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请稍后...
分享

 

到火人节我就知道什么叫魔幻现实主义了

BURNING MAN: MAGIC REALISM

▲燃烧   摄影 seer

 

《赞那度旅行人生》杂志主笔 & 策划

浩川

 

前几天在网上看到一些公众号发火人节报道,3 年前的图片还往上整,火人节普及这么久了,还当大家是棒槌,别闹了成吗,中国人民都富强成什么样了,怎么可能还满足于隔岸观火。

先来组现场图活跃下气氛:

 

沙漠上的相框   摄影 浩川

 

特别代表 Burning Man 精神的一个场景,待会告诉你为什么   摄影 浩川

 

全场最帅的旋转野猪,在美学和力学上达到完美平衡   摄影 浩川

 

赞那度同仁与其他 Burner 扮演《最后的晚餐》   摄影 浩川

 

是的,哥几个今年都去了,还不是三五人的小组,也不是一二十人的小团,是 70 人,代表中国新力量的 CEO 团,浩浩荡荡,高歌猛进地空降火人节,安营扎寨,占地 2800 多平米,起名为“东曦”大营,寓意是东方的晨曦。

 


历史性时刻   摄影 浩川

 

没经验是真的,但是咱虚心勤劳,请顾问,找国外的专业团队协助,提前一个月就派人过来,各种筹备。大到房车、发电机,小到自行车轮上的荧光条,事无巨细,每天奔波于建材市场和超市,反正沃尔玛员工都认识我们了。一番努力,造出了整个火人节营地中的 Top10 大营,关键是还配了意大利厨子。

 

这些小银帐篷每顶 1000 美元,整了 25 个,火星救援效果   摄影 浩川

 

这确实得找专业人士弄   摄影 浩川

 

一个协助赞那度搭建艺术品的英国艺术家   摄影 浩川

 

土豪是有一点,但咱中国人好面儿啊,总不能让我们的精英们来这开发路线,饥寒交迫没地儿洗澡,那不行。去了就得有里有面儿,不能给祖国人民丢脸。实践证明,土豪一点挺好的。

 

主题艺术品《灯笼》   摄影 浩川

 

我再介绍一下这个团,组织者就是赞那度精品旅行和经纬创投,参与者都是中国新锐企业创业者,包括赞那度创始人兼 CEO 吴瓒、联合创始人兼 COO 王洋、联合创始人兼首席创意官 Dirk Eschenbacher(艾伯通);经纬创投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徐传陞、合伙人万浩基、丛真,饿了么 CEO 张旭豪、恺英网络 CEO 王悦、橘子娱乐 CEO 唐宜青等……

 

这次活动中的大多数 CEO 是经纬中国招呼过来的。这家风险投资公司的独特之处,不只显露在他们选择投资的公司上面,带创业者参加火人节也是他们做的一系列“异类行为”其中的一项:在震撼创业者的荷包的同时,还要去撼动他们的视野与精神。

 

CEO 们都相当入戏   摄影 浩川

 

火人节上最重要的事就是玩耍   摄影 浩川

 

造型也得到位   摄影 浩川

 

作为一个越野摩托爱好者,经纬创投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找到了新玩具   摄影 浩川

 

算卦成了东曦大营最佳互动节目   摄影 浩川

 

赞那度虽然是一家主攻精品旅行的公司,但是兴趣广泛精力充沛,老琢磨能开发点什么极致体验带给大家,对新鲜事物保持探索的热情,冲动劲儿一上来,会不计得失地追寻一些事,特别可爱。真的,很多事如果算清楚了、想明白了,就不敢做了,这世界就是靠一帮异想天开的人推动的。

 

赞那度创始人兼 CEO 吴瓒正准备尝试一次单臂大回环   摄影 浩川

 

团员们在艺术车上游街   摄影 浩川

 

赞那度联合创始人兼首席创意官 Dirk Eschenbacher(艾伯通)发现了理想座驾   摄影 浩川

 

赞那度几位合伙人都表示,如果知道会遇到那么多困难,那么大花销,最初可能不会做这件事。但是真做下来,从筹备到管理营地,也就表示我们可以在极端条件下组织大规模团体活动,以后组什么团都不怵了。关于整个火人节东曦大营的筹建纪实报道,会在后续文章中详见,今天先看些眼热的。

 

维纳斯步入万神殿   摄影 浩川

 


实在是美如画,你千万别不解风情,非要马赛克吗,还是打吧   摄影 浩川

 

黄金圣斗士来了   摄影 浩川

 

作为一名赞那度人,笔者参与了从前期筹备到搭建营地到最后收尾的全过程,回顾过去一个月发生的事,对于这家企业和我个人,都是史诗级别浓墨重彩的一笔,够吹好几年的。别说中国人,对于追求刺激的美国人来说,火人节也算玩儿到头了,没比这更极致的了。

 

