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请稍后...
分享

 

旅行之所以变得优雅又撩人,是因为这些人穿了那些制服

世界上最美最有吸引力的制服在哪里?答案是:天上!

很多酒店和奢铺的制服确实很美,但你欣赏他们的感官效果都不及封闭的机舱。长途飞行并不是特别愉悦的事情,当你被束缚在局促的椅子上,空乘的高颜值+制服诱惑显然比美味的飞机餐更易满足,也能让枯燥的飞行多了惊喜和期待;如果你选择商务舱只是为了睡过去,那飞行也着实少了些乐子。
毕竟养眼的空乘、精致的妆容、再把完美身形裹进名家出品的制服,机舱狭窄的过道可以秒变T台,而航空公司通过发布新款制服可以收获堪比时装周的吸睛度。而机场之所以变得迷人,正因为在你穿行在望不到尽头的航站楼或焦急等待好友或登机广播时,身着靓丽制服的空乘是最具治愈功效的流动风景。
借此机会,我们来盘点世间最美最性感的空乘制服,不管他们还在推陈出新,还是因退出竞争舞台而化为绝世古董。

 

泛美时代

如果你们认为世界上最高大上的航空公司是阿联酋或是阿提哈德,那着实有点世态炎凉。飞行最初并不是什么优雅的旅行方式,直到有了泛美航空。
泛美最早在机舱里敞开供应香槟,在肯尼迪机场打造了专属“巨伞”航站楼,大举引进波音机型(曾是空中巨无霸波音747的最大订户,几乎成就了波音),
在机舱里辟出空间营造宽大的休憩区(那些几十年后姗姗来迟的空中酒吧真不知有啥好炫耀的?),用直升机载客往返于肯尼迪机场和曼哈顿中央的泛美大厦楼顶。
当时,万众瞩目的披头士乐队去美国开演唱会,不时兴坐私人飞机,而是搭乘泛美的波音航班。

原第一夫人杰奎琳尽管下嫁了掌控航空和航海帝国的船王奥纳西斯,但宁可自掏腰包飞泛美头等舱也不要免票坐自家的奥林匹克航空。

但这些都不及泛美的另一项创举——重新定义空乘制服。航空旅行普及阶段着实太简陋了,空乘穿着的是很那种飞行夹克,说酷可以,但绝对和优雅绝缘。当时真正高大上的旅行方式是我在上周四的文章《尽管早已消逝,却依然是旅行史上的最美篇章》中提到的邮轮。
为了争夺当时钟情邮轮、畏惧飞行的高端客户,泛美按照当时海乘的制服样式打造了泛美的空乘制服,并在乘客登机时以登轮仪式相迎,最终消除了旅客对飞行的敬畏感,成功开启了航空的高大上时代。
所以,我们如今意识中正常的空乘制服其实诞生在海上。良心导演们都不会遗忘泛美对于航空制服的贡献。

在斯皮尔伯格的《猫鼠游戏》里,小李子整天穿着泛美定制的制服耍酷。

在《泛美之旅》里,我们被一杆俊男靓女的"泛美蓝”和“船长-机长”制服装扮撩成了制服控。

 

维珍

Vivienne Westwood

谁能把唐顿庄园里的大表哥和三小姐(她这看秀造型让我以为是50度灰里的那位)在内的一大群明星拉去组团看秀?
答案是——维珍+西太后。

其实我们都低估了腐国的闷骚和创意,不管是布兰森爵士的维珍还是英航,都是航空界首创的先锋。

最早把鱼骨形舱位、DJ塞进机舱的都是维珍。至于西太后和布兰森爵士,两者气场是天然合,两人骨子里都是天马行空、冒险和不安份,所以当薇薇安威斯特伍德遇见维珍航空,那必须开启一个航空制服新时代。

在维珍航空从2013年启用的这个制服系列中,我们嗅到了浓浓的英伦味和西太后风尚。
女款呈饱满花苞式的剪裁、大得有点夸张得领子、腰部又猛地束牢、衬衣满是更为招牌的垂褶,而不规则褶皱更是在各种出其不意却又恰到好处的位置惊现。
精心调制的红色将维珍浓烈、鲜活、革新、冒险的特质诠释得入木三分。独特的版型让空姐的身形在苗条和饱满间切换得游刃有余。
男款则从欲说还休的红透黑色上暗喻了英国人得闷(萌)骚特质,形式上完美传承了经典的三件套组合。一上身就成了一个有点贪玩但绝对专业的酷男形象。但个人感觉,这个系列男款最精髓表达还是在他们机场贵宾室CLUB HOUSE的酒保身上。
弧形的领口线条、厚实的灰色镶边、袖口和领口的小心思,都让传统英伦范儿和俏皮的设计风逗趣交融,让人忍俊不禁,复古又不失亲和。


