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请稍后...
分享

 

在这些酒店里,我们遇到7位会摆弄鲜花的魅力男人

男花艺师们的存在不仅赋予了花卉妖娆魅惑的身姿,更让承载她们的场地变得生机勃勃似注入了崭新的灵魂。

花卉总会为想看的人而绽放

——Henri Matisse

 

常有人说,会下厨的男人最有魅力。我们也常看到在花店里捯饬花朵的多半都是妹纸,蓝鹅,在世界的某些酒店、秀场、花店里还有一群颜值爆表、手艺独到,堪称“匠人”的花艺师。他们的存在不仅赋予了花卉妖娆魅惑的身姿,更让承载她们的场地变得生机勃勃似注入了崭新的灵魂。

 

1.

Christina Tortu

在Christina Tortu最辉煌的时候也许你没有和他相遇过,但如果你有幸在京都丽思卡尔顿和他的“大作”有过一面之缘,那你就是幸运的。

如今已经退休只从事花艺教学的他,已经鲜少出现在大众视线了,但熟悉他的人还记得他那张帅气的脸蛋儿,和那双巧手利落地拼凑出一束束叫人赞叹的花艺作品。“Yves Saint Laurent”这顶皇冠戴在他得头上可谓当之无愧。

Christian Tortu被认为是改变了整个当代花艺界的大师,他代表了最经典的法式创意。而他则说:“花的生命中的每一个阶段都是美丽的,甚至是当它枯萎的时候,它也是动人的。”Christian Tortu讲究丰满自然,他设计了方形中空带圆圈的花器,让每一支花都能自由地展现妖娆的姿态。

6岁时,父亲给了Christian一块地让他在这里随便种些什么,看似随意却仿佛冥冥中自由安排,第一批种子在时间的洗礼和他的呵护下开出了艳丽的花朵,自此便与花为友。他尊重自然也尊重花朵,每当看到他细心地摆弄花卉的时候,就好像在看他和一位知己的对谈,自小就开始练习也让人们将他比作了鲜花界的莫扎特。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他一路从巴黎到纽约,现在就连新加坡也有他的花店。

1977年来到巴黎,他一边继续学习园艺花卉,一边开始用自己在这方面的技术开始为一些品牌作鲜花设计,其中包括了Chanel等一些知名的大品牌。几年之后,就在他准备回到乡间的时候,正好看到在巴黎六区一家小花店门口挂着"出售"的字样,于是他买下了这家小店作为自己的第一家门店——Christian Tortu Paris

Christian的花艺才能很快被巴黎的许多名人赏识,比如Catherine Deneuve等一些时尚名人,不久又开始为各种时装发布会、婚礼,以及各种咖啡店、酒店布置作设计。而京都丽思卡尔顿,则是他在日本音乐的熏陶下,亲手打造的,看似娇艳的花卉与日式的素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亮丽却不喧宾夺主。

 

2.

Eric Chauvin

2016年春夏Dior的秀场——法国巴黎卢浮宫前的十字广场 , 在三天三夜的时间里变身成为了一座种满蓝紫色飞燕草的巨大鲜花堡。这和Dior2012年秋冬高定的秀场五个浪漫的房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而这都是Eric Chauvin的杰作。Eric也是农夫的儿子,同时他也是摩纳哥王室御用花艺师。正是因为与Dior的合作才让他赚得了如今的美名,手艺更是可圈可点。不仅如此,他的笑容也和Christian一样迷人,同时在法国也被人为是Christian Tortu的接班人。

赞赏声不断地同时,Eric也接手了野兽派全球花艺总监的位子,带领了200个人的花艺团队完成了AH世纪婚礼中伊甸园的设计。Eric在创作花束时,运用他独有的平摆技术,喜欢还原“花朵刚从花园从采摘的状态”,将花朵、花苞、果实、绿叶、藤蔓结合,与Christian一脉相承。同时,他的出色之处,在于擅长做规模宏大的大型花艺装置,有超强的现场把控力。

 

3.