赞那度联合创始人兼运营官王洋表示,没想到穿裙子这么舒服,以后可以多买几条   摄影 浩川

 

每个成员回来后都在谈论那些五光十色的夜晚,做梦都歌舞升平的,特别燥。因为时差半夜醒来,黑暗中恍惚还在帐篷里。

 

现实版的《Fight Club》   摄影 浩川

 

到现在我就知道有一本书被称为魔幻现实主义,看了很多次都看不进去,理解不了,遂放弃。但是我到火人节一下就明白了,荒漠上风云突变的天象、各路牛鬼蛇神的打扮,以及那些光怪陆离的场面,这就是魔幻现实主义的最佳注解,标本,没 sei 了。

 

喷火章鱼所在的地方都是最热闹的局   摄影 浩川

 

高人出没   摄影 浩川

 

黑石城这片空地不是沙漠,是干枯的湖,感觉至少有 50 个足球场那么大,把工体西门的所有夜店都搬过来,也就占一个小角。正午在旷野上骑行,一阵沙尘暴从远处推过来,前面的人很快就看不见了。风停后,每个人都像刚被活埋一样,瞬间老了 20 岁。

 

遮天蔽日的沙尘,北京那点霾不叫事了   摄影 浩川

 

若隐若现增强了浪漫效果   摄影 浩川

 

只需一阵风就化好了老年妆   摄影 浩川

 

入夜,所有花车都把音乐开到最大,此起彼伏的咚呲哒呲,那些五颜六色移动的发光体是人们身上和自行车上的霓虹灯,你必须发光,否则会被别人撞到。这种梦幻场景让我想起《银翼杀手》、《星球大战》之类的片子,很难用语言和图片来传达那种感受。魔幻现实主义是我找到的最理想的形容。

 

不少艺术品“阅后即焚”   摄影 浩川

 

大家正排队从“后门”进入一只羊的身体   摄影 浩川

 

 

本来火人要在燃烧时旋转,结果一转脑袋掉了,改为固定烧   摄影 浩川

 


可见火人节主办方也在寻求突破   摄影 浩川

 

有人用火人的残骸烤了一只猪分给大家吃,过起茹毛饮血的生活,味道很好   摄影 浩川

 

为什么 Burner 都不怎么照相

 

有件事你注意没有,火人节办了 30 多年了,但直到 2014 年我们才在网上看到些关于她的报道和图片,此前那么多年都怎么过的,有人要封锁消息吗?据在西海岸生活的美国人反应,多年前就有耳闻,但也说不太清楚。

 

进营地眼睛不够使了,感觉全美国的健身爱好者都来了,好像辛苦练了一年就为上这汇报演出来,均匀的古铜色皮肤,天热,基本也不怎么穿衣服,一半人的穿着打扮中央电视台都不让播,得打马赛克。一些男人吊儿郎当的,一些女人荡悠悠的,太三俗了。

 

大批吊儿郎当的男人在游街   摄影 浩川

 


群众喜闻乐见的场面出现了   摄影 浩川

 

那些健美的男女人体像是要展示给奥林匹亚山上的诸神   摄影 浩川

 

每天饭后的一大消遣,就是坐在凉蓬下,看路上来往的美女,长腿大胸后来看得也没什么反映了。

 

邻居大营里一个勤劳的女青年,火人节上每时每刻都是演出   摄影 浩川

 

你知道“腿玩儿年”什么意思吗?   摄影 浩川

 

按咱国人的发朋友圈频率,感觉一天也别干别的了,可惜网络条件太差,美国本地手机可以,中国手机连电话信号都没有,带去的几个漫游宝也是时好时坏,最后索性不发了。

 

可是在整个火人节期间,包括那些烧艺术品的重要时刻,却看不到很多人在拍照,大概十人里只有一两个人在拍,手机举得太高,后面人还会提意见。

 

非常漂亮的侧轮廓   摄影 浩川

 

为什么资深 Burner 都不拍照,我总结了几个原因:

 

一,基本都光着呢,手机没地儿放。

 

标准 Burner 的装备是身背水袋,腰挂酒杯,一口水、一口酒交替   摄影 浩川

 

二,作为外国人,我们可能觉得以后不一定有机会来了,所以想尽量多拍一些照片,待日后反刍回味,当地人不一样,拿这儿当家,有主人翁感,谁回家还瞎拍照啊。

 

三,真正的老炮儿 Burner 可能并不希望把这个世外桃源推荐给太多人,来人越多意味着每次花销都会增大,门票已经越来越贵了,麻瓜来了也是破坏气氛。就像你和朋友发现一家不错的咖啡馆,你们不会推荐给外人,怕太闹,Burner 们也不希望黑石城变成一级景区。

 

四,最后,大家来这儿坦胸露乳的,是为了放纵,忘掉社会身份,找一个出口,如果照片传到网上,被现实生活中的人认出来,那还叫什么逃离现实啊。

 