如果用一句话总结维珍的西太后系列制服,那就是在用古着面料缝制潮服。效果如同追忆似水年华的轻快小调。用英伦的古雅和幽默愉悦旅途感官。

起飞前,空姐检查行李箱是否关牢的步骤都似一段美妙故事的开场。

 

大韩

Gianfranco Ferre

尽管大韩在去年爆出了让大韩航空颜面扫地的“坚果返航”事件,但赵显娥的好品位依然功不可没(没有要为她平反的意思,好品位是与生俱来的天分),这位任性富二代不管宣传造势还是道歉,穿衣功力都无可挑剔(总比那些大牌挂满身的富婆有太多值得宣扬的点)。她任内对大韩形象缔造的贡献也是有目共睹的。



一次我跟姐姐提了一句“明天我搭大韩走”。姐立马欣喜地打开话匣子“上次因为被大韩空姐制服美呆所以跟着他们走了大半个航站楼,回家查了一夜大韩制服设计师资料......”
大韩的确是让我眼前一亮的航空公司,很棒的韩餐、有水墨质感的Wedgewood餐具、处处有一抹蒂芙尼蓝的客舱。尽管某好友跟我高呼“为了大韩空姐爆美的妆容,我要做个空姐妆容专题。”
但我对大韩空乘的印象停留在三点——蒂芙尼蓝、兔子耳朵一样的直挺挺的丝巾、打了个结的筷子发饰。这款2005年启用的空中时装是意大利时装大师Gianfranco Ferre的遗作,设计完成后不久,Ferre大师即离开人世。

Gianfranco Ferre很巧妙地将韩国传统文化用当代时装呈现,用上了让人舒心的云朵和天空色彩。让空乘在机舱内演绎舷窗外万米高空的云端美景,这对缓释封闭机舱和长途飞行的压抑与烦躁显然很有帮助。

丝巾和发饰出人意料地“坚挺”,让人把注意力聚焦在研究它们的塑形方式,在机舱里植入了“好奇宝宝”环节。韩剧控还能愉快地联想起一系列经典韩剧里的装束,有效降低了长途飞行的枯燥感,很多人因此偏好将仁川作为长途飞行的中转站。
当然,Ferre的这款制服设计并不光有颜,面料和剪裁还大有讲究。它采用
人体工学设计,版型看似坚挺,但面料其实非常柔软,是外刚内柔、实用至上的典范,让空乘的举手投足都舒适自如、美感十足。
有这样一件时装大师杰作撑场的航空公司当然很有资本把自己的广告全整成T台秀和时装大片。

 

法航

Christian Lacroix

时装圣地法国当然是就算怠慢旅客行李也绝不怠慢机组成员制服的国度。其实我本人非常偏爱法航,一个航空公司能把广告、餐具、印刷品、舱位设计到这般梦幻的航空公司,本身就是美的化身,天才的范本。他们要用Christofle打制的银质刀叉当餐具、凯瑟琳德纳芙当乘客大使、索菲特酒店的寝具做铺、Andre Putman操刀的协和客舱......
数年前那个娜塔丽波特曼老公伴着莫扎特的旋律在玻璃上起舞的广告更是足够把人美到化。

法航的空乘服装更是法国各时尚世家的空中橱窗,Nina Ricci、Louis Feraud、Carven、巴黎世家都曾为法航操刀过制服。当然,最令人津津乐道的当属1963年,Christian Dior为法航操刀制服,出品活脱脱震撼航空时装界的New Look。

法航如今沿用的是2005年启用的克里斯蒂安拉科鲁瓦的设计(在此之前,这个服装大国的国航已经17年没对制服做过改动)。总之,拉科鲁瓦没有把这项任务视作设计制服,而是一个超越功能服饰范畴的空中衣橱。
整个系列完全不见故弄玄虚,没有拉科鲁瓦梦境般的调色盘和天马行空的造型。整个系列都在海军蓝的底色上展开,式样非常经典,但注重细节和功能性,属于要好气场才有底气演绎的高阶行头。