Jeff Leatham

花艺界谁的颜值高,那Jeff Leatham适当之无愧的第一。今年5月,太平地毯与Jeff Leatham合作推出Bloom系列地毯,该系列共有14款纯手工织造的羊毛和丝绸地毯新品。

20多年来,Leatham凭借非凡的构图技能和对图案反差及色彩的独到眼光,成为了世界最知名的设计师之一。他曾为Alexander McQueen、纪梵希、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四季酒店、奥普拉·温弗瑞及麦当娜等知名品牌和名人设计过家居装饰。

诸多作品中,最叫人赞不绝口的就是和四季酒店的合作,尤其是巴黎乔治五世四季酒店了。在许多人眼中,巴黎乔治五世四季酒店不仅是最具巴黎风格的酒店,可能也是全世界最好的酒店。

有了Jeff Leatham的助阵,这家酒店的level就更不一样了,因为他用鲜花让酒店成为独一无二的存在。Jeff的花饰创作相当大胆过人。过去酒店内用花多是类似配角般的装饰,在他手里却变成自主的存在。

他着力加重花饰在空间和视觉上的比重和比例:与人齐高的长柄植物和花瓶;浸在水中如凝冻的鲜花;或是数百株兰花悬空吊挂,须根半空垂下,有凌空腾升之感。酒店有种很奇妙的气氛。你随时随地能体会到老式的法式高贵派头,骄傲、优雅。大概也正是因为这种调性,虽几经风雨,这家酒店仍是一块闪亮的招牌,在老一代巴黎人的心中,无可取代。

 

4.

Daniel OST

仅看外貌,Daniel OST看着很像一位学识渊博的教授,然而他却是那个与生俱来就对植物世界有着强烈感知力的人物。作为比利时国宝级的花艺设计师、园林建筑师,他从小和祖父一起生活在比利时的郊外,与各种花草为伴。

即使后来搬到大城市、甚至参军都没有改变这个爱好。26岁时,他在家乡开办了第一家花店。凭借纯属的技巧和大胆的创意,很快赢得了声望。而那些少数反对者的声音,则更坚定了对先锋园艺的热情。

Daniel的花艺作品首先在日本得到了高度认可,他通过独特的艺术创作来阐释他对日本关于空间、安静以及纯粹等概念的理解。在他的眼中,鲜花是大自然给人们最美妙的礼物。他汲取自然中的精粹,来诠释出非凡的个性,同时又使自然的元素得到了完美保留。与亚洲的渊源也使他对中国充满兴趣,并开始与鹿石花艺的合作。

Daniel因为安特卫普的花艺大赛而成名,当时他的生活非常拮据,于是他只是在树林里捡了一些树枝和枯叶作为参赛作品,没想到最终竟然赢得了大奖。从此以后,芦苇、野草等其他怪异的材料都成了Daniel花艺装置,并开始研究植物和花卉凋零的过程,枯枝缠绕,花朵凋零,仿佛是被弃置多年无人打理,藤蔓已经与铜质的花盆融为一体,只有零星几点嫩绿的花苞,展现出生命还在悄然延续。

如今,他所创造的艺术已经超越了单纯的花艺作品。他的一件作品,虽然只能持续几天,价值数十万美元。


5.

Azuma Makoto

如果你到东京旅行,想到南青山寻找东信花艺研究所(Azuma Makoto Kaju Kenkyusho),可能要崩溃了。因为,那是一个不起眼的建筑,店铺好像一个手术室或化学实验室,入口则在地下室。这就是东信的风格:大胆的科学家,富有想像力外科医生!

