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请稍后...
分享

 

忘记季裕棠和亚布的逼格,你需要一点Starck的浮夸

酒店和时装屋其实有着惊人的相似,都靠有趣的设计、独到的选料、对味的风格吸纳客户。

酒店和时装屋其实有着惊人的相似,都靠有趣的设计、独到的选料、对味的风格吸纳客户。而金字塔尖的酒店为了获得媲美一线时装品牌发布会的吸睛度,惯用套路是邀请明星设计师。好品位的酒店就非得我们常挂嘴边的Jean-Michel Gathy、季裕棠、亚布和傅厚民操刀?别端了,旅途中的我们其实很需要Philippe Starck的鬼才和淘气来调味。

趁着巴黎老牌宫殿酒店Le Meurice尚留着Philippe Starck翻新设计的余烫,我们一同追随这位顽童设计师的轻快步伐,看看他如何在我们的旅途中用使坏、艳俗和唯美让我们和那些全世界最高冷的旅行者捧腹、狂喜、沉醉和动容。

 

初见

第一次被Philippe Starck(后简称PS)的设计震到是在香港半岛,当时正想顶着其大堂美轮美奂的巴洛克天顶,享用仪式感十足的半岛下午茶,无奈行程太紧、队列太长。正当失望而反时,受人点拨,立马另辟蹊径,随电梯直上28层。
电梯门一开,你不住地怀疑是否到底还在不在时刻标榜端庄雍容的半岛,地毯完全被毫无头绪的字符覆盖、楼梯的扶栏成了倾斜的墙体和纤细金属杆、玻璃台阶内光外透、餐椅背上画满了头像。
更大的亮点在洗手间,镜面斜靠在墙面,盥洗台一改靠墙的公理,而是如艺术品基座般立在中央,你找不出台面和盥洗池的边界,只有几个雕塑般的感应龙头指引你伸手的位置。更调皮的是,嘘嘘一律在落地窗前,感觉能让九龙下一场雨。
据说女士洗手间待遇更加,落地窗直面维港和港岛,女生在化妆时能兼顾魔镜里自己的面容和维港胜景,仿佛指引女宾自问“魔镜魔镜,维港和我究竟谁更美?”


老牌传奇酒店顶楼的逗趣手笔,一下逗乐了没喝上半岛下午茶差点败兴而归的我,多亏PS的淘气。

 

伯乐

PS的职业生涯起始于皮尔卡丹出版屋的艺术总监角色,与此同时,他开始为Alessi,Kartell等设计家居屋操刀家俬。
他的设计才情早在1983年就吸引了法国时任总统密特朗的注意,后者更是奉上了法国版“白宫”爱丽舍宫任其自由发挥。

不过,PS的盛名更离不开两位酒店大亨伯乐的扶植。这两位一个叫Ian Schrager,另一位叫Rogerio Fasano。


Ian Schrager正是如今携手万豪大举缔造酒店潮牌EDITION的设计酒店教父。1984年,Ian正是携手PS的老乡Andree Putman在纽约开出了史上第一间设计酒店Morgans。


此后,他的法国情缘不断膨胀(他卖掉Morgans酒店集团后还钦点法国导演Julian Schnabel打造其新宠Gramercy Park酒店的室内空间),从上世纪80年代末起,PS成了设计酒店教父Ian Schrager最热衷的翻牌对象,PS也成了设计酒店发展最直接的见证人,并架构了设计酒店的最初理念和基调。

Ian Schrager早期的几乎所有酒店作品——纽约Royalton和Hudson、迈阿密Delano、旧金山的Clift、伦敦的Sanderson和St. Martins Lane无不由PS主笔。


Rogerio Fasano出生于餐饮世家,当其打算在自己广受追捧的餐馆上方构建酒店客房以留宿其铁杆食客时,他也找到了PS。尽管在此之前PS就有涉足酒店设计,但是Fasano头一个将整座酒店放权给PS操刀。PS最终在一座20层的钟塔里还原了上世纪30年代的豪华酒店芳华,同时也掺入了静美的私宅哲思。

很快,FASANO酒店的风头立刻盖过了其起家的餐饮板块,人们可以经常在泳池邂逅Lady Gaga, 看到Kate Moss或Bon Jovi在客房阳台上向外眺望。

 

符号

我们来迅速梳理下PS的招牌设计符号,以便我们能轻松辨认出PS的真迹。

1. 镜子    PS对镜子的偏爱绝对无人能敌,镜子可能被镀金画框精心装裱、有可能出其不意地吸在天花板上、甚至椅子的腿也不放过使用镜面。
不过,他对镜子的迷恋在巴黎莱佛士酒店的浴室里才算达到了巅峰。

