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请稍后...
分享

 

“我希望可以吻遍她所有的疼痛”|德普与薇诺娜的纯真岁月

我想为她去死。我是这样的爱她,我不知道没有她,我该做什么。我希望我可以吻遍她的所有疼痛,使它们消失,停止,不再出现在她身上。若她因此而哭泣,而我不知所措,我情愿杀死自己。我爱这个女孩,我爱她超过我爱自己。

“我想为她去死。我是这样的爱她,我不知道没有她,我该做什么。我希望我可以吻遍她的所有疼痛,使它们消失,停止,不再出现在她身上。若她因此而哭泣,而我不知所措,我情愿杀死自己。我爱这个女孩,我爱她超过我爱自己。”

——约翰尼·德普

 
 

这两天德普叔和小自己22岁的娇妻艾梅伯·希尔德(Amber Heard)离婚的消息在娱乐圈炸开了锅。在叔母亲刚去世、《爱丽丝梦游仙境2》即将上映的节骨眼上,这位南方美人提出离婚,也是让人无语。不过看来叔也不想再挽留了,托发言人表示“希望这段短命婚姻尽快解体。”

这段充满了疑问和谎言的婚姻,这对外界非议的“发福大叔+金发红唇女神”的搭配,散就散了吧。不想听到的是对我们心中那个真性情潇洒如风、邪魅狷狂的德普叔的冷嘲热讽。最怀恋的,还是正值青春年少的德普和薇诺娜·瑞德(Winona Ryder)的那段“纯真岁月”,这般为爱疯狂也许在一生中也能燃烧一次,被爱情激发出的最好的自己也在分手后永远的逝去。她带走了最好的他,他也保留了最好的她,在记忆中。

 

 
 

1989年6月的一天,赖德参加新片《大火球》(Great Balls of Fire!)首映式。当时年仅19岁的赖德,远远看上去美的不食人间烟火。德普立刻被赖德的美貌与气质震呆:“那一刻就像电影中一样,所有东西都逐渐模糊,而只有她是清晰的。”

整个晚上,德普都直盯盯的冲着赖德看,一向对自己超级自信的他居然羞涩不敢上前:“我知道正是那个时候。我知道那以后我爱上了我生命中的爱人。”

当时只有17岁、天蝎座的薇诺娜如清泉一般纯净美丽,还有着与生俱来、深深吸引人的神秘感。当时关于她的海报挂满美国各地。她是大众情人,她的美丽打动着所有影迷的心,当她那双独特的黑眼睛注视着你的时候,仿佛总能激起人们伤感、忧郁、怀旧等诸多复杂的情感。

这种气质和她悲惨的童年分不开关系:她出生在加利福尼亚小城,那里的嬉皮士们心甘情愿地过贫穷落后的生活。薇诺娜从小就见识过形形色色的精神变态者、同性恋者、嗜毒如命者、裸体主义者……但她从未加入过这些人的行列。小学时,因为她的装束像个男孩,经常遭到男孩子们的毒打。她想不起她的童年中还有过什么快乐,有的只是屈辱。13岁开始,就在“NG”“ACTION”的拍摄生涯中度过,内心不曾有过真正的满足快乐。

而当时德普25岁,年纪轻轻,却已结婚又离婚,并有两次订婚。他文身、吸毒、组摇滚乐队,他叛逆,拒绝传统,反叛一切。他们是两个外表风光、内心有着不同苦闷的人。

薇诺娜其实也注意到了这颗冉冉升起的性格男星。德普的可爱与真诚打动了她的心扉:“我原以为他可能是个古怪的人。但是他真的真的最非常害羞,一点也不古怪。”

对此,德普说出了男人陷入爱情的真相:“赖德让我喜欢的死去活来,在真正的爱人面前,男人往往是最缺乏自信的。”

一个是人人都爱的玉女巨星,一个是吸引人目光的性格新星,一个是看似娴静内心暗涌如谜的天蝎女,一个是外表不羁倜傥内心童真的双子大男孩,外貌气质都是如此互补相配,更因为内心相通的情感惺惺相惜,走在一起正如上帝的杰作般命中注定。

在蒂姆·波顿导演的《剪刀手爱德华》中,两人默契而感人的表演让感情迅速升温。因为和薇诺娜搭档,“爱德华”成了德普偏爱的角色。"能和心爱的人一起工作,而且还有钱可赚,那种感觉简直是棒透了!"在炎炎烈日下,他整天穿着从头包到脚的黑皮衣,手戴12英寸长的"剪刀手"而毫无怨言,至于每日早晚要花很长时间很大功夫上妆、御装和苦练使用剪刀手的艰辛,则更不在话下。有情饮水饱,因为那个人的出现点亮了生活。