一个姑娘在中央帐篷里做了一次人体模特   摄影 浩川

 

但我们是媒体,传播资讯就是天职,我哪管那个啊。说实话我拍照不喜欢征得对方同意,反正长焦也不至于干扰别人,能捕捉到很自然的状态。这世界上多一个粗鲁的摄影师又能如何,我拿的又不是火箭筒。

 

只有偷拍才能有这种自然状态   摄影 浩川

 

这张脸实在太精致了,忍不住要拍   摄影 浩川

 

火人节中国大使馆

 

由于本团由六十多名男性和六七名女性组成,组委会想当然认为这是个同性恋组织,分区的时候给安排在 GAY 区了,附近连续几个彩旗飘飘的大营,开始略有担心,怕美女们都不过来了,后来发现也没什么,彩旗还成了很好的地标。

 

“东曦”的大旗一立起来,整个火人节营地就都知道中国人来了,很快,台湾同胞们,海外侨胞们都来拜访,顺便,吃个饭。祖国来的大团当然要向大家敞开怀抱。后期还有个别没找落的华人吃住在大营里,有困难找组织,我们戏称这里是火人节上的中国大使馆。

 

一位旅居西雅图的音乐人,太像 Bob Marley了   摄影 浩川

 

旁边的台湾妈祖大营,很多成员也来自内地,两边经常串门吃喝,我们大帐里有套音响不错,一到晚上就举办卡拉 OK 歌会,带点思乡情结。

 

有华人的地方就有火锅   摄影 浩川

 

吃饭在火人节上涉及到生存问题,不要以为会像音乐节那样有很多餐饮商铺,都没有,每个团都要备足一周需要的食物才敢进驻,所以一些无组织 Burner 每天很重要一项工作是找吃的。火人节上的商业行为极少,只有中央帐篷有卖咖啡和冰茶的,想买到一个热狗是不可能的,但是可以要到,所以东曦大营每到饭点儿,就会有一些食客到来,火人节讲求分享和互助,基本不会拒绝。

 

本团两位摄影师曾剑和金与心去台湾大营展示厨艺   摄影 浩川

 

你来火人节寻找什么

 

是啊,你来火人节找什么来了?音乐、艺术品、结交新朋友、禅修、祭奠故去亲人,每个人因为出发点不同,看到了不同的火人节。

 

群交大帐篷是有不少,但是老炮儿会告诉你,性在火人节上只占很小的一部分,因为火人节包含的内容太丰富了。而我理解的最大主题,就是你应该突破自己的界限,去尝试一些新的事物,至少做一件原来没做过的事。

 

群交帐篷的大合影,这里的规矩是一个男的必须带一个女伴进入   摄影 浩川

 

比如有一对男女就专门帮别人尝试倒立,如果不能立起来,至少在扶助下手撑地往前走几步。你也可以尝试脱光衣服和陌生人一起冲过蒸汽浴室,在大庭广众下 T 台走秀,或者爬上一头旋转的金属野猪,总之,你得做点现实生活中不敢做的事,突破自我。 

 

仅仅是帮人倒立   摄影 浩川

 

这是一个蒸汽浴帐篷外景   摄影 浩川

 

在火人节上,你最好别表现得太聪明,傻点乐趣更多,这姐们儿就是要从滑梯的另一端上去   摄影 浩川

 


文章开头提到那个女孩,几次从转轮上掉下来,这个动作需要用脚夹住踏板支撑体重,难度相当大,最后她成功了,突破自我就是火人节主旋律   摄影 浩川

 

一个美女鼓励过路人骑车飞跃踏板,某老哥儿因为力量不足跌倒,几位美女上去搀扶照料,也值,起码他尝试了   摄影 浩川

 

我呢,尝试了什么,在最后一天晚上,偷了辆自行车,因为东曦大营里的 48 辆自行车被别人尝试了一半走。

 

我真希望像他那样畅游   摄影 浩川

 

这个也很好玩,没敢上去   摄影 浩川

 

在火人节上结次婚也不错,据说火人节促成不少伉俪    摄影 浩川

 


最后一天临走时拍到这个画面,一个姑娘裸身跑向营地另一端的沙漠尽头,她可能一直想做这件事,直到离开前最后的早晨才下定决心,她做到了,可能什么意义也没有,也可能是生命的全部意义    摄影 浩川

 

如果让我用一句话描述火人节,我会说:火人节能给人力量   摄影 浩川

 

有香味儿、有嚼头、有回味,下次活动,还想参加。

 

玩儿的真开心   摄影 浩川

 

赞那度在火人节期间拍摄了一支 2D 的纪录片和一支 VR 影片,这可能是中国第一支关于火人节的 VR 影片,敬请关注。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赞那度旅行人生】
授权转载,合作,投稿 wechat@zanadu.cn

 

文by浩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