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请稍后...
分享

 

巴基斯坦“卡戴珊”被“荣誉谋杀”|女人的身体是女人的

上周末(7月15日)一则谋杀案震惊世界。巴基斯坦模特、演员、女权运动家兼网红坎德尔·巴洛奇(Qandeel Baloch)在睡梦中被亲哥哥下药被掐死。这个发着光的、只有26岁的鲜活美丽生命就这样被迫戛然而止。

上周末(7月15日)一则谋杀案震惊世界。巴基斯坦模特、演员、女权运动家兼网红坎德尔·巴洛奇(Qandeel Baloch)在睡梦中被亲哥哥下药被掐死。这个发着光的、只有26岁的鲜活美丽生命就这样被迫戛然而止。

现在案件有了进展,巴基斯坦新闻称,坎德尔家很穷,一家人靠她养活。这个哥哥长期吸毒,每每问她要钱,她这次不给,便杀害了她。多数人民要求公开处决凶手。

令人无比愤怒的是,她的亲哥哥,也就是凶手逃逸后被捕,毫无悔意愧疚,只有满脸的骄傲和笑容,他自认有“正当动机:她给我们家族的名声抹黑,我再也不能容忍了。

女孩生来就应该好好待在家里,通过遵从传统道德来给家庭带来荣誉。但是Qandeel从来没有这样做。
我吸毒,但当我杀她时我是完全清醒的,我感到很骄傲。现在所有人都会因为荣誉而记住我的名字,我的父母和兄弟们在过去这20年来因为她而饱受折磨,是我给我的家庭带来了宽慰。

这样的恶性谋杀事件,被当地警察初步定性为相当典型的“荣誉谋杀”(Honor Killing)。所谓的荣誉谋杀并不少见,据统计全球每年有5000多起发生,未被揭发的案件想都不敢想。坎德尔事件的轰动和她是名人有很大关系,不出名的女孩子有多少就这样含着屈辱幽怨死去。

荣誉谋杀,一般指家族中的女性的举止被认为玷污了家族名誉,而被家族中的男性成员以“维护家族名声”为由杀死,多发生在女性地位低下的文化保守地区。

在某些地区,女性仍然被男权社会视作家族的财产。女性不遵从父亲或丈夫的意志、被强奸、不接受包办婚姻,甚至只是看了一眼陌生男性,都可能被以投石、烧死、毒死或者斩首等残忍的方式“荣誉处决”。而谋杀者往往得不到应有的惩罚。

坎德尔·巴洛奇(Qandeel Baloch),1990年3月1日出生在巴基斯坦南部的一个保守小镇,原名是Fouzia Azeem,有兄弟姐妹12个。17岁时,她被家人包办嫁给一个老男人,两年后逃离这桩婚姻,留下一个儿子。据她称自己两年的婚姻里充斥着家暴,当时她的丈夫甚至拿着一瓶硫酸威胁她说“你太漂亮了,我要毁掉你的脸。”

那时候的她,看不出任何17岁少女该有的天真幸福。

逃离了这场婚姻,她因为走投无路又投入了另外几个男人怀抱。后来,她开始参与娱乐节目,进军娱乐业。唱歌比赛上,她遭遇淘汰直接在台上开始嚎啕大哭,敢直接和评委撕,相当耿直不服输。

后来,她开始走网红路线,以性感的形象和出位的言行在网上圈粉。她有超过60万的Facebook粉丝和超过10万的Instagram粉丝。因为姣好的面容性感的身材,被称为“巴基斯坦卡戴珊”。

 

 

这些照片是非常惹火性感,许多的超模、明星都拍过比这惹火更多的照片,将女性内心多样的状态、欲求表达出来。

作为一个想要更出名、改变自己处境和社会现状的女人,她的行为受人指摘。她曾公开给运动员示爱,拍摄性感视频,表示巴基斯坦赢了比赛要给全国男人跳脱衣舞等等.......在这娱乐至死的年代,有媒体的炒作怂恿,也有成名光环的诱惑,这其中有值得反思的地方。但是在这“大多数女人都生活在平静的绝望之中”的男权社会,她的行为无疑是一剂有振奋意义的猛药。所以她被称作巴基斯坦一个文化标识,成为国内被搜索TOP10名人之一,被称作是“撕下了男权社会的虚伪。”

除了性感的一面,她还有很多日常的照片,可以今年26岁的她也是一个爱美爱生活、充满热情的姑娘。

不怎么化妆的时候很清纯。

化了妆也可以很甜美。

就是当下流行的非主流美少女。

比起一些在网上为钱为利一抓一大把、没有个性的锥子脸网红,坎德尔显然有更高的抱负和目标。随着她的媒体存在感不断提升,开始利用她的地位评论妇女在巴基斯坦社会中的处境。她在去世的那个星期发表名为《禁播》(Ban)的音乐录影带,嘲笑妇女在该国的诸多限制。

敢叫板巴基斯坦男权思想,直言国内媒体在女性权利上的集体失声。

作为女性,我们应该为我们发声,我们应该支持彼此,我们必须为正义发声。我相信我是一个现代的女权主义者,我相信男女平权。我不需要去选择我应该成为哪一类型的女性。我不认为女人应该迫于社会规则而给自己贴标签。我只是一个有着自由思想的女人,我喜欢我现在的样子。

虽然被比作“巴基斯坦卡戴珊”,但是考虑到坎德尔的处境,她显然面临更大的压力,更有勇气。

不管我被压制了多少次,但我是个斗士,我还会回来的。我希望我会对那些这个社会中遭受恶劣处境的女人以灵感和勇气。我会继续我的路,我知道你会继续恨我,但我根本不在乎!

