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请稍后...
分享

 

这些袖珍酒店的出现,颠覆了安缦和丽思对于奢华的定义

我们通常在规划旅途挑选酒店时优先认自己钟爱的品牌或当地传奇的地标酒店,他们稳妥、如一,是身处异地的完美驿站。

但如果需要为旅途增添一些佐料,那些房间数稀少、地址狂难找的袖珍酒店显然更具“行格”,它们或隐于当地人热衷的住宅区、或拥有你恨不得搬回家的居室设计、或享有最市井或最纯野的视角,总之,在当你对赚取积分感到麻痹或对标准化的连锁酒店感到习惯时,以下这些旅途居所(我们以后会每月挖掘并精选数间)正为点亮你的旅途而生。

 

HOTELLI AALTO

13间房

HOTELLI AALTO是日本最新出炉的精品酒店,别看体量仅仅13间房、整个建筑全无高潮,但毫不妨碍高冷的《MONOCLE》对其极尽溢美之词。

HOTELLI是北欧语中意为“旅馆”,暗喻主人对北欧的痴情。主人Munakata的父亲早年在横跨富岛、山形、新泻三县的磐梯朝日国立公园里买了大片由山林覆盖的绝美土地,加上他自小欣赏北欧设计和日式旅馆,在国家公园腹地开设一间充满北欧设计风的日式旅馆始终是其志向。
AALTO酒店的前身是大名鼎鼎的伊势丹百货公司专为员工疗养打造的度假居所。在改造为酒店前,主人力邀了三位日本一流建筑师,将这座40年历史的老屋进行了与时俱进的翻修。

如今,所有房间都嵌上了巨幅玻璃窗,室内即有传统日式的榻榻米、屏风推窗,也有主人珍藏已久的经典北欧设计家具和LOFT空间格局。

如果你要吐槽为何空间设计这么素,那答案除了应合日式简约美学,还为了烘托窗外美景。

客房景观按照朝向分为山景和森林景致,春夏的绿意和秋日的红枫固然美艳,不过最应合酒店设计初衷的当属冬日。

当户外活动因寒冷的天气而进入冬眠模式,客房窗户就会变身大自然的橱窗。在点着蜡烛的客房里欣赏白雪在窗户另一头作画、雕塑,恰恰是冬日里最美妙的所在。

除了无敌的窗景和傲人的环境外,酒店食堂的出品和取自地下550米深处的天然泉浴馆是大自然的另一件美妙馈赠。

 

ETT HEM

12间房

ETT HEM在瑞典语中意为“家”,你可以理解为——这是一间没起名字的酒店,或是一间不想成为酒店的住宅。

ETT HEM的女主人Jeannette Mix曾效力于多间酒店,自己又是深度旅行控,显然无意再添加一间自封“家外之家”的酒店或是充当AIRBNB的橱窗工程。

2012年,阔别酒店圈20年之久的Jeannette决心利用自己位于斯得哥尔摩最优雅住宅区里的那栋联排住宅有一番作为。于是召集了本土建筑师Anders Landstrom和最心水的英国室内设计师Ilse Crawford,结合自己的审美和两位专家的风格符号赋予这座新艺术风私宅全新的灵魂和使命。
小楼在主人的专注和大师的加持下充满了童话里的幻境,厚重的木门背后是精巧的花园,尽管布置看似不经意,但也是瑞典顶级园艺大师Ulf Nordfiell的手笔。住客在夏日都会在骑车环城后落座园中的躺椅,仰望树荫、呷着冰凉的柠檬水。


冬日的花园绝不寂寞,园里会点上火炉,所有的座椅都会铺上厚实的皮草和毛毯,玻璃温室里经常大摆“家宴”。
而平日里,通常是花房和客厅的完美合体,客人更爱在这里的沙发上伴着午后阳光小睡一会儿,不用担心其他客人怎么看,主人无意将玻璃房变身仪式感十足的半岛酒店下午茶座。