我一直以为终极爱秀恩爱又终极爱住巴黎莱佛士的名媛Olivia Palermo及其男模老公Johannes Huebl是最爱秀这个超级镜子浴室的。


没想到,同事却举报俄罗斯名媛Elena Perminova明显更甚之,她每逢去巴黎都要在Ins上抛出浴室自拍无数,连楼梯上的镜子也不放过。
不得不佩服,这个浴室是专门给住客自行开时装秀给自己看的。如今,这样的镜面浴室并不限巴黎一地,新加坡莱佛士酒店对面新开的South Beach酒店也批量生产了其改良版。

 

2. 涂鸦地毯    华贵的波斯地毯和干干净净的素色地毯都不会入PS的刁眼。他热衷在地摊上肆意涂鸦,不管水墨、油画质地、打字机字体、彩条都是他屡试不爽的手笔。

 

3. 帘布墙    有不少设计师都讨厌用实心墙体,深受顶级酒店追捧的设计组合亚布就尤其爱用金属屏风做隔断,而PS则钟爱用帘布分隔区域。

这些帘布时而将空间分隔的自然又唯美,当他们随风撩动时,时刻能上演《了不起盖兹比》里的场景,当然,暗喻舞台幕布的布帘也增添了空间的戏剧张力。

 

4. 触墙等同触礁    PS绝对是我见过最恨让家具规整摆放的设计师,他小时候一定恨透了“立壁角”,只要空间略有结余,他绝不同意让家具靠墙摆放。
几乎所有家具都爱从房间中央为核心向四周发散,所以你要习惯,住PS的空间通常床头、沙发靠背都顶着长几或者书桌。

以此让你有了围着房间跑圈的机会,即便在房间里也要记得“多走走多健康”。

 

5. 淌水家具    在PS的字典里,家具没必要非得干爽,家具也该是两栖用具,所以,你最好习惯于淌水去坐椅子。

 

6. 红与白    PS的色谱里最爱两种颜色,一种叫雪白,另一款叫血红。即便是古董酒店翻修,他也不忘记刷白外墙,把门口的古街灯全换成红色玻璃灯罩
门口铺上红毯不说,雨棚也一样按队列换上红色玻璃顶棚。别看这些任性又龟毛的举动,这间原本平淡无奇的正统古董酒店有幸变身全球潮人争相下榻的时尚宫殿全靠这些“红”了。

 

7. 私人物品    PS创作每间客房,都会将其幻想成自己的居所,他会在客房里留下一些私人物品,例如墙角处靠一把吉他、床跟头留一张便条、书桌里留一些他钟爱的文具......

总之,PS总是想尽办法让所有入住他设计的酒店的客人都有借住其工作室或私邸的赶脚。
 

8. 混搭    PS还擅长将不同时期、不同风格、不同材质的家俬聚集一趟,还混处出其不意的和谐感,亚克力、木料和天鹅绒,中式吊灯对比捷克水晶吊灯,

甚至正常人尺寸的座椅和恐龙尺寸座椅同处一室......

 

这八个符号如同PS的八宗罪,它们大胆挑战着我们常规的格局和审美套路,但我们无不无可救药地爱着这些罪证。

 

 

 ——跟着PS去旅行——

 

新加坡

South Beach

为莱佛士打造了巴黎分号的鬼才设计师Phillipe Starck显然很难得到重整新加坡旗舰的机会,不过,全新出炉的超级综合体South Beach给了他另一个机会,在新加坡莱佛士对面按他的旨意打造一座设计酒店。


这家设计酒店的体量确实有些惊人,客房数超过了600,但看看内部设计和装扮每间客房的细致度,我们都放心了。


酒店大堂简直是一条时光隧道或是古玩店,不同时期、不同地域、不同风格的桌子、柜子、吊灯一字排开,这些桌子在套上了标准化的玻璃柜后,成了一个个办理入住的前台,在大堂走一路,就是看尽了整个世界、纵观了历史轴线。


客房用"我"、“你"、"我们"、"她"的命名法则来区分,里边设置了各种机关、将艺术品做成壁纸和地毯、把镜子当壁纸贴得到处都是。
酒店的细腻心思不仅在挑选家具和艺术品上,还体现在各种用品上,例如,“SHOWCASE HER”房型里,会用上绣着桃粉色符号的拖鞋、枕头,摆上Davines浴用品、脸部加湿器、直发棒、粉色浴袍和男盆友睡衣。

 

