿器则不显山露水地保证这个帘后的空间没有那么干燥。

酒店客房过大,你如果来请选间小点的,房间为保暖烧火或开足空调,因此很干燥,你可以多要一个加湿器或去Spa做个精油按摩

第一次见洛桑是我刚下车,他端着青稞酒前来欢迎,他一直笑,笑的你觉得他眼里都多了光,这种真诚地不住地笑反倒让我觉得有点不自然,在北上广,哪个陌生人会对你很真诚地笑呢?第二天行程也是他做导游,他开车不快,我们刚驶上道前面就有辆特别破的卡车,一路黑烟突突突地开着,洛桑也就慢慢跟着。在这样笔直的,完全没有其他车的,可以超车的道上,来自北京的我内心焦急……

洛桑带我到藏民家吃午饭,藏民柜子里放着打好了的一坨坨的奶色酥油,他说小时候脸上干也会抹点

就这样我俩聊开了。洛桑热爱自己的民族和传统生活,他也热爱村子附近的大自然。洛桑出生在他热爱的自然中,不知是否是幸运,他排位老二,因此家中重担落在老大身上,他也可以多些自由。

松赞林寺蓝天下飘展的经幡,现在它是我的手机屏保,看看似乎能回到香格里拉

十年前,悦榕庄刚开始在村子兴建时,14岁的他就开始在酒店工作,带外国客人翻山越岭徒步,跟来自拉萨的藏区朋友交流。酒店成为他跟更广阔世界接触的一架桥,而这桥不但连接了陌生的海外,更连通了几乎断裂失传的洛桑自己的藏族传统。16岁时,他告别阿妈,只身一人经拉萨、尼泊尔,最终抵达印度学习英语、藏语以及佛家哲学……这一走就是7年半。我问他为什么回来?他说是因为奶奶过年过节总是不住的哭,担心他的安全。

刚到酒店的下午,我骑车去了酒店附近的大宝寺,骑了一路都未见一人,只有两边的松林为伴,大宝寺门口还有一群逡巡不定的羊。后来才知道这些羊是当地人放生的羊。

骑车不久我就停下来追着小黑猪崽照相

从酒店一侧山路骑下来过木桥就是完全自然的草坪和树林,在这里我坐了许久,看云落云起感觉好久没这么平静了。

因为大宝寺远离市区,建筑也远没有松赞林寺(上午去游客少,如果运气好,可以找寺中高僧祈福,松赞林寺网上资料众多,我就不赘述了。)那么雄伟,所以鲜有游客前来。当地村民有时上午有一搭无一搭地在门口收个10块钱,我去的时候连村民都没有了,我就一个人一边转动经筒一边拾阶而上,看羊群最终慢悠悠地过路,头羊的铃铛声伴随风吹松林的声音浮于耳畔……寺门口只有一个手拿佛珠口中默念着什么的僧人。我想起洛桑说,他在印度学了打坐,有时清晨5点会只身一人到寺里打坐半晌。他爱大宝寺,这个家门口的寺伴随了他的成长,在那些打坐的清晨,心会特别平静。

学佛学哲学的收获是什么呢?打坐又能得到什么?我抱着一直以来等价交换,付出收获守恒的心态跟他聊。他也说了很多,但我已经忘了具体内容,我只记得见洛桑第一面时他真诚的笑,他眼里的光,他对自己传统、信仰以及环境自然地理的爱。他说以后想去北京或上海闯闯,我说来玩玩儿就够了,别来生活。希望等来年开春了,遍山遍野开花了,我们相约去梅里雪山转山时以及之后的许多年,他仍能保持自己的笑容和眼中真诚的光……

酒店在我启程回京前特地准备了祈福仪式,当地藏民跟我一起烧松枝许愿,洛桑说这是他每天会做的,这些烟徐徐向上,扩散四周,也将祝福扩散。

 

------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赛La Vie(lavie2020)

这可能是你读到的颜值最高的订阅号,但这不是重点。这个公号最想告诉你的,是一种稀缺的生活品质。这种品质,是一位资深媒体人,以十几年高端男性杂志从业经验为背书,为你筛选并且推荐的,用做一本杂志的心做一个公号,一点一滴,只为最好的原创内容。

 

-The end-

 

文by赛LaVie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