男款有明显向泛美航空致敬的意思,干净的线条、干练的风格,没有一丝多余的赘饰,完全难分海乘和空乘、船长和机长的界限。

女款会有额外照顾,法航标识的红色会出现在丝巾、围巾、腰间蝴蝶结、手套和腰带上,拉科鲁瓦招牌的蕾丝和图案会在外套、套装的细节处隐隐现身。各种乱线条的交织实际是为了勾勒法航传奇的海马图案,这款象征法航精神的海马还藏在了衣服的内衬提花上,十足“内功”的化身。
此外,从御寒到防暑,全系制服都予以了最周全的考量。对始终不缺好创意的法国人而言,这样一套简约的制服系列是融入个人特质的完美留白。

 

新航

Pierre Balmain

世界上最小国度之一的新加坡却运营着世界上最强大的航空公司,这并不仅仅是母港地理优势那么简单。除了气场过人但绝不炫富的高端客舱、多条可以用伟大来评价的航线、由全球最顶级厨师料理的飞机餐,“Singapore Girl”是新航功劳本绝对不容忽略的重要篇章。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当时的马来-新加坡航空极具前瞻地聘请法国高定时装大师Pierre Balmain创作制服,最终成品是一款由马来民族服饰纱笼卡巴雅改制而成的新颖制服,宝蓝色的蜡染布在经历了巧妙的剪裁后,将女性的线条包裹得迷人而性感,行走时裙摆摇曳的形态美不胜收。
1972年新航单飞后,在原有基础上仅做了细微的变动,随后一直沿用至今。

如今,这款制服不仅成为了全世界最好航空公司最具代表的形象,也成为了世界上服役时间最长的空乘制服。时间已经印证,Pierre Balmain当年采用民族风改制成制服是个一劳永逸的方案,也是永不落伍的设计。
与之搭配的是略带Celine腔的背包和兼具民族特色和度假感的便鞋。
新航的女款民族风制服并非只有经典的宝蓝色,而是巧妙用不同底色区分职级。而这让新航引以为豪的“Singapore Girl”形象还被制成了玩偶,成为新航空中免税店的爆款。

 

澳航

Martin Grant

澳航从2013年地开始换上了旅居巴黎的袋鼠国设计师Martin Grant操刀的制服,并叫来了当红的米兰达可儿当衣架子,推广袋鼠国航的New Look。
这身New Look刚发下去就引得大批空乘抗议(怎么搞得像我们小时候罢穿校服),毕竟米兰达可儿的身材并非每位空乘能有,很多大妈抱怨这身凸显身材的制服太紧绷了,简直是服务乘客时的噩梦,他们更迷恋原先Peter Morrissey设计的朴素但好穿的制服(下图为Martin和身着历款澳航制服的空姐们合影)。
但不论空乘们怎么吐槽,看官们是叫好声一片。这款新制服的设计灵感源于澳航飞机尾翼的红底袋鼠商标。
这个干练的斜线Logo到了制服上就化作了连衣裙上斜切的红粉两道彩条、风衣上随翻领而漏出的红三角。为此,空姐的妆容也被做了限定,眼影和眼线的色彩被严格控制,口红只能从3款限定款口红中选择。
此系列制服确实把我惊艳到了,简直太会抓亮点了,男生领带上的色块绝对是玩出了七巧板的境界。

唯一让我感觉奇怪的是,某些空乘对这款风衣的演绎是要时刻穿越进《雨中曲》的节奏么?当然,我也呼吁那些说这款制服太紧但年事并不高的空乘们——管理自己的身材是管理自己的一部分!请多为澳航机票买单的乘客着想。


毕竟澳航历史上的制服可以被做成如此撩人买单的芭比娃娃款,你们就不想为自己的单位创收么或成为自己单位的航花么?

 

阿提哈德

Ettore Bilotta

阿提哈德的制服出自米兰设计师Ettore Bilotta的服装工作室,尽管这种风格看似非常正常,但用来宣传这组制服的大片也是太大片了。
给《名利场》、BALLY、OMEGA掌惯镜的纽约摄影大师Norman Jean Roy亲自到沙漠里拍摄了一系列制服宣传照。不提醒你,你是不是还以为这是路易威登的箱包或成衣广告。

 

无论是早已倒闭的泛美还是因亲近时装大师而争得至高航空地位的当红航空巨头?纵观它们的制服风尚后,我们领悟到,时装的2.0功能除了斗艳、社交、外交外,显然还具备了更强的功力——愉悦并鼓励我们的旅行。

 

只要你和航空公司都有欣赏美的视角和追求,机舱不再是一个狭窄、沉闷的密闭罐子,而是时刻可以上演时装秀的空中天桥。

 

-THE END-

 

 

文by樊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