《剪刀手爱德华》这些片段,是藏在每个人内心深处关于那个纯真简单年代的回忆吧,曾经我们都如此向往并相信爱情:


童年不幸让薇诺娜心里有着永远的残缺,这样的残缺无法通过爱情填满,更多需要自我疗愈。和德普在一起后,薇诺娜迎来了事业最高峰,而抑郁也达到了顶点。她曾在凌晨两点对着写有“薇诺娜,世界上最幸运的女孩”的广告牌失声痛哭。德普像照顾小孩一样试着努力用爱溶解她内心的苦痛。“我很害怕她会死去,每当她看起来不太好时,我都会担心她所受的苦难而哭着睡着。”甚至在她难过的时候,德普会将手指插入她的喉咙,帮她吐出来。

德普爱的炽烈,爱的绝望: “我想为她去死。我是这样的爱她,我不知道没有她,我该做什么。我希望我可以吻遍她的所有疼痛,使它们消失,停止,不再出现在她身上。若她因此而哭泣,而我不知所措,我情愿杀死自己。我爱这个女孩,我爱她超过我爱自己。”

在德普无微不至的爱和照顾下,薇诺娜开始以轻松的心态面对生活。在洛杉矶,他们有一栋房子,还计划着再买一间阁楼。德普做早餐,然后他们一起在床上享用。一起收拾餐具,德普负责清洗,而薇诺娜将它们弄干。两个人过着普通情侣般的小日子。

一起出席活动,隔空的眼神交流都这么深情。正如那句话所形容:“世界上有三件事情无法隐藏:咳嗽、贫穷和爱。“




他们是那么恩爱,以至于对着记者的采访记录述说衷肠,面向镜头,旁若无人的拥抱依偎。他们不能忍受分离,每次单独排戏,薇诺娜总要留些纪念物在身上,就好象德普陪在身旁。德普时常坐上红眼航班飞去看望赖德,并送上两百多个爱心小汽球,只为博得她的一个笑容。他们憧憬结婚,薇诺娜梦想着一次蜜月旅行,德普计划着两人一起离开美国,到处漫游,躺在沙滩上喝烈酒。德普则做了更疯狂的事。他带着薇诺娜去文身,她看见她的名字是怎么样永远的留在了他的身上——"winona forever",并说死后要揭下这块皮肤给后代保存。

“我在过去27年所经历的任何事情都无法与我同薇诺娜在一起的感觉相比。你能够想象一些真实的事情,但那完全不同于你真正地去体验它......这个'永远的薇诺娜'文身不是我轻率地做的一件事,她的眼睛可以杀了我……”

热恋中的德普说:"跟她在一起,与以往的感觉完全不同。薇诺娜,她是不同的。她是我的一切,她是我的心,我的灵魂,她是我未来的妻子,我孩子的母亲,我们家的主人。没有人可以替代她的位置,相信我。" 

他的眼中是一个男人有了至爱的无限自信,她的眼中则是要满溢的爱慕:

而多年后薇诺娜也回应:“遇见德普的时候,我还是处女。他改变了我一生,他是我最初的所有。他给了我第一次真正的吻,他是我第一个真正的男友,他是我第一个依靠。所以,他将留在我心里,到永远。”

可是童话美就美在不真实又短暂吧。当时,德普认为已是“天时地利人合”,于是买了婚戒要缘定三生,但瑞德永远比德普冷静一点点,她得到了《教父3》的演出机会,便将婚事拖后。无奈天意弄人,她在这种关键时候患上急性肺炎,到手良机又白白失去。后来两人开始忙于事业,疏于见面,有人说德普的激情在慢慢减退,经常晚上醉醺醺回家,有人说薇诺娜在拍摄《纯真年代》的时候与丹尼尔·戴·刘易斯传出绯闻,还有人说德普母亲强烈反对这门婚事.........在媒体的炒作下我们看不到真实理由,最终得到的结果是1993年相恋四年的两人和平分手。薇诺娜抽烟酗酒,还一度精神崩溃,进了精神病院。

好友蒂姆·波顿回忆那段时间的德普说:“他与薇诺娜分手是在电影Ed wood拍摄期间。有些天他哭着来拍摄现场。我很替他难过。我问他为什么分手,他说'不是她的错,是我的错。'”