许多人说一段音乐或一首歌就能勾起他们一段特别的回忆。同样道理,“在我创作的作品中,我想通过倾听植物来表现我的回忆,因为每种植物都有属于它自己的声音……”Azuma Makoto(东信康仁)出生于福冈,日本的九州岛。他起先搬到东京去追求音乐事业玩起了摇滚,可阴差阳错开始了插花艺术,成为花店JARDINS des FLEURS主理人。没想到这个“阴差阳错”居然还让他成为了日本花卉艺术高级定制大师。

这都是因为——“我无法靠我的音乐谋生,不得已开始兼职,恰巧成为一个花卉市场的中间交易方。”从此他便被花的形式表现和魅力所吸引,慢慢地深入到无法自拔。

东信的每一件作品都以花卉与植物所体现积极向上的生命力为核心,将自己的个人和当代的愿景,与由来已久的日本艺术结合,用“高级定制”的精神将植物与花的美提升到艺术品高度。

东信著名的研究计划是将特制的"盆栽"送上三万公尺的高空。在接近太空的平流层中,让大地化身为美丽植物的最佳背景,通过 摄影机完整记录了美丽植物在特殊碳纤维方框的保护下,通过氦气球直达温度只有摄氏零下50 度的 90 分钟生命旅程 。

东信最知名的作品,是为NHK特别企划的“Stage Design Work For NHK Special”,阵列形状金属网架,看起来象是植物的元素表、竞技场,或者想到植物的刑台,赤裸展示的同时却充满了强烈的力度。

而当花卉被装入承装着透明液体的玻璃容器中,原先应该个自展露姿态的植物们,像被禁锢起来的瓶中精灵,浓艳的色彩层叠,让人一望即无法忘却。

 

6.

Nicolai Bergmann

接下来要说的Nicola Bergmann,同样在日本当红。他位于南青山的旗舰店铺,距离东信花艺研究所仅步行20分钟,但是他的创作风格,却和东信相反——传统,细致,优雅。Nicolai Bergmann,三十出头的丹麦花艺师。他19岁来到日本,被日本花艺的美深深打动,决定留下来开始自己的花艺修行。

他的花艺风格融合着北欧和日本的独特、感性设计,与一般花艺有着极大差异。从花卉植物品种到陈列摆设,以及色调掌控、空间材质等都跳脱了亚洲思维。所以尽管他是纯正的丹麦人,却被誉为“花艺混血小王子”。

除了欣赏花艺,你还能在他的旗舰店里喝到下午茶,并且有花艺课程。他在2014年创作了50件花艺作品,举办了名为“Dento Kaika”的展览。其灵感来自于太宰府天满宫,希望能够承载日本1100年的传统历史精髓。这位来自性冷淡国的花艺师,在东京香格里拉的作品却丝毫没有一点性冷淡的影子。

 

7.

Ssatoshi Kawamoto

没错,他就是前阵子在朋友圈大红的、在纽约开花店的日本大叔——SsatoshiKawamoto(川本谕)。他的“绿手指”花店已成为潮流目的地。这位留着八字胡的日本大叔,40岁这年只身一人从东京来到纽约,在艺术氛围浓郁的东村租下一个不到50平方米的小店铺,准备开家花店。

现在的他在facebook上自称是“植物的艺术家”,已经举办过许多次展览,他透过大型的植物装置,表达对于花艺的创作看法。和女人打理的花店不同,“绿手指”的陈设有种大咧咧的男人气息,却又充满了温柔情感,和这个手臂上刺满青,眼神却是温柔的男主人有些相似。

川本创作的大型植物装置,乍看像是博物馆里陈列的瑰宝,同时也表达了川本对植物的珍视。而他得设计鞋子做花器则是用充满设计感的鞋子、服装,甚至是家具以及和器皿,统统可以买。只是在这之前他们被当成了植物花器,在一起变成了艺术品,这样的风格打动了许多远离自然的人们。


 

秀场也好,顶级酒店也好,你也许很少会去留意那些角落里的花卉。而当她们落入这些匠人的手中,绽放的何止花朵的魅力,更是让有幸一睹花容的人体会到灵魂的所在。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The End-

 

 

文by灰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