巴黎

莱佛士

巴黎从来不缺宫殿酒店的捧场,但极少出现莱佛士这样能将端庄、雍容与俏皮权衡得如此到位。
酒店由昔日的Royal Monceau酒店改造而来,原先是一间再守规矩不过的正统法范儿豪华酒店,端庄得令人昏昏入睡。PS的入侵仿佛一剂强心针,将大量乖张、不安分的元素注入其血管。
他在楼梯间摆满了让人忍俊不禁的艺术品、在客房里摆上吉他、将镜面代替大理石贴满浴室、客房走廊运用无死角斑马纹制造出《盗梦空间》的效果。
这样的套路深得Olivia Palermo、Elena Perminova、卡戴珊等一杆时尚教主争相投宿。

大肆将PS的设计作为他们时装大片的背景是这些时尚终极权利人士入住期间的必修课。
Olivia Palermo甚至还将自己的30岁寿辰摆在了该酒店庆祝,可见该酒店的时尚地位以及在名媛心中的分量。

 

里约

FASANO

尽管里约有着全南美最传奇的豪华酒店——Belmond卡帕卡巴那宫殿酒店,但重量级明星被FASANO分流的情况日益加剧。
这个以餐饮起家的酒店品牌,如今餐饮光环几乎完全被“设计酒店”的标签淹没。这点,鬼才设计师PS当然功不可没,他以上世纪60年代的巴萨诺瓦时期为设计主题,该时期恰孕育了酒店所处地Ipanema的优雅风范。
酒店的大堂里满铺着Paul Smith风格的彩条地毯,周围用一道道弧形帘布层层分隔,营造出无尽的神秘感。
简约外形和一个个规整的玻璃阳台已令该酒店成为Ipanema海滩边最具型格的建筑。
你经常可以透过这些包厢般的阳台静观贝克汉姆、Bon Jovi、凯特莫斯、Queen B、Bradley Cooper、黛安娜克鲁格等明星凭栏远眺、拍照、沉沦、打电话或挥手致意。

不过,酒店最出彩的莫过于顶部的泳池,那里不仅享用着里约最迷人的全景,同时也是邂逅Lady Gaga和众多俊男靓女的养眼据点。

 

伦敦

St. Martins Lane

这间酒店从所处地、外观到内部氛围,无不让人时刻处于亢奋状态。酒店的外形如同绚烂的模仿,任由每间客房的住客调剂其外透光色。

酒店高耸的旋转门内掩藏着一个简约纯粹的空间,各色设计家具随性装点,仿佛一座当代艺术馆。
客房几乎不着任何色彩,一切都静候住客运用多色光控系统为空间DIY着色。

 

 

布宜诺斯艾利斯

FAENA

这是另一家在南美具有强劲“吸星力”的酒店,酒店由一座1902年的红砖谷仓改造而成,大堂是一条兼具T台和教堂神韵的长廊,时髦、性感又不乏神秘。



88间客房上演着极简主义和美好年代风格的戏剧冲撞。贾斯丁比伯、Lady Gaga、安东尼奥班德拉斯等明星都将其氛围南美庇护所。



其日绿洲般的泳池在周末总是聚满了最时髦的社交动物,此外,酒店还上演着全城最棒的探戈表演。酒店还附设极为强大的艺术展览空间。

 

 

迈阿密

DELANO

在好酒店如云的迈阿密,DELANO吸引明星的魅力让所有酒店羡慕。乔治克鲁尼在迈阿密拍摄《在云端》就一直下榻在此,桑德拉布洛克、马修麦康纳、贾斯丁等人也对这间酒店青睐有加。
尽管又193间客房,但在穿梭公共区域时,所有人都会将其误以为进入了一座社交达人的时髦私邸,大堂挂着一道又一道的纱帘,步行过程仿佛在梦境中游走。

客房里塞满了纯白色家具,所有配饰也一律是白色的,据说,PS想以此衬托窗外湛蓝的海色。



除去以上列举的酒店外,Philippe Starck的酒店作品还包括各地的Mama Shelter酒店、纽约的HUDSON、香港的J Plus、巴黎的Le Meurice等等。总之,他有功力让新酒店一炮而红,让老酒店如沐春风,他的宗旨在于——旅行没有这么多条条框框,设计本就是一场游戏,让人们丢弃“端”的本性,尽情展露他们的天真本性。
就像众名媛在社交网络上借着他的作品的各种自拍,不是炫耀、不是刷逼格。而是传播旅途的欣喜与正能量。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赞那度旅行人生】
授权转载,合作,投稿 wechat@zanadu.cn

文by樊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