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请稍后...
分享

 

祖·马珑后,又一沙龙香被雅诗兰黛收走。此牌很贵也很会旅行

​瓶身的造型、瓶罐的质地、标签上的字体、打开瓶盖后溢出的味道......酒店浴室里摆放的备品通常是最出卖一间酒店品位的“摆件”,尽管我通常只使用AA、Sodashi、Aesop为首,不掺任何刻意香味的天然系备品冲走旅途的疲惫。但那些静候在酒店客房浴室的瓶瓶罐罐总是旅途中难以回避的惊喜。


在见识了一连串包装或拘谨或花哨,香调涵盖雪糕、巧克力甚至麻辣的众沐浴露后,某次推开柏悦酒店客房后邂逅的Le Labo备品,其质朴的包装和独特的香调让我一见倾心。


那次邂逅后不久,费尔蒙酒店集团就宣布与英国老牌沙龙香老牌Miller Harris缘分已尽,旗下全线酒店移情Le Labo家最受欢迎玫瑰31号。紧接着,越来越多的柏悦酒店选用Le Labo家各款香调备品来诠释其各地分号,潮牌酒店当红炸子鸡ACE和设计酒店教父Ian Schrager的巅峰之作Gramercy Park酒店也争相从Le Labo定制备品。而即将于今年9月登陆三亚的万豪家潮牌EDITION也已确定,全线客房将引入从Le Labo定制的“EDITION”香调备品。
这个风头正劲的沙龙香品牌还登上了阿提哈德航空头等舱的空中浴室和乘客洗漱包,凭借其独特的佛手柑22号香征服全世界最金字塔尖的旅行者。

这个在美妙旅途中无处不在的香水品牌还惊动了坐拥Jo Malone、La Mer、MAC等护肤及香氛世家的大鳄——雅诗兰黛。这个眼光高且辣的美容帝国在2014年底就强势购入了创立仅8年的Le Labo。
相较早前被雅诗兰黛收购的另一个沙龙香世家Jo Malone, Le Labo真的昂贵多了。就拿一瓶Le Labo家畅销的玫瑰31号对比Jo Malone招牌的英国梨,同样是100毫升装,JM是125美元,而Le Labo要价260美元。这个形象朴素的香水品牌缘何如此昂贵还收获一边倒好评+热卖?我们边看边解读。

一个法国人在纽约

充满工业感和实验气息的Le Labo看似是一个地道的纽约品牌,但仔细的观众都会从其包装上发现,“纽约”之前还赫然印着法国香都“格拉斯”的名字。该地凭借香水产业每年为法国创收6亿。此外,格拉斯也是小本的成名作《香水》的上演地。
Le Labo的“法国心”源于创始它的两个巴黎人——Fabrice Penot和Eddie Roschi。
2006年,Fabrice和Eddie 从巴黎来到纽约,在Nolita区的伊丽莎白街233号开设了一间香水铺。
正如其名Le Labo(法语“实验室”),搁架上排满了棕色的瓶子、地面满铺磨损过头的地板、店内格局是小酒馆儿和实验室的混合体。

而Le Labo产品的包装也一概简单得近乎简陋,所有香水一概朴实无华得试验瓶、礼品包装是棕色纸板盒、香氛蜡烛灌装在变了形的铝罐里......


然而,这些实验范儿包装的承载物一概昂贵得惊人,50毫升装香水一律175美元起跳,甚至小样也因为过高的成本而需付费购买。之所以将如此昂贵的产品以如此简易的形象示人,源于两位创始人的“商业香”生涯。
两人曾参与了多款阿玛尼香水的研制与营销,对于商业香沉迷包装和产量、巨资投放广告、却对调香本身不够上心的作风深感痛心。于是决心出品一系列心力和成本集中在原料和调香本身、包装简单、不打广告的香水。
尽管他们的理念在最初受到了所有投资人的耻笑,但不到5年,他们的香水就登陆了伦敦Liberty和纽约Barneys在内的精品百货。

名字和数字

每款Le Labo香调都会带有数字,这并非依照香调诞生的先后顺序而编,而是代表所用香料的种数。例如广受欢迎的玫瑰31,就使用百瓣玫瑰和大马士革玫瑰为主料(占据超过半瓶香水),融合了31种香料制成。
Le Labo的昂贵并不止在只选用极为昂贵的原料,还在于每款调制每款香味所耗费的漫长时光和心力。
当你买走任何一件Le Labo产品时,包装盒内都早已暗暗收进了一张用法语书写“谢谢”的感谢卡(有时也会写成“Enjoy”),上面白纸黑字注明了“每款香都耗费至少两年时间完成”。