她以马拉拉为榜样,立志要让巴基斯坦女人作为自由个体,拥有自己身体,掌握自己的命运——其中当然也包括性感的权利。

惨剧发生后,引起众多网友的愤怒,大家纷纷发表推文表达对Qandeel的悼念以及对凶手的愤怒。

不管她做了什么,荣誉谋杀并不存在于伊斯兰文化中。我们生活在一个不包容的社会中,每个个体无法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

“你代表着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在你的脸上,我们看到不妥协的决心和女性品质,永别了,美丽的女人。”

父系社会是如此脆弱,一个女子的呼吸都被他们视作威胁。

“即使,你只是稍微动过念头觉得她‘活该’,那么在这场对她的谋杀中,你同样有罪。”

我们都是罪人,每个人在私下或者公开都犯着不同的罪,即便这样,我们还热衷于评判他人,即便她已经去世.........有人意识到这个可怜的女人是试图改变自己的社会阶层和处境吗?,她作为一个没有什么文化的出生贫穷的女人,这也许是她唯一的方法,不管在巴基斯坦还是别的国家。每个人都应该并值得以自己想要的方式生活。没有人有权利决定别人的生死!

而对于把惨剧归结于伊斯兰文化的,有这样的评论:

对这个女人有任何恶意评论的,你们都不是真正的穆斯林。真正的穆斯林不会使用这么恶毒的言语。

宗教可以教人向善,也有人拿它为借口作恶,对任何一个宗教教义不了解之前,拿宗教去分析问题是很可笑的。

但是,最让人愤怒的是,有为数不少的激进分子为她的去世拍手称快,其中不乏女性。

她终于死了,必须有人要去做这件事。她是这个国家的耻辱,别把她比作孩子。

还有求真主宽恕她的

发生在巴基斯坦的这个悲剧当然太过惨烈,但是放眼全世界,即使在西方发达国家,对女性的束缚、歧视仍然严重。明枪暗箭,作为一个女人生活在这个世上,经常能感到种种恶意。女性主义者依然要为了自己的身体、经济、感情、精神等自主权不断奋争。从身体开始,这一项就难度重重。

比如对女性能不能选择展示自己身体、性感的议题。

几个月前的柳岩在包贝尔婚礼上被“闹伴娘”事件。大概就是考虑到一向以性感形象示人的女人一定都很豪放、私生活不检点,那肆意调戏理所应当。

女性被物化,像坎德尔说的“被贴标签”。如果你穿着性感,那说明你就是一个放荡的女人,而不能接受女人有自主选择自己外在风格和保持内在立场的权利。

再如对“怎样的女人才能展露身体、才有权利性感”这一议题。

今年倍耐力年历里很多女星赤裸上阵,比如喜剧明星Amy Schumer,把不完美的身体展现给你,呼吁对女性多样性的包容与欣赏,她说:女人啊,美丽的、毛躁的、强壮的、清瘦的、脂肪的、漂亮的、丑陋的、性感的、恶心的,都是完美的女人。

而同样参与拍摄的小野洋子证明了女人任何时候都可以选择自己要的性感,性感是与生俱来的,并会随着阅历更加有深度。

乐坛大姐大麦当娜在今年的Met Gala上穿着这一份“政治生命”向全世界对女性年龄和身体有所质疑的人发起挑战。


58岁的她在格莱美上依然又唱又跳,秀身材:

This will be a revolution of enquiring further, of not worrying about winning other people’s approval, of not wishing you were someone else but perfectly content to be who you are: someone unique and rare and fearless. I want to start a revolution of love.

这是一场革命,关于不需要考虑赢得别人的同意,不需要期待自己是别人,而只为了成为完整的自己:成为一个独一无二的、无畏的自己。我想开展一场关于爱的革命。

有人问她能停止性感表演吗?她说不能,因为她是表演者,是艺术家,将女性的内心展现、将人性展现、致敬生命就是她的职责。

如果没有这样彪悍奔放的女性解放者,沉默的大多数不知何时才能迎来曙光。每一个时代都需要先行者给大众投喂猛药,才有了一次次的服装革命、思想解放,不然现在我们可能还生活在出门被紧紧勒住胸部的《飘》中郝思嘉的年代。还会有这样不需要穿bra的女性解放吗?

引用网友的一句评论,不要谦卑,去叛逆、去违抗吧,须要知道,你本应是自由的。

纪念巴基斯坦女孩坎德尔,R.I.P.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赞那度旅行人生】
授权转载,合作,投稿 wechat@zanadu.cn

文by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