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请稍后...
分享

 

比作高冷女王更带感的,是做个有趣的“外星人”

蒂尔达·斯文顿

最近去看大热片《奇异博士》的人,都被剃了光头、扮演古一法师的Tilda Swinton(蒂尔达·斯文顿)秒到了。

 

 

果然光头是检验女神的不二标准:

 

原著里的法师本是个年长的亚裔男性,所以选角出来很多人诟病剧组将这个角色“洗白”,但看了她的演绎,会由衷感慨这个角色再适合她不过,她将人物身上的魅力和禅意全部表达出来了。

 

 

其实为电影剃光头对她来说简直就是稀松平常,如果你看过她其他的魔性表演。出生于欧洲蓝血贵族,拥有1米八的身高、干净纯粹到透亮的脸,蒂尔达在艺术追求上一直放飞自我、拒绝被定义。

 

 

除了演电影之外,她在行为艺术、时装设计、美术、文学写作等各个领域四处出击且回回干的漂亮,被《纽约时报》称为“前卫女神”一点也不奇怪,简直就是星球上少有的真正有趣、酷炫的人。

 

 

有人曾说Tilda是特立独行的标杆,但Tilda却反问道:

 

“特立独行是指和别人不一样?那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我居住在另一个星球上,在那里我们做着完全不同的事情。”

 

 

 

“演员不是偶像,而是艺术家”

 

Tilda出生于英国贵族家庭,家族历史久远,可追溯到中世纪,甚至比现在英国皇室“温莎”家的历史还早100多年。所以她一出生就被设定了“公主人设”。只是她显得和周围的贵族少女们八字不合,她说自己像个外星人,和“贵族星人”无法交流。

 

 

所幸家人很开明,接受了她无法嫁给一个公爵的事实。于是长大后的Tilda周游世界,去贫困区体验生活,去剑桥大学攻读文学和政治,爱上戏剧后进入皇家莎士比亚剧团工作。演了一些贵族气的角色并不能燃起她的热情,于是她和一些先锋导演开始合作,拍了一些小众电影,反而乐在其中。

 

 

蒂尔达不为了名利去演戏,而是挑选自己热爱的角色。她说“演员不是偶像,而是艺术家。”

 

 

人们称她是最有气质的演员,而我觉得她是一个真正自由、有趣的人。看她的表演,不仅会为演技折服,你还能感受到她真正乐在其中的火花和激情,仿佛是把这个角色全部吞下去咀嚼了再释放出来,有一种黑洞一般能够吸收吞噬一切的魔力。

 

 

《纳尼亚传奇》邪恶的白女巫:

 

 

唯爱永生《Only Lovers Left Alive》和抖森饰演一对穿越时空的吸血鬼恋人。

 

 

两人一起享用沾满血的冰棒.......

 

 

 

抖森在她的强大气场旁边就是一个服服帖帖的迷妹:

 

 

根据伍尔夫小说改编的《奥兰多》,从男性变成女性,最后由中性结束,在不同的性别身份中成长,表达了伍尔夫想要打破性别观念和固有印象的女性主义:

 

 

《布达佩斯大饭店》饰演Madame D,浑身是戏,充满忧伤的喜感。

 

 

 

这make up,真是史上最佳了:

 

《雪国列车》的直接戴上啤酒瓶、龅牙,饰演的女官不是一般的残忍、变态、猥琐,你看看这动图:

 


 

所以Tilda在《奇异博士》里剃了光头真没什么大不了。况且这光头还这么美。这个充满神性的角色Tilda驾轻就熟,仿佛就是她本人精神世界的冰山一角。

 

 

2008年她凭着《Michael Clayton》(迈克尔·克莱顿)勇夺小金人。Tilda当年的得奖感言也特别有趣,她说:“想象一下,你拿着票子去看温布尔顿网球决赛,在观众席上却突然有人塞给你一副球拍……”

 

 

 

在艺术领域四处出击,她是不可捉摸的

 

除了电影之外,Tilda热爱行为艺术、时尚、绘画、文学,并且每一样都做得像模像样。

 

 

行为艺术方面,最著名是她的《The Maybe》,这也是她第一次做行为艺术的表演。她全程将自己作为一件展品,素颜躺在博物馆的一座玻璃柜中睡觉供人参观,每天要当众表演7小时。

 

 

《The Maybe》分别在1995年和2013年展出过,有趣的是她前来表演的具体时间和地点都是随机的,她就偷偷钻进去睡觉,连博物馆的工作人员都不会提前知道。

 

 

Tilda还有一个很酷的朋友叫Olivier Saillard,是巴黎时尚博物馆Musée Galliera的馆长,Tilda最近几年每年都和他一起做行为艺术表演。

 

《不可能的衣橱》这一场,将馆内收藏的十九世纪末期到二十世纪中期Balmain、Fortuny、Christian Dior、Schiaparelli等品牌的经典古董服装以新视野翻拣出来,将过去的服装美学和现代的美感交融在一起。