酒店的主体公共空间就是一个家所应具备的配置和氛围,当然,按权威旅行杂志的评语“比家好100倍的家”。COS、CHANEL在内的大批时尚品牌都摈弃了正统豪华酒店的恢宏宴会厅,改道这里的客厅举办发布酒会和鉴赏晚宴。

底层是开放式厨房、餐室、客厅、书房串联而成的居家空间。居室保留了原先的传统北欧建筑精髓,并用大量精选的北欧设计家具、古董、书籍和器皿装点。

你可以围坐在书房的长桌前翻阅资料或喝茶聊天(饭点会秒变铺满美食的正餐桌)、也可以蜷腿在盛名的“泰迪熊椅”上阅读并回复邮件。如果餐前需要暖场或者有人要一展琴艺,转角窗畔的雅马哈三角钢琴很欢迎你弹上一曲,为这个美到无可挑剔的室内空间增添流动装饰。
厨房的冰箱和中岛也总是囤满了各色点心和美食,在你睡前馋虫上来后被征选为夜宵。

等太阳爬起来后,住客们会围坐在餐台边分享他们昨晚的奇遇,木质托盘则会带着一部分每位去那些赖床客的床头。大厨们会在各饭点为那些没订到城里热门餐馆的住客烹制媲美馆子的大餐。
通往12间客房的主楼梯在建筑师Anders的巧手下一扫老建筑的幽闭和凝重,时髦轻盈的通透式栏杆在明媚采光和明快艺术品的烘托下让枯燥的爬梯变成了愉悦轻快的小踏步。

ETT HEM的客房并无意和豪华酒店比拼面积,多数房间维持在20-30平米间,即便最大的套房也不会超过50平米,绝不会出现独立客厅。但打开房门,人人都会被这些装扮俏丽、调色明快的客房倾倒。

浴室色彩更为清丽,选用浅色大理石或满敷木质护墙板。套房的浴室显然和女作家的书房无异,而顶层复式套房则把浴缸直接安在了睡床边。
斜坡顶之类的先天建筑缺陷被逆袭成各种优点,比如,老虎窗台被巧改成书桌,淋浴间或浴室被斜顶笼罩得浪漫非常。


此外,浴室的毛巾一律绣上了让人欢欣的招牌提花,架子上慷慨备齐MARVIS牙膏和大罐装科颜氏浴用品。

不过,最大的彩蛋还在酒店的窗户,要么静观静谧的园景,老虎窗外是极具童话感的各种唯美色彩的坡顶。酒店还配有很棒的健身房和掩藏地下的传统瑞典桑拿浴室。
不过在使用他们前,最好出门慢跑下,再懒的人都会被ETT HEM培养成健康达人,附近有三条长达3公里的绝美慢跑径,如果要增加强度,可以跑去与之相连、长达9公里的森林慢跑线路。

 

MIRROR HOUSES

两间房

在意大利南部Dolomite的山脚地带, 慷慨的阳光, 丰收的田园, 油绿的山丘不自觉的走到了一起, 绘出了一片令人倍感奢侈的宁静安逸。在这里, 任何张牙舞爪的多余建筑都是对自然的亵渎, 与其画蛇添足, 不如将这美景复制到房子上, 于是这里出现这样一栋镜子房变得如此的顺理成章。

由意大利建筑师Peter Pichler打造的这座联栋镜面房用极简的线条画出外轮廓, 一面是规规矩矩由黑色光滑反光玻璃拼成的绝美景色投影板, 而另一面则"大开家门", 以整面的透明拉门让室内与室外完美接壤。即便坐落在一座苹果园当中, 却轻而易举的参与到了这如画的美景当中。

 

