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请稍后...
分享

 

丽思卡尔顿|酒店界最终极的产品叫“记忆”

我提供的不是住宿、不是美食、不是服务,而是你体验完后到底留下了什么记忆。

丽思卡尔顿房卡:背面黑底蓝字蓝狮子,正面用巨大的字体标示所在地。

越来越单调。但对记忆而言,这样成体系的各地房卡更利于让你谱写你自己的故事,而不被既定的画面束缚。当他们汇聚在一块儿时,恰似一幅你和丽思卡尔顿共同完成的旅行地图。

从英式俱乐部到当代艺术馆


十年前的丽思卡尔顿还似在世界各地设点的英伦绅士俱乐部,高耸的护墙板、厚重的波斯地毯、繁复缎面沙发、唐顿装扮的员工......

 

如今的丽思卡尔顿丢弃了固执的老派,亲自深入所在地的深巷或是人迹罕至的密林,再将采风到的精髓折射到当代风格的酒店空间里。

 

上海浦东丽思卡尔顿就暗含着对上海黄金年代的追忆、京都丽思卡尔顿将古都况韵和“月见台”等日式建筑特质汇入当代建筑术语,使其自信地游走与传统日式旅馆和当代奢华酒店间。

 

巴塞罗那分号开在一座酷似艺术品的大厦之上,并在底座附上了 Frank Gehry 操刀的巨型金鱼,以此向这座孕育了无数建筑和设计奇才的城市致敬。

与地标对话


地位关乎地段和眼界,最显赫的位置和看得见风景的房间显然并非丽思卡尔顿的目标。把每座城最引以为豪的地标托举到客人的手心里才是狮王的标准。

 

莫斯科丽思卡尔顿能让红场上的建筑成为床头的摆设、东京丽思卡尔顿能让东京塔成为餐桌上的开胃菜。

 

浦东丽思卡尔顿把大厦顶部的开口折向外滩、全球最高酒店香港丽思卡尔顿的窗户看出的是 Google Map 的现实版,你可以静观气象的瞬息万变,也能简约每一艘进出维港的船艇。纽约客房的望远镜分别瞄准中央公园和自由女神。

丽思卡尔顿的美景哲学告诉我们:

尊崇感和好记忆绝不拜赐于贴金的装饰,一定在于视野的开阔度和视觉的优越感。

每个人都有最难忘的旅行记忆,我的朋友们这样分享他们的记忆:


· Circle知名旅游媒体人

在南非的每个早上,我踏上奔赴某个目的地的路途时,都忍不住幻想我们的自驾之旅会像娜汀·戈迪默(Nadine Gordimer)在2002年发表的小说《偶遇者》(The Pickup)那样开始:某个艳阳高照的下午,女主角祖丽因车子在半路抛锚邂逅到了她的修车工阿布杜,由此,人生的旅程开始了幸福与不幸。


· Hui Shilin 惠诗霖著名设计师 + 独立摄影达人

在普吉岛每天都会下雨,通常在午后毫无防备的时候突然一阵不大不小的雨飘来,往往是刚把树叶淋湿,便停止了。这时候的空气弥漫着雨后的清新与舒爽。在一个普通的海滩上,脚下踩着如同胡椒面般细腻的沙粒,炙热的阳光烘烤的大地,微风时不时的扫过脸庞。这是一段与我最好的朋友共同旅行的美好回忆。


· Lei Zhilong 雷志龙知名话剧编导

最近一次难得的瑞士巴塞尔之旅。巴塞尔的一切都有关艺术,从咖啡馆,到路转角的毕加索广场,再到随意走进的餐厅的壁画,还有历史悠久神的教堂。即便是街头巷尾的流言蜚语也离不开艺术,据说贝耶勒美术馆近期举办的高更画展中就有一幅重要的作品被私人藏家购得。


· Guo Yi 郭一,新锐摄影师

地图上的 Skye,位于苏格兰西海岸,像飞鸟的半边羽翼浸在大海中。夏日,10点才有点夕阳西下的意思。成群的牛羊在碧绿的山头,慢悠悠地啃食肥美的青草,不担心天黑,也不担心倏忽间暴雨倾盆。在云层中穿梭的阳光,仿佛在跳舞,一会儿跳到这座山头,落下金灿灿的一片光,一会儿跳到那座村庄,让点点白色小平屋淹没在一片黯淡里,像是谢幕。古老城堡前,一身苏格兰裙装的男孩,鼓着腮帮子,用力地吹奏着风笛,响亮的乐声融在橙色的夕阳里,绵远到山谷。

文by樊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