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请稍后...
分享

 

世间最治愈之城里藏了一间最美的艺术酒店

每当我想用旅途来治愈我自己的时候,我总会第一个想到三年前初见的巴塞罗那。这显然是全世界最适合度假的都市,那里有古城、港湾、沙滩,有浓烈的艳阳、热情的人群、诱人的食物、自由的氛围、美轮美奂的建筑交织在一起,恰好汇成世间最令人愉悦的盛宴。

每当我想用旅途来治愈我自己的时候,我总会第一个想到三年前初见的巴塞罗那。这显然是全世界最适合度假的都市,那里有古城、港湾、沙滩,有浓烈的艳阳、热情的人群、诱人的食物、自由的氛围、美轮美奂的建筑交织在一起,恰好汇成世间最令人愉悦的盛宴。

巴塞罗那有着让世间酒店控最纠结的酒店清单——古董的、设计的、大牌的、精品的酒店遍布全城,上一次到访,我选择住在临近购物和景点的感恩大道,而在全球尝试过10间丽思卡尔顿且次次欢欣而归的我,满怀好奇地订下了这间以艺术为营造主题的丽思卡尔顿旗下酒店——Hotel Arts Barcelona。


治愈之城的旅途再度开启,出租车很快将我从机场载到了海滩,而酒店建筑就如同灯塔般在海边守候。

这是一间个性非常外露的丽思卡尔顿旗下酒店,充分展现了巴塞罗那城市所散发的自由与热情。酒店塔楼完全由玻璃和钢筋构成,大量钢架结构肆意裸露,让人时刻以为是一座未完成的建筑。展现城市特质的同时也折射了丽思卡尔顿进驻每座城都要体现的“在地感”。

实际,酒店的地理和建筑对巴塞罗那都是极为独特且重要的存在。1992年的巴塞罗那奥运会让巴塞罗那名声大振,全城借助这场盛会面貌焕然一新,出众的奥运村规划更是让其举办了史上最成功的一届奥运会之一。而Hotel Arts Barcelona恰处于奥运村的核心地带,建筑的落成之日恰巴塞罗那奥运举办之时。

Hotel Arts Barcelona所相中这栋建筑物显然起到了承接巴塞罗那的旧时代与摩登时代的历史使命。

建筑内部摒弃了豪华酒店惯用的豪华装饰和家具,转而借助建筑本身的大批钢架结构和大篇幅玻璃凸显空间之美,加泰罗尼亚的艳阳同样主导着室内装饰,阳光穿堂入室,与建筑构架上演一场光影追逐的俏皮戏码。

高速电梯很快将我载上了客房所在层,客房层走廊被装点成了当代艺术廊,墙面挂满了西班牙本土艺术家的画作,而客房门就在这些画作间交替呈现,让寻找客房的过程变得妙趣横生,毫不枯燥。 

客房完全以白色和浅灰两色调成,没有任何刻意的装饰,仅靠两面的巨型窗户实时直播沙滩、游艇码头和地中海的壮丽景致。
不过,最令我着迷的景观是酒店体量最大的一间艺术藏品——“金鱼”,这件由Frank Gehry创作的巨型雕塑高度达到35米,身披金属“鱼鳞”,它腾空凌驾于酒店和碧海间,一副即将跃入海中的畅快姿势,其金属片随着光线的移动变幻着色泽,恍若巨型珠宝般闪耀。
几乎所有途径酒店的游人都会在这件酒店最庞大的“艺术藏品”前驻足自拍,让入住此地的我自豪感倍增。而更让我自豪的是我能在“金鱼”的陪伴下畅泳。酒店的泳池就加在金鱼身旁,让泳客更“如鱼得水”。
不过相比这件庞大、闪耀的艺术作品,我更青睐驻店花艺大师Donna为酒店各处每日创作的花艺。
每当公共空间略微沉静,Donna就会在厅堂间穿梭,开始她的临场创作。
看到我驻足观看她创作花艺,她特意停下创作,向我娓娓道来她如何结缘花艺——”童年时,母亲教会我从另一个角度感受花园,她教会我欣赏花的每一丝肌理、每一抹色彩、每一道香调。于是,我立志让花以更为艺术的表现形式呈现,而艺术酒店不只需要常年陈列的敦实艺术品,也需要每日更新、与宾客共呼吸、充满生命力的艺术品——花艺,这里也是我的艺术主场。”