起初, 这里本是农场的主人邀请Peter Pichler为他设计一处可供游客租来度过周末的度假酒店, 却在Peter的笔下成为了一处著名的奢华度假居所, 兼顾功能性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的同时, 从略施加减的高低错落中让每位住客都拥有绝对的私密。整栋建筑包括两个相连的单元, 每个单元配备一个设备齐全的厨房, 一个直面山景的通透客厅。

内部的装潢由明亮, 不填修饰的白色系简洁韵律引导, 丝毫没有和窗外景色一争高低的意思。由意大利著名的家具品牌Plank照顾住客的起居, 当阳光毫无遮蔽地从整片玻璃倾泻进房间, 那一刻, 不禁让人从世俗的躁动跳出, 回归自然的平静。
设计师为"镜子"中的每间卧房开出了一扇天窗, 使住客在床上目光也能直指蓝天或星空。春天在意大利的乡间骑车踏青, 夏天在房前的院子内仰望银河, 秋天与满目的成熟果实庆祝丰收, 冬天则一头扎进位于"镜子"东南面的Obereggen滑雪胜地, 这里难道不值得你来一次说走就走吗?

 

EAGLES NEST

5间房

饱受上天眷顾的新西兰常年霸占各项榜单实在是情理之中, 在这里天和海用不同的蓝色互相较劲, 神秘的毛利文化在此延绵, 各种绿色在山间平原大玩渐变; 在这里你可以感受极限运动的刺激, 也能深入原始的生活方式, 发呆疗愈无所不能。而新西兰更加擅长的是将一间间至美居所安插在如画风景当中, 并一举拿下世界上最挑剔的住客。

面朝壮美岛屿湾, 居于新西兰北部Russel岛上Tapeka的山丘, 一座名为鹰巢(Eagles Nest)的奢华酒店放下豪言称自己是"介于七星级与天堂之间的地方", 敢如此嚣张必定把握十足。鹰巢由5栋不同风格的别墅组成, 最为著名的"Rahimoana"取自毛利语"海上太阳神"之意, 这座俯瞰海面的庞大别墅并没有辜负名字中的期望。

4间独占各角的套房与大面积的公共区域共同分享这大自然的大师之作。耗时4年修建而成的宏伟官邸可以匹敌任何世界顶级富豪的私人豪宅, 四面由玻璃围起, 无限风光长驱直入, 阳光任意泼洒在别墅之内。诺大的客厅空间在经过25米的无边泳池缓冲之后与海天一线握手相接, 这里满足了每个人对梦想之家的无限遐想, 甚至更上一层。

Rahimoana还自带一间私人健身房, 加热按摩池以及桑拿房, 让一场完美的度假之旅不会以满身疲惫告终, 更别说私人大厨亲自到邸将新西兰酿造的葡萄酒与面前大洋出产的海鲜一同送上你的露台餐桌, 这种享受可以秒杀任何好友的朋友圈。

除了Rahimoana之外, 鹰巢还将新西兰的文化与自然融入了其它四栋别墅的设计当中--"Sacred Place", "First Light Temple", "Eagle Spirit"以及"The Eyrie"。所有的别墅全部坐南朝北, 足量吸收南半球的充沛阳光。

Sacred Place

Sacred Place同样布下了4间套房, 主卧独占二楼, 给予不可比拟的至尊享受。私人花园内的20米泳池与室外按摩池组成别墅的水元素, 遥相呼应别墅正面的无敌海景。Sacred Place中更是将新西兰本地的原本艺术作品请进了室内, 在度假的氛围中巧妙地参杂了艺术。

First Light Temple

First Light Temple则是一处私密二人世界的第一选择。单卧别墅内床铺仍然被抬上了2楼以捕取阳光的全部行踪。当开放式的别墅渐渐被阳光染上暖色, 浪漫也在空气中被缓缓催生。私人的影院, 私人的按摩池, 推开公共空间的玻璃扇门即是私人露台, 四周的油绿友善地包围着这栋浪漫的别墅。