“94年1月他遇到凯特·摩丝,他们的关系跟他与薇诺娜的不同。我跟他在一起觉得怪怪的,好像他不再是约翰尼德普。就好像薇诺娜带走了约翰尼的灵魂,约翰尼的爱。

人们不愿接受童话的破碎,身边的朋友包括蒂姆·波顿都想撮合他们复合,”我相信德普仍会与薇诺娜在一起。也许不是现在,而是将来的某个时刻。他们爱的绝望。甚至当他们已经分手很久,德普都不愿承认已经分开这个事实。” 

但两人终于是再没有故事发生。除了2001年,薇诺娜带着未付款的衣物走出服装店,人们无法理解这样完美的女神会堕落至此。因为偷窃罪她上了法庭,那段时间她负面新闻不断,就在这最难熬的时刻,德普站了出来,送她一打粉红色玫瑰,还有一个字条,上面写着:“不要烦恼,这种麻烦总会在最出色的人身上发生,祝你在法庭上有好运,我相信你。”

后来德普过着更加放任的生活,交了一个又一个女朋友。“青梅枯萎,竹马老去,从此我爱上的每个人都很像你。”——人们都说她们容貌和气质都和薇诺娜有某种程度上的相像。和凯特·摩丝醉生梦死的几年,和凡妮莎·帕拉迪斯结婚生子过安稳生活,和娇妻艾梅伯真真假假的短命婚姻........其中也很幸福吧,只是少了和薇诺娜在一起时候眼中无限的光亮。每一次的分离就是死去一点点,再怎么重来,也不是当初的那个自己了。

而薇诺娜,心里的那块空洞怎么也填不满,后来她经历了另外三段恋情,包括和马特·达蒙的订婚,终告失败。事业上也未有太大的起色,一代玉女巨星归于沉默黯然。薇诺娜在接受采访时不无伤感说:“人们总是问谁是你生命中的挚爱?天啊,我真希望自己从没遇到那个人.......我希望我从来没有过恋爱,自从它变成一件悲伤的事以来。”

薇诺娜在《黑天鹅》中的演出,演一个情绪歇斯底里的舞蹈家,还是很美,只是平添一种憔悴:

有人说 “德普和薇诺娜的悲剧在于一个太年轻太听父母话,一个从小没有受到良好教育,自以为是浪子结果是玻璃杯。薇诺娜父母害了小姑娘一辈子,名利爱情颗粒无收。德普修修补补一辈子,修不好破碎的心。”

多年前,王家卫曾借《2046》说过一句很经典的话:“爱情这东西,时间很关键。 认识得太早或太晚,都不行。”这句话用在这对爱情传奇上一语成谶。爱情和人生一样,充满遗憾与不完美。好像最美的爱情总要带一点伤感,才好感慨“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如果两人晚一点认识,薇诺娜不那么脆弱悲伤,德普不那么炽热燃烧,或许能够相伴长久。但是,诗酒趁年华,谁又不希望在对未来最充满幻想与好奇的时候,谈一场烧毁了自己也无怨无悔的爱情?

“当我想到薇诺娜的眼睛,Take My Breathe Away的曲子就会在我心中响起。每次听到这首歌,我和薇诺娜的往事都会重会心中。事实上,89年到93年的那些歌,总会让我想到我和薇诺娜在一起的日子,那段时间,我真的很幸福。”


“三年前,当我在肩膀上文上薇诺娜·赖德的名字时,我坚定地以为,我们俩分手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我们中间有一个提早死去。但现在我们都活着,并且现实变成了我最不愿看到的惨剧。”——约翰尼·德普

人来人往,世界看似熙熙攘攘却实则荒凉的旷野。有多少人就这样出生、活着、寻寻觅觅辛辛苦苦,却从未爱过。如果你遇到过love of your life,你就会理解他们的故事。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真爱不一定能伴随我们到天长地久,很多时候,你得接受生活的真相,拼凑破碎的心,坚强活下去。

但真爱之前,我想没有人会因为怕痛而退缩,哪怕烧到体无完肤。因为所有的爱都是幸运的,即使它伤透了你的心,但它仍是发生在我们短暂一生中最美好的事情之一。不必以庸常生活去评判,爱过,感恩,就已经足够。

“爱若难以放进手里,何不将这双手放进心里。”


-The End-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赞那度旅行人生】

授权转载,合作,投稿 wechat@zanadu.cn

文by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