Le Labo完全模糊了男香和女香的界限。你不用担心自己钟爱的香氛被嘲笑与自己性别不符。不过,Bergamote 22、Vetiver 46显然相当适合男士,且极受男顾客青睐。

来自纽约的礼物

一位品位出众、阅香无数的挚友曾欣喜地告诉我,她无可救药地迷上了Le Labo(后简称“LL”)玫瑰31号香,她之前败的所有香都在玫瑰31面前甘拜下风,同样令她着迷且惊喜的还有在LL门店购物的全过程。


出于对她品位的绝对信任和她难得的卖力安利,我在不久前一趟纽约之行中很重视地标注了城内所有3间LL精品店的位置,并期待实店体验。最终在麦迪逊街沿线走入了LL的世界。


毫不起眼的门脸、毛坯的墙体、满是皱纹的皮椅、斑驳的陈列柜、工业味儿十足的小隔间......你所期许的高端香氛店所该有的任何一点它都绝缘。仅有的一位店员没有穿着过分职业的制服、也没有各种尾随式安利(但绝非高冷,始终对答如流,建议精准)。


所有试用瓶都在这斑驳的空间里一字排开,等待你的静心品赏。在长达半小时的寻香之旅后,我终于寻到了走心的香,店员没有按常规寻找库存,而是走进“迷你车间”,打开冰箱,取出一褐色大瓶,然后再现了我们昔日化学课上的场景。

在戴上手套、一阵调制后,开始了极为麻利的装瓶工序。

现场封装完成后,极为个性的步骤如约而至,每一瓶香水都会打上使用者的名字。标签顶头标注着香调名和容量,下面会记录购自的店铺名、调制的员工名和入手日期,随后是客户名和入手店地址,尽管全是打印出来的,不过巧妙还原了打字机的效果。LL看似终极简朴且标准化的包装,实则饱含个性。

擦拭完毕后,他们一律被装进褐色纸板制作的盒子,由硫酸纸和Merci卡片盖好,贴上定制标签收尾。一件地道的“纽约来的礼物”就此成品。


除了50、100ml的正常容量香水,其他尺寸的香水包装也极为有趣,从旅行试管装、15毫升随身装到500ml的饮水瓶无所不有。

LL还提倡老瓶循环使用,在几年前读到的一篇对LL创始人Fabrice的访谈里,Fabrice介绍说,LL的支柱用户全是回头客,多数客户3个月就能用完一瓶(同时保证了香水的新鲜度),由此带来的玻璃瓶消耗不言而喻,循环利用老瓶显然很重要。

一城一香

多数引入Le Labo为客卫备品的柏悦酒店大多选用佛手柑22号香,而纽约柏悦酒店却另辟蹊径,硬是在客房中独家采用Tubereuse40号,因为烟熏味的40号是LL专为纽约创作的味道。
LL有一个特别系列,是以全球九座城市为灵感创作的特别版,GAIAC 10号代表东京、VANILLE 44象征巴黎、辛辣的POIVRE 23号属于伦敦、柔和的MUSC 25号指代洛杉矶、此外,LIMETTE 37对应旧金山、BAIE ROSE指代芝加哥、CUIR 28和BENJOIN 19分别象征迪拜和莫斯科。
这些特别版通常只在当地店铺有售,对于LL的终极痴迷者而言,到各地的LL店铺里去购买对应的城市香是环球旅程的最佳签到方式。

特款

2014年,LL为了庆祝花艺师Thierry Boutemy的精品店开幕,特地发布了一款GERANIUM 30号特别版香水,全球限量100瓶。

你或许对Thierry Boutemy表示陌生,但你绝对已经被Thierry在电影《绝代艳后》中的鲜花场景和鲜花头饰惊艳过。

此外,Thierry还是纪梵希和Lanvin的时尚大牌最钟情合作的花艺大师。
Le Labo选取Geranium 30助兴,很呼应Thierry的作品风格,Geranium 30选取了大量花卉描绘Thierry的花卉偏好,同时又选取香辛料引入一丝疯狂,汇成的味道就像在野性的花园里漫步,一如身临Thierry用鲜花创作的场景。