Eagle Spirit

The Eyrie

2010年, 鹰巢不负众望将当年的全球豪华酒店大奖揽入怀中, 而这里还接待过无数的世界名流--好莱坞影星Harrison Ford与Calista Flockhart, Demi Moore, Ashton Kutcher以及宝莱坞男星Sidharth Malhotra都曾被这里难以被复制的优雅与盛情留住了脚步。

 

BRAE ACCOMODATION

6间房

Brae在澳洲的名气足以匹敌世界上任何一间米其林餐厅, 曾在澳洲最负盛名的Royal Mail Hotel餐厅掌舵的主厨Dan Hunter在2013年揣着众人的遗憾短暂挥别之后, 带着自己的原班人马跑到了距离大洋路咫尺之遥的Birregurra, 将原本名为George Biron's Sunnybrae的餐厅盘下, 只留下了那充满19世纪风格的主建筑, 以此重生为一间背负其梦想的顶级餐厅。


位于墨尔本西面130公里处的Birregurra是一座慵懒的小镇, 当Brae进驻之后, 这里迎来了曾经想都不敢想的挑剔饕客, 在经过一片片有机菜园之后, 餐厅便如久违的好友一般温暖迎接你。原生态的食材与澳洲得天独厚的海产供应, 不难想象这里为何如此的成功。

而面对越来越多慕名而来的食客对于不能酒驾的顾虑, Dan Hunter干脆在自家的餐厅后面开出了一处仅对餐厅食客开放预订的顶级旅居。本只为解决棘手问题而开出的这处旅馆, 却在正式开放之前便被预订一空, 而开业不出几周便要提前几个月预订周末房, 抢手程度丝毫不亚于任何一间奢牌酒店, 当然, 这些住客还能享受一顿由澳洲最佳餐厅之一带来的丰盛饕餮。

六栋几乎克隆而来的联排房在嫩绿的草丘呈一字摆开, 工业风的外构由铝制金属裹住墙面与屋顶, 底部则保留了原始的环保再利用的砖墙。设计师毫无悬念的在墙体扣出了能投影澳洲乡间开阔美景的玻璃窗, 无论白天夜晚, 令人惊叹的安逸景色无限轮播。


墨尔本本土设计事务所Six Degrees Architects与Studio Round分别接手了室外以及室内的设计, 从Brae餐厅以及菜单中摄取设计灵感。在每间宽敞的客房内都摆好了由当地艺术家Rhys Lee创作的画作以及澳洲著名家居品牌Dave Murray的手工陶器, 定制床上用品与家具, 这俨然不是一间乡间小旅店该有的配备。

每间套房内可以入住两位客人, 在King Size睡床上方如出一辙地开出了一扇可以观望天空, 引入光线的天窗。铺设在地砖下的地暖为整个房间供暖, 保证了冬天室内的舒适。房间内还贴心的提供了当地的多款酒精饮品, 恒温酒柜, 甚至配好了一个调酒壶, 为住客增添情趣。

浴室继承了澳式简约的经典设计, 白色瓷砖墙联手原木与玻璃, 那不经大手笔雕琢的纯粹正是这里最擅长的。澳洲本土著名的备品Aesop全套进驻浴室, 窗边圆滑的浴缸洗去的是从城市带来的世俗, 治愈你浮躁的内心。

住客所被赋予的是单单前来朝拜美食的食客无法同享的特权, 清晨在一顿充满能量的早餐后可以到餐厅的菜园中游走, 偶尔会撞见主厨和园丁在悉心照料食材, 或者参观下餐厅引以为豪的室外砖砌面包烤炉, 其实这早已不是一趟单纯的美食旅居之行了。

 

如果您有被上述五间袖珍酒店的幻妙和魅力打动,如果你需要与安缦、四季截然不同的奢华居停理念调剂,我们将每月精选5间足够独特的袖珍酒店与你共享,领略少数派酒店的趋势与造诣。

 

-THE END-

 

 

文by樊森、Y.J.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