 


 

Eternity Dress(永恒之服):

 

 

衣帽间 Cloakroom:

 

 

 

过度曝光Sur-exposition:

 

 

因为和David Bowie长得太像,还一起拍过宣传片,在里面演他的老婆。

 

 

Tilda也说,自己13、4岁的时候买过David Bowie的专辑,就因为封面上这个人长得和自己太像了,“他看上去像是跟我来自同一个星球的人,这让我觉得很安慰。”

 

 

沉迷在她充满禅意的文字里

 

Tilda长得仙风道骨,也常常在电影里扮演充满禅意的角色。除了演戏和行为艺术之外,她还有一个爱好就是发twitter,她的推文很少关于现实,而是随性记录自己想象力的轨迹。这些推文充满诗意,古灵精怪又让人心碎。

 

曾经,我以为自己已经睁开了双目,但因一时兴起,我尝试着再次睁开双眼。第二层薄膜被移开了,我看到了纯粹的能量。 

 

Once, I thought my eyes were open, but simply on a whim, attempted to open them again. A second film lifted and I saw pure energy.

 

 

当我以蚂蚁的体积生活时,我明白了体积大小与庄严之间是没有正比关系的。你是否曾爬过草叶?

 

When I spent time at the scale of an ant, I learned the lack of correlation between size and majesty. Have you climbed a blade of grass?

 

 

我当然被什么东西扎破过。我不会将它们挑出。小小的枝条从我身上长出,结出的果子带着我的脸的模样。

 

Of course I have received splinters. I do not remove them. Small branches emerge from me and bear fruit in the shape of my face

 

 

行走,直至无物再对你侵扰。脱掉衣裳,随地而躺。你孤独了 / 完整了。

 

Walk until no matter encroaches upon you. Shed your clothes and lay here. You are lonely / complete.

   

 

要坚强!带着崭新的目标走出去!拥抱狐狸!亲吻鱼唇!与大灰熊缠绵。

 

But remain strong! Go out with renewed sense of purpose! Hug a fox! Kiss a fish’s lips! Spoon with the mighty grizzly.
   

 

想想在这个季节,一棵树要承受的悲伤吧,因为它不得不与这一年结识的树叶伙伴作别。铲走那些枯叶,助它开始默哀。

 

Imagine the great sadness a tree feels in this season, as it must bid adieu to this year's leaf-friends. Rake them away to help it grieve.

 

省你的湿毛巾吧——我发的烧不该被打断。我欢迎炙热的梦,正如欢迎睡前的热牛奶。

 

Save your cold towels-my fevers are not meant to be broken. I welcome fever dreams like a steamed glass of milk before I sleep.

 

 

我不喜欢跳舞。当然,全人类都在与地球万物跳一支复杂的探戈。

 

I care not for dance. Of course, the entirety of humanity is involved in a complicated tango with the surface of the earth.
   

 

我为自己的每根头发都起了名字,并且绑成小辫,这样它们便可以交流。夜晚,它们聊天的喧嚣几乎让人无法忍受。

 

I have named every one of my hairs, and tie strands together so they may converse.  At night, the din of their chatter is almost unbearable.
   

 

我发现了一条搁浅的鱼。他者的生命我无权干预,但我和它一起躺在了小水坑里,这样它便不会孤独地消亡。

 

I found a fish out of water. The lifepaths of others are not mine to bend, but I laid with her in her puddle so she would not expire alone.
   

花是美丽的,但如果你的目光能够穿透土壤,看到它们根须的错综与决念,你就不会采撷它们。

 

Flowers are beautiful, but if you could see through the soil to the intricacy and determination of their roots, you would not pick them.
    

 

我的眼袋是万千生灵的床。失眠不是困扰,而是责任。

 

The bags beneath my eyes are beds for thousands. Lack of sleep is not an affliction, but a duty.
    

 

我不愿承认这话,但我知道地球上所有人都将消亡的准确时间。我把它写在了额头的内测。

 

I hate to reveal this, but I know the precise moment in which everyone on earth will die. I have it written on the inside of my forehead.

   

 

那些被我海量的推文困扰的人,不要担心。这支蜡烛的蜡大多都已滴到桌上,而不在烛身。我已接近自己的终点。

 

Those bothered by the volume of my tweets, do not worry. This candle has more wax on the table than on its form. I am near my end.

 

 

11月5日是她56岁的生日,天蝎座的她深具天蝎的神秘、性感、深奥、暗黑,这一切到了极限,又如孩童天真。世界上长得美、才华横溢的人很多,但是真正有趣的人很少。

 

“ I am, have always been,

and will forever be,

negative 1 years old. ”

 

 

好吧,祝永远负一岁的外星宝宝继续在地球上have fun!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赞那度旅行人生】
授权转载,合作,投稿 wechat@zanadu.cn

 

文by荃

相关文章