此外,Le Labo还破例定制了一款带有花卉图样的标签,将花的芬芳跃然瓶上。
衣物洗护品牌LAUNDRESS也心系LL,推出了融合了SANTAL 33号香的洗护剂,让衣物也有幸享用LL的香氛。两者无论包装还是品牌气场都天然合。

何等颜值的酒店配得上Le Labo

如今,Le Labo已逐步成为最具品位酒店的标配,尽管在大型连锁酒店品牌中,柏悦是最早勇作尝试的,但就高调程度而言,加拿大豪华酒店先驱费尔蒙的秀恩爱可谓前无古人。


在宣布移情Le Labo前,这个拥有纽约广场饭店、伦敦Savoy等大批古董分号的酒店奢牌一直和伦敦老牌香水世家Miller Harris的关系始终牢不可破,两个算门当户对的典范。
而当老牌费尔蒙高调宣布全线酒店转而携手创立于2006年的Le Labo时,费尔蒙的忠粉将其视为太过时髦的联姻。不过,Le Labo通过无可挑剔的香调很快赢得了一边倒的好评,迅速确立了其在奢华酒店界的地位。
如今,很多Le Labo的忠实用户都是入住费尔蒙酒店时与之邂逅的,有太多人在住了费尔蒙后,带走了全套备品不说,还迅速买了大瓶玫瑰31香水。如今的玫瑰31号和费尔蒙,呵呵,两者互相输送了大批忠粉。如果你想就近攒到一套昂贵又好闻的玫瑰31号备品,去北京、上海、南京等地的费尔蒙酒店刷一晚最立竿见影。

柏悦没有全线采用Le Labo,但选用LL为备品的柏悦酒店绝对过半了,而且柏悦略显高冷、崇尚极简、痴情个性化的作风和Le Labo搭极了。无论是悉尼、北京、华盛顿还是广州,一律有全套佛手柑22号备品在浴室静候。不过,在柏悦发源地芝加哥会额外供应SANTAL 33号。
在艺术品奇多、室内由亚布操刀的纽约旗舰,会用上专为诠释纽约气质而调制的TUBEREUSE 40号,你甚至还能在纽约柏悦直接买到同一香调的香水,标签上会打上 Copounded At Park Hyatt New York。


另一个钟情Le Labo的酒店集团是万豪和设计酒店教父Ian Schrager联袂开发的酒店潮牌EDITION,一个明星和时尚人士争相朝拜的酒店品牌。
EDITION未能如愿从Le Labo现成的香调中找到足以诠释自己个性的那款,于是携手调制了一款“EDITION香”,这是一套以红茶为主调的香氛备品,其香味中夹杂着俏皮、活力与深沉,似乎一丝香味就能读懂Ian Schrager始自1984年的设计酒店创作历程。
此外,EIDITION新推出的香氛蜡烛也拜Le Labo所赐。我们都很期待在今年9月揭幕的EDITION全球首间度假村,同时也是亚洲第一店——三亚EDITION酒店中感受EDITION X LE LABO的魔力,上海的EDITION同样将在明年进驻南京东路。

深受年轻一代和新派精英欢迎的ACE酒店也是Le Labo的拥趸,ACE酒店热衷一切做旧、擅长平衡工业气息和艺术范儿,喜爱在客房里放吉他,对文艺控和厌恶常规的精英充满杀伤力。

ACE爱Le Labo已经到了直接把LL的精品店(见上图)请进酒店的地步。这家店的颜值之高、陈列之全让人叹为观止。如果你既爱ACE酒店又爱LE LABO,赶紧去LL的纽约ACE店买下两者合作的香薰蜡烛。

纽约的Gramercy Park酒店也选用Le Labo备品(他们也同时提供伊索和Davines Momo),这座酒店的创史人正是如今埋头扩张EDITION酒店帝国的Ian Schrager。

最会旅行的香味

这就是Le Labo正在谱写的故事和所作的环球旅行,我们见过很多比LL后台更强硬、历史更深厚的香水。但Le Labo对调香的专注、对跨界和旅行的热爱让人着迷。Le Labo从来不请明星代言,但明星们却钟情提着LL的纸袋满街晃悠。


如今,人们热衷带着Le Labo的旅行装香水旅行、在旅途中满怀参观艺术馆的仪式感光顾Le Labo店铺、酒店也以能为旅客提供Le Labo备品为好品位的体现。
我们忍不住送她一个称号“世间最会旅行的香味”。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赞那度旅行人生】
授权转载,合作,投稿 wechat@zanadu.cn

文by樊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