Donna的花艺并不过分复杂,她更喜欢将同样的花束、同样的造型、同样的花瓶通过有趣的排列形成妙趣横生的花束“队列”。他们会一字排开、会合成小森林、或组成阶梯。

Donna的花艺给了水更大的发挥空间,花苞成为水中的游鱼、在水中呼吸、在水面漂浮,Donna对花艺的演绎重塑了水与花的关系,也很好诠释了巴塞罗那这座自由之城对于美的见解。

我和Donna的驻足和对酒店花艺的惊叹瞬间引来了宾客大使Monica。她笑盈盈地迎上问道“想不想看一些私人展间?”于是,我怀着好奇之情跟随Monica去探宝。
如同寻宝,我们换了几趟电梯,又穿越了几条迷宫般的走廊,最终进入了一间静候宾客下榻的跃层套房。
“套房今天的主人要下午才到,但我希望你也看到。”Monica边说边引领我穿梭在套房中,每一个角落和每张桌子都摆上了Donna刚刚创作完的花艺,他们或成为了一棵鲜花树、或成为了餐桌上的一座花球、或变身开放式水池中漂浮的“花岛”,无不叫人惊艳叫绝。
终于明白这家酒店为何如此偏爱白色,原来都是为了衬托那些长期陈列和每日变幻的“艺术品”。


更令人惊艳的还有套房里的家居理念和户外露台。套房里的不少家具尽管当代又摩登,但很知趣地折射了巴塞罗那上世纪初盛行的新艺术风格。户外平台与建筑的钢结构交相辉映,仿佛身处游艇甲板。

从露台上凭栏远眺:雪白的海浪不断地轻抚着充满正在享用日光浴客的海滩,码头泊满了正在“午休”的雪白游艇。这些都让我迫不及待投入海滩和港湾的怀抱。


我迅速回房取了墨镜,沿着海滩和港湾漫步。不少疲惫的游艇甲板上还聚满了兴致不减的巴塞罗那人,他们惬意地围坐,手捧香槟,在金色的午后阳光下交谈,与岸上的行人致意。
港湾的长椅上即有装饰清凉的游客,也有西装革履者,他们或望着正在靠港的豪华游艇,或望着水面上漂浮的巨大雕塑,或翻看着旅行手册,或仅在艳阳和清风中舒缓自己。
随着太阳步步远离,我开始走向我最爱的海滩,沙滩上正在试放各种欢快的乐曲,为日落后的狂欢派对做最后的准备。人们或坐在沙滩上静观天色的变幻,或投入海边小酒馆用清凉的冰饮犒赏自己。
最令我快乐地是,无论你是否孤身一人,都会有过往的人主动询问你是否需要留影,然后相互询问彼此来自何方。相互帮忙留影是海滩上最欢乐的交流,自拍杆成了海滩上最不受待见的装备。
海滩上不仅有人流、美食和音乐,还有出其不意的雕塑(其实很难定义究竟是雕塑还是建筑),这样的风格和搭配或许只属于巴塞罗那这座热情、设计与艺术共荣的都市。
Hotel Arts Barcelona的塔楼是海滩边最惹眼的“摆设”,我在沙滩上找寻了一个即能听海,又能欣赏艺术酒店的位置坐下,享用海浪、欢笑和歌声汇成的愉悦旋律,看慢跑者和遛狗者从我身后划过。
当我回到酒店,准备掏房卡时,发觉门前被插上了几只我很爱的百合,让我头一回感到,百合也能拥有如此俏皮的笑容。打开房门后,咖啡桌上静静地躺着一盆漂浮着“花岛”的水景花盆,一旁还摆着九宫格巧克力和一张卡片,卡片上赫然写着“The art of the craft”。没错,并非只有价值连城的名家创作才配叫艺术,生活任何让人忽略的细节其实都蕴含着巧思、美感和心血。正如艺术酒店里每天愉悦人心、赋予灵感的花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赞那度旅行人生】
授权转载,合作,投稿 wechat@zanadu.cn

文by樊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